得法煉功心胸敞亮 進京上訪慘遭毒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1日】

(一)終生難忘的日子

我有幸在1999年春天在本村的一次山會上,聽到了法輪大法的音樂,那優美的聲音在我村迴盪。看到了法輪大法弟子那優美的煉功動作和法輪大法的簡介,使我從內心裏不願離去,這就是我一生中所要尋找的,現在終於找到了。從此我修煉起了法輪大法。在剛剛煉功的這段日子裏,我多年的婦科病和好幾種病全好了,同時我被師父的著作《轉法輪》裏的法理所折服,我懂得了做人的真正道理,知道了人從哪裏來,應該回到哪裏去。從此以後,我的心性由原來的脾氣暴躁逐漸變得溫和了,變成了一個在家是賢妻良母,對鄰居和睦相處的人,村民們都說:「你從修煉法輪功以後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你們這功真好,過一段我們也煉。」

(二)鎮壓完全是錯誤的

在1999年的4月25日,有許多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聽說因為天津的警察抓捕了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與他們和平談話,他們指著北京的方向說:「我們管不了,上那裏去找。」於是就有了4.25法輪功學員萬人和平上訪。後來聽說,當時國務院總理親自接見了法輪功學員的代表,並作出了正面的答覆。可是不到三個月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7.20邪惡鎮壓。我看到了有許多大法弟子被押回鎮政府辦的洗腦班,在那裏不讓睡覺,還遭到嚴刑拷打和巨額罰款,派出所警察和包片幹部還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裏騷擾、恐嚇家人。中央電視台對法輪功的報導全是撒謊、造謠、無中生有,這就是政治流氓行為。踏著6.4學生鮮血走上來的江澤民,竊取了國家主席的地位,出於個人的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為所欲為,違背憲法,不顧人民基本利益,把上億的信仰法輪功的好人推向政府的對立面。

(三)因上訪,慘遭鎮政府人員、派出所、拘留所惡警毒打

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我毅然進京上訪。上訪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每個公民擁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到了北京後,警察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馬上過來一群警察把我拖上警車,送到公安局後轉到當地駐京辦事處,到了那裏先扒光衣服搜身,因為我的錢在進京住店時被店主詐騙得一乾二淨,所以它們沒有搜到一分錢。辦事處的人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銬在一起,然後通知我們鄉鎮,鎮政法書記和一個幫兇到了那裏,見到我後就是一頓毒打。我被帶到鎮政府,剛一下車,政府出來一夥人不問青紅皂白又將我一頓毒打,然後把我吊銬起來。第二天,鎮書記指揮鎮長親自帶頭拷打,罵聲髒話不堪入耳。拷打一上午後,鎮派出所又帶過去進行了非人的折磨,派出所所長和鎮長一樣是吃喝嫖賭的惡棍,它們一夥包飯店、包女人是常事。江XX利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就是這樣一夥人。派出所惡警在所長的指揮下,將我毒打得渾身沒有一處好地方,腿疼痛難忍,別的房間裏同樣有大法弟子遭受和我一樣的酷刑折磨。

打完後把我送到了市拘留所。在拘留期間,拘留所的惡警更是邪惡,它們說:「上邊有令,打死你們算自殺,叫你們有冤沒處訴,就是不許叫你們說真話。」我們經常被帶到辦公室遭受棍棒毒打,拘留所裏關押了很多大法弟子。囚禁15天後,鎮派出所惡警又把我們帶回所裏。一下車,鎮610頭子帶領一夥人將我們一頓拳打腳踢,棍棒交加,問我們還煉不煉功,我說:「信仰是我們的自由,誰也沒有權利剝奪。」這樣又將我吊銬在車棚上,踩著三塊磚。它們說:「上邊開會說了,對法輪功練習者打死算自殺,要把你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三光政策。」這樣吊了我一天後才放我回家。

回家後才知它們逼我家人交了3000元錢,還恐嚇我的家人要對我嚴加看管,再走了人,就叫我們傾家蕩產。我的家人在壓力下,對我百般折磨,冬天逼我坐在冰地上,還毒打我。鎮政府、派出所的人一到敏感日期就到我家中騷擾、恐嚇。

這就是江XX一夥在國際上宣稱的「人權最好時期」。我們呼籲國際社會、人權組織、善良的人們和世界各國政府伸出援手,共同制止江XX一夥對這些好人的迫害。在中國精神病院、勞教所、監獄關押著許多大法弟子,正在遭受著殘酷的迫害,像山東濰坊陳子秀這樣因堅持信仰而失去生命的好人在中國太多了。信仰自由是天賦予每個人的權利,我們要求給我們一個合法修煉環境,恢復我師父的名譽,停止迫害。同時,我們正告惡人:不要再做惡了,善惡有報是天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