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9日】
嚴正聲明

我是96年修煉的大法弟子,修煉前身體多病,修煉大法後病全好了,一身輕鬆。因傳播大法真相,被非法勞教3年,由於強行洗腦殘酷迫害,作出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現在我嚴正聲明:在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

聲明人:王福雲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不是發自本願,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緊隨師。

聲明人:張子義 2003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勞教所的邪惡迫害,自己正念不足,有放不下的執著,寫下了不符合大法的材料。現在我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正念正行,緊隨師父,加倍彌補。

聲明人:徐立娜、徐寶泉、劉平 2003年8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和弟弟一九九八年得法,學了師父的功法後,思想和身體都得到淨化與昇華。在邪惡誹謗大法和師父時,學校裏要我們倆簽上名時,當時我們很害怕簽了名不知是對還是錯,但還是簽了名。簽了後我大哭一場,悔於平時沒有學好法,做了錯事。幸得恩師的慈悲原諒,把我們點醒了。我們現在鄭重聲明,在學校的簽名作廢。決心以後跟師父走。

大法小弟子:袁施欣、袁揮雄 2003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初中學生,由於1999年7.20江澤民打壓法輪功以來,把黑手伸到學校毒害學生,大搞萬人簽名活動,學校校長強逼每個學生都簽名,如果不簽名將在全校大會挨批,被逼無奈我也簽了,現在聲明簽名作廢。我支持法輪功,我真心喊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孫浩 2003年8月


嚴正聲明

以前因不知真相,面對大法不敬。現在改正,以前做得事全部作廢。

大法小弟子:孫家科 2003年5月19日


聲明

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勞動教養一年半,送到四川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自去年11月份後,勞教所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它們從生產中隊調了三十多名雜犯到七、八中隊,經過篩選,善良的被退回了勞動中隊。七中隊隊長張小芳唆使手下幹警、雜犯和邪惡的轉化者對大法弟子採用站軍姿、蹲軍姿、長時間盤腿打坐等手段進行迫害,強制轉化。被罰站的大法弟子從早上六點到晚上12點、1點、2點不等,站著不准亂動,如果值班幹警心情好,吃飯可坐著,心情不好連吃飯都是站著。一站就是一個月、二個月,有的腿站腫了,連鞋都穿不進去,亂風下雪都不准回寢室,就這樣它們還不解恨。2003年元旦後,惡警隊長張小芳揚言:「政府對法輪功加大了打擊力度,不轉化的學員糧食要減半。」說是減半,其實給我們飯量只有四分之一,不准我們喝水、喝湯,早晚都不准洗漱。年輕的還好一點,年齡大的被餓得路都走不穩,七中隊剩的飯菜寧願倒去餵豬也不給大法弟子吃,正如一個雜犯所說:「勞教所的日子本來就不是人過的,你們過的不是人的日子。」直到大年三十才給足飯量,到了正月初九,正值天氣降溫,七中隊惡警又開始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飯量還是四分之一,一天必須喝三大碗湯,五大杯水,不喝強行用開口器灌,一天一次廁所也不准上,我們屎、尿都在褲子裏,毛褲、棉褲濕透了,尿就流到了地上,尿一次剝一件衣褲扔到垃圾裏,直到只剩下一件春秋衫,晚上把被子踩到腳底下站通宵,前後窗戶打開對著吹,我們被凍得全身發抖,站不穩。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學員違心地寫了「悔過書」,我就是其中一個。過後痛悔萬分,而且七中隊的惡警不准我們聲明。還有的大法弟子被強行綁著腿打坐,不准吃、喝、拉、撒,強制轉化。成都女大學生張小英被隔離關小間站了一個月不轉化,被邪惡的轉化者和惡警綁著打坐了23個小時,承受不了寫了「悔過書」,成都女大學生何鈺梅被綁著打坐20個小時後,又被兩手平舉站馬步、站軍姿,被折磨了50多天不轉化,邪惡的轉化者李金文帶頭和雜犯又強行綁著腿打坐,直到寫下了「悔過書」。如此可惡的轉化者謝會英、胡容和已解教的安岳的郭煉,它們幫著惡警出主意,想方設法折磨大法弟子,對大法、對大法師父恨之入骨,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楠木寺七、八中隊成了人間地獄,部份被洗腦了的糊塗學員對未轉化的學員的苦難表示同情、流淚,也成了打擊對像,被罰從早站到晚,直到承認邪惡做的對為止,在那裏是懲善揚惡,它們已經到了人性全無、正念無存的地步。現在我已解教回家,看到師父的後期講法,知道師父並沒有放棄我們,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鼓勵我們哪裏跌倒了哪爬起來。為此我對自己當初違心地寫了「悔過書」感到萬分愧疚,覺得對不起慈悲的師父,特發表嚴正聲明,「悔過書」和「轉化材料」全部作廢。

