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聯合國人權會的教訓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6日】在費城法會上,師父講:「如果真的常人社會誰給我們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許人類會這樣做,可是你們想過嗎,我得把這個人擺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這樣?你們是修煉者,一切的變化都在你們的修煉與正法中產生;你們自己所證悟的一切,你們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們自己走的這條路中產生。決不要考慮舊勢力會給我們甚麼恩惠,常人社會會幫助我們甚麼。是你們在救度常人社會,是你們在救度眾生!」(《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聽了師父這段法,我第一感覺是這問題是自己沒有意識到的。在此之前概括地知道,是師父在正法,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常人社會各界支持大法或譴責迫害是在擺放自己將來的位置。可是在實踐中,卻產生了很多執著,自己沒有意識到。特別是在獲得了常人社會的支持的時候,很容易產生執著,還想讓他們更支持,好像常人的支持是制止迫害的關鍵因素,贏得他們的支持成了我們講真相的目的。

比如在一個訴訟案件中,律師很支持,也很擅長做媒體。我即產生了依靠律師來促進媒體報導和糾正媒體報導的不正確用詞的執著。而舊勢力是不以正法救度眾生為重的,執意要以大法弟子的執著為藉口製造干擾,從而導致執著使結果總是恰恰相反。當期望、執著落空時,回頭一看發現自己沒有做到師父在費城講法中的上面那段要求:「決不要考慮舊勢力會給我們甚麼恩惠,常人社會會幫助我們甚麼。是你們在救度常人社會,是你們在救度眾生!」

今年聯合國人權會前很長時間各國弟子就開始面向這次會議講真相了,但到了三月份日內瓦出現了很大的干擾。表面上看是由於伊拉克戰爭,戰爭正好是在人權會開幕那一週打起來,導致各國忙於戰爭事務,人權會與會人數銳減,一些原計劃到會發言的外長沒有到。在我們組織的NGO研討會上,參加人數很少。當時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原來所希望的局面沒有出現。但還是沒有明確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直到這次芝加哥法會,聽說師父談到了人權會的情況是由於我們的執著造成的損失時才明確認識這一點。在人權會開始前我也想,不能有依賴常人社會為我們做甚麼的心。但現在回頭看,發現當時是在做法上想不執著,但根本上還是想讓聯合國人權會做個提案來制止迫害,還是在執著常人社會給我們做甚麼。師父在費城講法講得很明瞭,而且美國被擠出人權委員會的教訓已經發生了,應該是足以讓我們警醒了,但我學法的狀態和向內找的程度都不夠,沒能認識到這問題。

最近接到了一封議員的回信,信中轉來了一位政府部長關於法輪功問題的答覆,可以說很不理想。這樣的答覆已經好幾次了,失望之餘我好不容易向內找了一下,發現自己真是有問題。我給議員寫信的目的很直接,就是想讓他在營救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上做甚麼做甚麼,好像他們真是使大法弟子被救出來的決定因素了,這個隱含的執著很強,而讓他們了解迫害真相,救度他們的想法很弱,很不明確,甚至在寫信過程中也沒有理智明確地以怎麼救度他們的角度來考慮怎樣寫,真的成了常人做工作了。

師父最近在溫哥華講法中說:「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從一個常人開始達到完全超越於常人,而且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要求達到一個更高的標準,超出人類社會的標準,達到歷史上所有修煉人想而達不到的事情,對於大法弟子來講是重大而又嚴肅的。所以在你們所做的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這些事情當中,也包括著你們對自己如何提高,如何去掉自己有漏的地方、還存在執著的地方與方方面面的不足。這樣,在證實法中你們所利用的常人社會的甚麼方式,你們都是在修煉;無論做甚麼,你們都是在提高當中;無論做甚麼,你們也都應該本著修煉人的狀態做,不是以常人的基點來做這些事情。

我們的出發點是明確的。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本質上就是在提高自己,修煉自己;在這場迫害當中揭露邪惡,使這場迫害結束,不承認舊勢力的這場安排。所以看上去有很多事情和常人做的事好像是很雷同的,但是本質上是不一樣的,根本的區別在於我們最終的目的和我們的出發點是不同的,我們只是運用了常人社會中的一些個常人的辦法。」(《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我覺得師父的話正說中我在給議員寫信心態上的問題。

師父是說過「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但在實際過程中,我卻把獲得常人社會的支持當成了目的,而講真相成了獲得常人支持的手段,成了一種邏輯關係,為了營救大法弟子就得有議員支持,為了議員支持就得講真相,而沒有牢固地站在救度眾生的基點上,也沒有牢固地擺正大法弟子的位置。是啊,常人能做甚麼呢,不管甚麼職位,他們能發正念嗎?他們能清除導致迫害的邪惡生命和層層操縱的舊勢力嗎?如果常人能解決還需要師父正法嗎?

我個人認為,這次也是整體的問題,我們整體上,在師父講了有關的法的情況下,沒能相互切磋,把這問題的探討和認識深入下去、解決掉。網上國外弟子這方面的談正法工作中內找、提高純淨自己的文章數量比較少。網上一些國內弟子寫的文章談到國內一些資料點遭到嚴重破壞的情況,由此向內找發現資料點參與的弟子學法狀態不佳,忙於做事,產生了很多不純淨的心,給了舊勢力迫害的藉口。在國外,我們的執著不會招致失去自由和被拉入洗腦的泥坑這樣的迫害,但給了舊勢力藉口招致了像人權會這樣的干擾,在救度眾生上損失也是慘重的。所以我們也要像隨時都有失去人身自由危險的國內弟子一樣嚴肅對待自己的大法工作中的學法修煉。

在今年元宵節講法中,有這樣的話:
「問: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有沒有留下來的?
師:沒有。我把你留下來就毀了你,真的毀了你,因為不進則退。你們一下子在這個環境中達到那個狀態了,在這個環境中,你只要在人中,溶在人中做事,你就掉層次,你就會被人逐漸地污染。我不是講了天上的佛,一定空間那些佛道神,定期要換嗎?就是因為他們容易被三界所污染,所以要換。 」

當時我看到這段法很震驚,我感到了修煉的嚴肅和世間的凶險。上面談到的也體現了在人中做事容易執著,被污染,特別是在大法工作中取得成功和常人社會的支持時,很容易產生執著。這段法使我也感到學法的重要,必須不斷學法,才能使自己昇華而不是被污染。

我最近的體會是,不能放縱自己沉浸於做事,要能放下大法工作來學法,保持身心處於好的修煉狀態。我一缺乏學法時明顯感覺身體沉、懶,精力不濟,容易疲勞,靜心學上一講《轉法輪》就感到渾身充滿了緻密的能量,頭腦清醒。另外,以前我學法坐姿很放鬆,經常翹二郎腿,或趴在桌上或深坐在沙發裏,怎麼舒服怎麼坐,很容易睏。最近我看到一位西方弟子學法時上身挺直,不靠椅背,一手持書,另一手放在腿上,端坐不懈,我也這樣做,發現這個姿勢學法效果很好,頭腦清醒不容易困,我想端正的姿勢才與學法的神聖相配吧。

個人體會,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