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心理學基礎實驗簡介:他心通功能(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8日】蒙特格-奧爾曼博士的他心通實驗記錄顯示:被試S的夢境顯然受到了與信息發出者A心電交流的影響。A所在的房間距S有98英尺之遙,二者沒有任何途徑進行語言或行為交流。當實驗者蒙特格-奧爾曼博士用儀器檢測到S處於快速眼動睡眠(REM)時,便通過一個單向電鈴叫醒A。A於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實驗目標上以試圖影響S的夢境。為了使A對實驗目標所表達的的主題和情緒具有更鮮明的感受,每副作為實驗目標的繪畫都搭配一套物品。例如,描繪拳擊的繪畫配有一隻皮質拳擊手套,描繪一個打傘的日本人避雨的繪畫配有一把東方小傘。S的REM結束時,實驗者用雙向傳呼叫醒並詢問S:

請告訴我甚麼印象掠過你的頭腦?(停頓) 還有其它的東西嗎?(停頓)有沒有顏色?(停頓)謝謝。請繼續睡覺。

每次被叫醒後,S的回答都被錄音並筆記。每晚S最後一次被叫醒時,實驗者會詢問他當晚作了多少夢,是否還記得當晚的第一個夢,能否再細緻描述一下夢境,夢境給你帶來了甚麼思維和回憶,夢裏那些成份讓你覺得莫名其妙,能否猜想一下實驗目標是甚麼等一系列問題。S的答案同樣被錄音並筆錄。實驗結束後評判員對夢境記錄與每幅畫的一致性打分。統計結果顯示出A與S之間存在心電感應效應。

例如,在第二晚的實驗中,實驗目標是一幅一個打傘的日本人躲避瓢潑大雨的繪畫。搭配物品是一把東方小傘。當晚在S的第二個夢中,他說「……霧茫茫的……位置向下,像個矮桌……向下的……」。在第三個夢中,S說,「是與一個東方男人有關的東西……」。第四個夢中,S報告,「……肯定與噴泉有關,一個大噴泉……兩個形像,還有噴散的水,沒有顏色。」第五個夢中,S報告,「我是在一個室外但是又處於室內的地方。我認為是在室外,但夢中的一部份又像是在室內……還有空調。」在S 睡醒後的最後一次提問中,S 對實驗目標的猜測是「一種與噴泉有關的東西,或者是水。」在不知實驗設計內容的情況下,評判員們認為這幅避雨的繪畫與第二晚夢境具有很高的一致性。

在第四晚的實驗中,實驗目標是一幅拳擊比賽的繪畫。畫中的兩名男子正在兇猛酣戰,周圍的觀眾咧嘴笑著觀看比賽。搭配物品是一隻皮質拳擊手套。第一個夢中,S報告,「有很多人……有很多活動在進行……人們在說話……他們穿戴有些奇怪……」第三個夢中,S說,「我在看岸邊停的車被撞擊。有輛車被撞凹並撞到其它車上,都撞碎了……大海開始衝擊汽車並把它衝回……海浪洶湧擊打著車……」雖然畫面不同於實驗目標,但畫中描繪的緊張情緒在夢中突顯。第四個夢中,S又說,「像個黑色的皮鞋,男式的……」第五個夢中,S說,「有對峙的兩方……爭吵……」S 睡醒後的最後一次提問中,S 指出「夢裏有很多人……夢境具有競爭性……有撞擊……破碎……我可能在享受欣賞夢中的暴力,夢中的暴力很令人興奮……」S對實驗目標的猜測是「一種與暴力,毀壞,侵犯有關的東西……一種獨立的,強勁的生物……描繪力量的東西……你可以說是自然原始的方面,而不是人類加以文飾的方面……」。

第五個晚上的實驗結果也饒有趣味。實驗目標是繪畫「從十字架上下來」。畫中身體呈褐色的瘦骨嶙峋的耶穌被從十字架上解下。搭配物品是一個小十字架,耶穌像,和一支A用來描畫耶穌傷口的血的紅筆。當晚的第四個夢中,S報告,「……丘吉爾在講話……有很多葡萄酒……兩瓶葡萄酒……丘吉爾,正如我所說,又老又瘦。我記得丘吉爾是個胖胖的人,可是在夢裏他不但老而且變得瘦而乾癟。」第五個夢境報告中,S說,「……我們將要被犧牲,或者,有關於政治的論調。好像約翰遜總統在演講……我在想辦法說服他們改變主意……我們決定要假裝我們是上帝……紅色……我想是紅的……他的皮膚是深咖啡色……一個長官……他的頭看起來很怪。好像你在看他,在看其中的一個圖騰,圖騰桿上的上帝。他的眼睛很不尋常,有種發紅的顏色……他們也在對上帝舉行一種儀式……主旨是就如我們是上帝,通過擴音器嚇唬他們並禁止他們殺戮我們……」S 在睡醒後的最後一次提問中描述道,「丘吉爾看來被弄瘦了。他被弄得很乾而且比你記憶中的要瘦……我看到了丘吉爾……一種侵犯感被強加給不同的人,儘管沒造成身體傷害,但會把人們對耶穌的信賴都會嚇掉……我想使他們認為上帝說了話,且能這樣做能救我的命……他們將要用某種方式殺戮我們,並且殺戮是他們儀式的一部份……有種非常儀式化的感覺……」S對實驗目標的猜測是,「很奇怪,我並不常接觸與丘吉爾有關的東西……我這一晚夢得最多的是……儀式的方面。有一種儀式正在進行,這儀式會導致兩人犧牲。在夢裏這種犧牲的感覺……更像原始的要摧毀文明的……至於說夢到的話,有關相信上帝的權威,或者是有關上帝權威的理念,但是,夢裏發生的……又不是真的上帝……就是說,上帝並沒有說話。是用人們對上帝的畏懼來控制局面。上帝並未說話。」

在他心通實驗的八晚的夢境記錄中,都顯示出夢境報告與實驗目標的一致性。雖然夢境並不完全吻合作為實驗目標的繪畫,但卻明顯具有相似之處。此外,信息發出者A對實驗目標的心理感受在統計意義上顯著傳達到S的夢境中,從而使S的夢具有與A的心理感受相似的情緒特點。

科學家們對不同的人進行了類似實驗,發現這種思維傳感的強度因人而異,有人感受強,有人較弱。另外,性格相合的人之間更容易存在心電感應。儘管人們的感應程度強弱不一,但不可否認的是,人具有他心通的能力,只不過日常大量雜亂的信息淹沒了人天然的感受,使大家不易察覺他心通功能的存在。看來,人們一向認為神秘莫測特異功能只是被人忽略的自身本能而已。

其實在修煉界,他心通功能是修煉人公認的很平常的事實。此功能的存在,是因為人的思維並非虛無飄渺不可捕捉的東西,而是一種具有能量的實體存在。現代科學認為思維以一種電波似的形式存在。其實,如果人類能突破現有的由分子構成的空間,就會發現人發出的思維在另外空間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完整的大腦形式。修煉有素者能夠超越現有空間,而對他人發出的思維一目了然。這種對他人思維的獲悉便不僅僅是心理學家們所發現的一點模糊的感受了,而是一種無所不清的對他人思想的洞悉。

參考文獻:

Rao, K. R. (2001). Basic Research in Parapsychology, Chapter 8. McFarland & Company, Inc., Publishers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and London.

Ullman, M., Krippner, S., & Feldstein, S. (1966). Experimentally-induced telepathic dreams: two studies using EEG-RMG monitoring technique. Intern. J. Neuropsychiat. 2:420.

(載自正見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