雷靈利 2003年8月18日


再次嚴正聲明

我萬沒想到,發表嚴正聲明後,我身上像有萬道繩索一下解下來了,我悟,是師父給了我一次修練的機會。沒得大法以前,我是一個潑婦,不講理,還患有骨質增生,這樣一個人,不知為甚麼活著,整天跟丈夫打仗,鬧離婚,心情非常痛苦,死都想到過。自從1997年喜得法輪大法,才明白了做人的真諦,師父在《轉法輪》第4頁講到:「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師父在《轉法輪》第24頁講到:「每一層次都有不同的標準,要想提高層次,你必須放棄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髒東西,同化那一層次的標準要求,這樣你才能上得來。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學了大法後,按著師父教導的去做,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人,做事先考慮別人能否承受得了,不傷害別人,這樣身體、心靈得到了淨化、夫妻和睦了,家庭幸福了,身體不知不覺也康復了。

可是1999年7.20突如其來的一場災難給大法蒙上了陰影,江澤民流氓集團給大法造謠、誣陷、破壞。這樣我就去北京為大法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可是一到青州就被抓,後用車把我拉回村裏關押在村辦公室,自7.20以後,我就被政府列上了「黑名單」,一到敏感日就到我家騷擾,不是在家裏囚禁起來,就是被騙到鎮上去。那是2000年10月1日,夜間惡警開著警車,拉著警報,非常嚇人,還有很多像土匪一樣的人,來到家門口,不等你開門,就一腳跺開門,玻璃都震碎了,把我拉到車上,我的兒子嚇壞了,哭著一聲聲叫:「你們這些壞蛋,不要把俺媽拉了去,媽是好人。」這一晚上拉了我們很多功友,拉到鎮禮堂,當天夜裏,邪惡的政府官員以劉奎利為首做轉化工作,到了深夜把我們單個拉到黑暗的地方去,7、8個人圍成一圈,拳打腳踢,亂打一片,打倒後,讓自己站起來,然後再打,每個人都這樣遭受折磨,在鎮政府劉奎利一夥邪惡高壓逼迫下叫我們喝酒,上電視罵師父、罵大法,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的事,愧對了師父,愧對了大法,最近我看到師父《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書中說:「所有幹了對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這些人,你們最好自己把他公開說出來,這樣呢,會消去你們很多東西」,所以我又一次嚴正聲明,在鎮政府以劉奎利一夥邪惡高壓逼迫下所寫、所做、所想全部作廢。那根本不是大法弟子心裏想做的事,全是被逼迫下做的,看到師父講法,我悟上來了,我要揭露邪惡,我要給邪惡曝光,我要回到偉大、慈悲的師尊身邊來,回到大法中來,回到正法洪流中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要做好師尊講的大法弟子目前要做的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加倍彌補。我要好好的學法,體悟師尊講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師尊講的話是法,就會體現出法的威力。

