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修心來超越禮儀的不足與文化的差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日】參加法會回來不久,有位西人學員在小組學法交流時說起一件讓她憤憤不平的事。原來法會中間休息時,她看見一位中國大陸來的老年婦女跟著一個剛剛學步的幼兒在大廳裏走來走去,有個負責維持秩序的學員急於保持通道暢通,就上前把那個祖母與孩子一同拉到了一邊不妨礙眾人行走的地方。在這位生活在一個親情濃厚的大家庭中的意大利民族的學員眼裏,那個動作著實不夠溫和禮貌,所以很不平。聽到這個抱怨,有其他西人學員也表示有同感,他們都看到過大陸來的中國人在禮儀方面表現出來的缺乏訓練的表現,很不適應,有的知道自己心裏形成了長期過不去的心性關,頗有些沮喪。

我也遇到過同類問題。煩擾我的主要是中國大陸來的很多人所持衛生標準很低,或許個人衛生標準低才能適應中國社會的大眾生活,但是到了西方正常社會、文明程度較高的公共場所就顯得非常不合時宜了。需要與持這樣衛生標準的人頻繁來往時,對我講究整潔的心形成了強烈衝擊。但畢竟後來修煉了,所以漸漸能隨遇而安,用善念對待他人的不足。人並沒有甚麼天生的衛生習慣和禮儀觀念,是因為一代代中國人在49年以後生長的環境太不正常、不文明,而且沒有選擇餘地,才變成那樣的。正如一些從未出過國門的中國人認為現代中國很好、而且還在飛速進步,無法想像西方文明社會到底有甚麼特殊的好處;而對於中國人經歷的生活狀態,特別是所謂的文化大革命對人的摧殘、對傳統文化、道德價值的摧殘,正常社會中生長的西方人也是根本無法想像的。作為修煉人,別人做得不好的確是有別人需要修的,但自己如果動了心,那自己一定要修,這才是消除負面感受的根本之道。為甚麼要消除負面感受呢?因為那於事無補,並且是基於要求別人做好的想法才產生的,而修煉講遇到矛盾首先要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講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

人們已經承受了很多,如果我能幫助他們改進,就默默地去幫助,最好不要嫌棄和產生不善的心念。修煉人遇到甚麼事動了心,不都是自己修煉境界有限的體現嗎?何況自己心性提高了,沒有了對事物的情緒和人心浮動,說出的話對別人來說也才更純正、有益。

認識問題的角度很重要,修煉幾年來每遇到這類問題時,靠著修煉自己那顆心,漸漸地從強忍和沮喪,到大部份情況下已經能從心底裏諒解對方,並善意地幫助對方意識到以前沒意識到的問題並發自內心地自我改善。這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修過來了就會知道,靠修心、修善,能夠超越所有禮儀的不足與文化的差異。

前述西人學員的挫折感,我很理解,所以和幾位中西人學員一起分享了自己的幾段小小經歷。之後他們讓我寫出來,我明白他們的心思,就寫了,雖然不知道是否符合他們的要求。

故事之一是這樣的。一位男學員,一起做大法工作的,基本上用通知的方式告訴我,說他自己安排了在放假期間到我家住一個多星期。我的居住環境比較擁擠,加之在家辦公,先生還不是修煉人,雖然我的家和廟差不多,生活完全是以修煉為中心的,但畢竟是在常人社會中,需要考慮周全一些,所以很難馬上答應。但對方的思路完全不同,說隨便打個地鋪就行,吃住都沒甚麼要求。(順便說明一下,這位學員修煉很精進,特別是對大法工作非常負責、幾年如一日全身心地投入,只是從上大學開始就離家在外,至今長期一個人生活,很多與別人交往時的生活常識比較缺乏,也不太會照顧自己,除了計算機和軟件,好像甚麼都可以湊合。這在那個年代的中國知識分子當中其實是個普通的現象。)看到對方很想來,我找機會和先生講了,好在先生非常體諒。來了之後我試著給這位學員講解了一點他沒想到的、但別人一般會考慮的生活中的想法。然後大家一笑了之:無非彼此要求自己多體諒對方的問題,修煉人能做到。這在沒修煉前是不可想像的。

