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雪中的冰凍和毒打──受迫害者自述(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1日】我是一個法輪功的修煉者,曾經和其他同修一樣走上了天安門證實大法。當我拉開真相橫幅後,跑來幾個惡警,一頓拳腳後就是電棒猛擊我的頭部,強行將我拖上警車。其中一個惡警手拉著我的外衣,反扭雙手,另一個腳踩在我的頭上、臉上、脖子上,將我打倒在地上,鼻子擦在地上,弄得我透不過氣來。我高呼著「法輪大法好」,凜冽的寒風呼嘯著,電棒擊打著我的頭部,我昏迷了。他們將我拖下警車,關在天安門廣場附近的鐵籠子裏,那裏早已關滿了幾十個大法弟子,她們中有懷抱嬰兒、被打得滿臉是血的婦女,有被惡警打傷手臂的青年,有八十歲以上的老人,有幾歲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在集體背法,向惡警講真相,他們無愧為偉大的修煉者。

接下來把我們拖到了看守所,那地方牢房狹小,沒有棉被,零下二十幾度,通鋪上結滿了冰,寒風吹得人渾身打抖。我們一連數天未閤眼,未進水米。惡警一看集體絕食,氣極敗壞,把我拉出去進行第一次冰凍。地上一尺以上的冰層,天上白白的雪花下著,刮著寒風,惡警將我在這裏凍了半天。然後把我拉到房間,身子背貼著牆,用皮鞋猛蹬我的小腹部,弄得我連續拉了幾天的膿血,幾個月後肚子上還留有惡警的深深腳印。接下來是灌食,她們將我強行放倒地上,背上墊上硬塊,腳踩在我身上、腿上,反扭雙手,用鐵竿強行撬開牙齒灌食。再下來是電棒電頭、臉等處,一看實在沒辦法,拖回號子。

兩天後,第二輪更加殘酷的冰凍又來了。惡警們利用吸毒的女犯人(給犯人以小利)把我們號子裏的同修一個個地輪番帶到狹長的冰天雪地的過道裏(實際上是常年見不到陽光的空場地,冰柱一尺多長,掛滿了過道的屋簷。冷風吹得人皮膚發紫,我們中有七十古稀之年的老人,有年輕的姑娘,有的姑娘正在經期,鮮血沿著褲腿流下來,邪惡的犯人全然不顧。她們將我們一個個扒光衣服、鞋襪,赤著腳站在雪地上,彎腰屈腿,做噴氣式,稍有做不好的她們就用皮鞭抽。腳上是一尺以上的冰層,頭上下著雪,刮著呼呼的北風。有一個七旬老人被她們推到了直徑一米以上的下水道洞邊,她們還要打,繼續推,差點將老人推下洞去。折磨了二個多小時,穿著皮鞋、皮衣、皮帽的打手也實在承受不住這寒冷,才將我們放回來。接著是電刑,再下來就是強行灌食(灌食是將人強行放倒,用一米長以上的粗塑料管直接從口裏通胃裏,弄不好,刺破食道,更是苦不堪言)。又被折磨了兩小時後,我們已經精疲力盡,渾身打抖,上下牙床直嗑。連續七、八天的絕食,不准睡眠,再加上慘無人道的折磨,我已經無力說話,人已脫了原形,心動過速。惡人害怕我因心動過速死亡她們擔責任,才釋放了我。

我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為了維護大法的尊嚴,為了還我師父清白,只是說了一句心裏話,她們就下此毒手,她們的人性何在?人民養活她們,她們放著吃喝嫖賭的壞人不管,卻來對付我們這些赤手空拳的年邁老者、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天理何在?!

這是我一個修煉者的親身經歷,講述出來希望善良的人們都來認清這場惡毒鎮壓迫害的真相。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