秦為真 2003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修煉不紮實,學法不精進,對法理解不深,長期以來一直在一個關中不能提高,覺得自己修不成,心灰意冷。迫害開始後,在學校老師的威逼利誘下,違心地寫了「保證書」,放棄了修煉。回到常人後,在常人不良風氣的帶動下,做出了一些不好甚至是很敗壞的事(過後我生了一場重病作為現世報應)。現在想起來,是自己太執著於過關和圓滿,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辜負了師父的苦心救度。但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多次點化我,在功友們的幫助下,我又有信心重新回到修煉中來。師父再次把我從地獄裏撈起來,把我的病業消掉,使病入膏肓的我恢復了健康,感激之情無以言表,也非常痛悔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現在聲明:我寫的「保證書」作廢!謝謝師尊給了我第二次機會,我一定做好三件事,認真學法、努力放下一切常人執著心,講清真象,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陳琳瑜 2003年8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11月份在看守所被關押期間有幸得法的,得法後身心各方面受到了很大的變化。我想,如果我能出獄,一定也要到北京去說公道話。在師父的呵護下本來打算要判我幾年刑的,結果只有十個月我就被釋放出來了。出來後我有了更好的修煉環境接觸到了更多的同修。2000年12月25日我和其他三位同修義無反顧地到走上了天安門,打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的橫幅;並喊出了自己的心聲。出門前我就只有一念,我上北京是證實法來的,是窒息邪惡來的,不是來被抓的。我要堂堂正正地來堂堂正正地回去,結果在天安門廣場與十多位同修被抓到天安門派出所,在派出所我們碰到了一位明白真象有正義感的警察,他說:你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你們都回去吧,這樣我在派出所呆了兩個小時就回來了。回來後,我和當地的同修一起發真相資料和向世人講真象,在一次被抓中我又堂堂正正地從派出所闖出來了。2002年9月,當地派出所惡警將我騙去,採取威逼和偽善的辦法逼我在「保證書」上簽名。由於看書學法不深,在怕心和親情與假善面前我簽了名,做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同年我在發真象資料時,由於惡人舉報,當地看守所將我非法關押四十七天,後被安全局勒索現金三千多元錢以及丈夫替我寫了「保證書」之後我被放回。在此我嚴正聲明以上的兩次所謂「保證書」統統作廢。我要堅定修煉,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聲明人:劉紅霞 2003年8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1999年7月20日,由於不放棄修煉,被自己當時所在單位非法關押。7月23日在假經文的迷惑下寫了「不練功的保證」,並且在後來配合單位填了各種違背大法、放棄修煉的表格,寫了違背大法的「認識」和上交了部份大法資料。在看守所期間和出來以後,又違心的寫了「不練功的保證」。後來雖然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應該寫聲明這一切都作廢。可是由於自己已經很長時間忽視了學法,怕心很重、心態不純,出於自己不至於被正法所淘汰的自私心理,就只寫了聲明自己以前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而沒敢下決心繼續修煉到底。後來自己就真的混同於一個常人,……通過學法我清醒了。慈悲偉大的師父又給了我一次機會,我要珍惜這萬古難逢的機緣,嚴正聲明:以前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在法中洗淨自己所有骯髒的思想,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努力,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高金芳 2003年7月25日[編註﹕因篇幅關係,只登載了片斷,「……」處內容為編輯所省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剛剛迫害大法不久,因為我學法不深,對大法的根子紮得不牢,在怕心和求安逸心等混雜心理帶動下,走向了邪悟。走向了罪惡的深淵。在魔窟裏幾次參加了「揭批」和對同修的勸轉之事,對法,對師父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罪,給自己的修煉史和大法抹了黑,加劇了邪惡對大法,對同修的迫害。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難中的同修。因為學法不深,心性不高,執著不去,而導致自己背叛師父與大法的可恥行為,讓我不堪回首;令師父痛心;使邪惡的舊勢力得意。痛定思痛,刨析根源,我決定直面邪惡與自己的錯誤,做出鄭重聲明:以前寫過的「決裂書」「保證書」「揭批」等一律作廢。今後我要不負師父的慈悲教誨,多學法,在心上下功夫。對照法的要求及時查找並滅掉每個突顯和隱藏的執著心,同時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不管今後的路有多遠,有多險,都要堅定地在我選定的這條路上走下去。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按師父按大法的要求去洗淨,昇華。

聲明人:尤淑華 2003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三年裏,我遭受了邪惡的殘酷迫害,被非法抄家、罰款、關押、判勞教、進洗腦班,在精神上和自由上受到了摧殘和迫害。期間有的時候做得不對,對於酷刑折磨時自己私心、怕心很重,被長期非法關押產生消極情緒,用人的觀念去對待魔難,消極承受,軟弱妥協,致使舊的勢力長期迫害。師父說:「在神的眼裏,舊勢力的安排也是這樣,你一手抓著人不放、那手又抓著佛不放,你到底要哪個?!真能放得下的時候,情況就是不一樣。」「真的金剛不動地無執無漏了嗎?!真是這樣,你們再看看那環境是甚麼樣?」(《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用大法對照言行,為自己做得不對的對方深感痛悔。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在此嚴正聲明:邪惡迫害時的筆錄、學員問答卷上劃的對勾、簽名卷上的簽名、判決書上的簽名和按的手印全部作廢。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張雲 2003年8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八年四月得法的,我以前身體有多種疾病,心臟病,腿關節炎,頸椎病。吃了不少藥,可煉功後這些疾病很快就好了,以前我們家庭不算和睦,因為我丈夫他與前妻留下一個兒子,經常為些小事計較整天心裏不舒暢。自從學了法輪大法懂的了做人的道理,真誠的帶他的兒子,家庭也合睦了。但在邪惡的洗腦班壓力下,由於自己人心太重有怕心,就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心想在家裏我還繼續學法煉功。現在悟到這樣做本身就是偏離了大法,神是不會這樣做的,太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對我的苦度了,師父為我們承受了很多很多,我這點苦算得了甚麼。今天我嚴正聲明原來寫的「保證書」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話作廢無效。重新走出人來,做好應該做的一切,堅定的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加倍彌補。