當然這個過程中因為生活空間的狹小、衛生和飲食習慣、作息時間的不同,以及用車等問題,對雙方都產生了一些不便,但這也是正常的,不是甚麼壞事。當我們都記得自己是修煉人,這些都無法形成障礙和隔閡。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的確學到了如何才能更好地與自己完全不同類型的人在一個狹小的空間內生活和工作,這是一個對善心和心胸的考驗。實踐證明,遇到問題時,按照真善忍的要求,用修煉人的心態去善意的、及時的溝通,總是帶來更多的理解和默契。

引申一步,在修煉中我認識到,個人在常人中建立的標準和觀念,再好也是有限的,沒有金剛不破的理由去固守,何況我們還都在歸真的途中,並不知道先天的自己是誰,那麼又何必執著於所謂的「自我標準」呢?都是摻有觀念的後天標準罷了,應該不斷地放,直至修得執著無一漏。否則在很多情況下反而會障礙了自己的繼續昇華。我們在正法修煉中遇到的任何魔難,說到底,都和我們自身的侷限與不足相聯繫,所以如果能夠把所有這些都看成繼續純淨自己的機會,那就會像師父希望的那樣更快地成熟起來。

第二個小故事是關於文化差異的。有位西人同修,是位男士。有時候我們需要一起出去做大法的事情。一般情況下,都是對方開車,我負責說話,一來可以利用路途上的時間交流信息和修煉體會,二來每天生活工作都很緊張勞累的「司機」也需要保持不睡過去。可是有一天去一個外州的城市,停了車之後沒走多遠,同修忽然問:你知道我們在哪裏嗎?我順口回答不知道。同修停下腳步,瞬間盯了我一眼,轉身回去看街名。原來他讓我幫忙記住車停在了哪裏以便回來時好找。同一天後來我們又去了另一個地方。在停車場找車位的時候,他問:你知道你現在的責任是甚麼嗎?我覺得同修很有趣:他在家恐怕就是用這種對話培養他的孩子的吧。我非常配合地答曰:記住車停在哪兒了。兩個人都笑了。

這本來是個文化習慣類的差異。同修可能覺得大家都是成年人,同乘一車理應分擔責任;而我一向認為和開車有關的都是男人的事,雖然在美國,畢竟男女有別,女人不要搶幹男人在行的事情,這也是對對方信任和尊重的表現。可是當分歧出現時,如何看待,是用排斥否定的心,還是寬容、善意理解的心,結果卻是不同的。

其實那天我雖然記住了車位,可並沒派上用場,因為同修提醒我的同時也提醒了他自己,他也記住了車位。事情雖小,體現出雖然同修之間有文化差異和習慣的不同,但在修煉者的善念和自我改進過程中,那些差異其實很容易逾越,關鍵是要修自己,力氣用在改變自己,而不是盯著對方看他的功課是否做完。

也引申一步說,現在這一世轉生成白人的人並不一定元神也是白人,而那麼多轉生成中國人的學員,元神也不一定都是黃種人。大家歷經萬苦來在世間,得法、修煉、在正法時期救度世人,這是宇宙中很少很少的生命才有的殊榮,對現在和未來的責任都很重大。那麼無論遇到甚麼,我們都相互善待、相互諒解,遇到問題不用個人的觀念和給對方下定義的心去排斥,才是應有的基本態度。

還有一點,我和有的西人同修開玩笑地說過:你這輩子從小到大過得那麼舒服,卻也能在這麼短時間內修成人永遠也想像不到那麼高的大法覺者,遇到多少觸動你心的事情不都很正常嗎?往上修就是了。(當然話雖這麼說,這是勸西人學員的時候才這樣講的,我想對中國大陸來的華人同修說,在人這層理上,禮儀和衛生習慣也從一個側面代表著人的道德與尊嚴,我們既然已經來在西方,應該用心從周圍的文明環境中觀察和學習人家做的好的地方,認識到並改變自己的陋習。否則不以「髒亂差」為恥的文革遺風會一直在我們身上帶著,周圍正常社會的常人看了可能會對大法弟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從而對我們講真相的努力起到一種抵消作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