聲明人:王秀珍 2003年6月5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精進,在助師世間行途中,被邪惡鑽了空子,被市公安局政保科20多個工作人員及惡警把我從二樓抬下,強行送進了看守所。在半個月拘留期滿前,邪惡之徒揚言要送「省會法西斯洗腦班」,由於怕邪惡加重迫害,被親情帶動,我寫了大法弟子決不該寫的「決裂書、悔過書」。回來後痛苦萬分,我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大法弟子對我的正念幫助!我決心從現在開始,重新振作起來,堅修大法心不動。在此我嚴正聲明:在被迫害期間所說所寫,簽字、所按的手印,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廢!這是邪惡之徒的逼迫所為,是我不情願的,在此我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決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堅修大法緊跟師父回家。

茹瑞欣 2003年7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聲明在3年前寫的「不練法輪功」的聲明作廢。雖然是丈夫寫的,由4個青年拉著我的手壓上的手印,但是在邪惡的迫害下,在情的執著帶動下,不也認可了嗎?做出了對不起大法的事,由於怕心太重,沒有搜去的大法書也毀了,使我終生慚愧。今後再也不上當受騙了,把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全盤否定。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除掉舊勢力的名利情等一切執著,作好大法弟子當前的三件事,用正念正行慈悲救度眾生,彌補自己的過失和損失,徹底結束舊勢力的一切參予。除掉舊勢力「怕」的執著,無論環境怎樣難險,邪惡怎樣猖獗,做好三件事。一定跟隨師父走好最後的路。請師父放心!

張家美 2003年4月


嚴正聲明

我1999年3月得法,經過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健康,心性也得到了提高。這是一部宇宙大法,真正教人向善的正法。然而1999年7月20日以後全國開始抓捕大法弟子,誹謗師父,誹謗大法。2000年5月3日我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也是真話,然而政府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們抓起來,在拘留所裏由於我對法認識不足,還有執著心和怕心違心地寫了「不煉功不上訪」和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保證」,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嚴正聲明在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走好師父為我安排的每一步,精進不停,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我這次機會。

田立雲 2003年8月9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有幸得了法輪大法,因中央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大法,我們只為偉大的師父說句公道話,我們去北京上訪,結果被北京的惡警把我們要死的打了一頓。我回來後被610、勞教所及各級行政部門非法關押過多次,硬逼迫著所謂的轉化,不讓睡覺,由於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同修的事情,還以為是對的,現在我明白過來了,我心裏很難受,我對不起偉大慈悲的師父!所以我要特此聲明不管以上做了甚麼破壞大法的事,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做事要做到以法為師、勇猛精進,堅定不移修大法,抓緊時間實修,跟上正法的步伐,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聲明人:孫玉芳 2003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99年7.22日大法被邪惡迫害時, 由於學法不深,為了不被進一步迫害,表面上順從了惡警的要求,寫了「不修煉」的書面「保證」,在邪惡已印好的要求上簽了字。現在我從法上認識到這些都反映了修煉中不純的心,常人的狡猾心態,也無意中配合了邪惡,迫害了大法。這是完全錯誤的。我認識到這是怕心:怕失去個人的地位、利益,以及圖安逸享樂的心在作怪,這是根子上的問題。在此嚴正聲明以前在壓力下寫的一切給邪惡的「保證」及在其要求上簽的字統統作廢。並向師尊保證和以前做得不好的一切決裂,加倍彌補,在法上以大法弟子的純正行為做好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

聲明人:祝永訓 2003年8月12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