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參考:如夢方醒:迫害肆虐你、我、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31日】([注]本網站所轉載的外界評論不代表法輪功學員的認識。)

小時候喜歡聽評書,每當聽到那些「賣身求榮,認賊為父」的事時,連我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孩都在心底裏瞧不起那些堂堂六尺男兒,長大後學了列寧的「忘記過去就是背叛革命」,對歷史的過去更是不敢輕視。可前不久一位研究中國現代史的教授朋友卻深深地震撼了我,讓我如夢方醒。他說:「你知道二十世紀全人類死於非命的三大死因嗎?一是被納粹種族主義屠殺掉的600萬猶太人,二是死於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3360萬人,三就是在共產主義國家被共產黨無辜屠殺的8450萬人。」

甚麼?八千多萬人?是兩次世界大戰總死亡人數的兩倍多?以前雖然聽說一點斯大林如何殺人如麻,軍級以上的司令官全讓他殺光了,但這個比兩次世界大戰死人還多兩倍的數值,依然讓我目瞪口呆。轉念一想,共產黨崇尚暴力,講究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死的人肯定少不了。

「你說的主要是蘇修他們幹的壞事吧?我們中國共產黨歷來可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從來不殺好人。再說,你說的是解放前的事吧?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不是為甚麼,我竟不自覺地充當了維護黨威望的義務兵。

朋友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繼續緩緩說到:

「下面我們列舉的都是發生在中國解放後的冤假錯案死亡人數。由於消息封鎖,我們無法得到準確數據,但僅現有公布的官方史料,就讓人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建國第一年內,全國鎮壓地主富農,各大軍區公布的槍斃人數約200萬,目的是為了打掉地主威風。史料來源:1950年《新華月報》建國一週年特刊以及薄一波1952年寫的《新中國的經濟成就》。但據專家估計,實際人數約一千萬左右。

1957年知識界反右運動:毛澤東在57年作的《論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原文中指出,公安部在反右中至少殺了80萬人。毛澤東的這段原話,後來在收入毛選時被刪掉了。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3年6月出版的《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一書下卷中說:"反右派鬥爭中所劃的55萬右派中,除少數真右派外,絕大多數或者說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錯劃的。"

1959年中共黨內反右傾運動:據北京團結出版社1996年4月出版的全六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鑑》第一卷,第二部份,第五章,『沉痛反思』一節指出,"反右傾中受到批判、處分的黨員、幹部和群眾共807萬人,其中黨員、幹部433萬人,群眾374萬人。"

1959年-1961年的所謂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因強制性高額徵購糧食所造成的飢荒餓死人數,據61年當時被召集到北京開會的各省省長和省委書記就各自省份的餓死人數做了計算,最後湊起來的總死亡人數為4500萬。這是本世紀內全球最大的飢荒,但實際情況是,當時中國國庫裏的糧食裝不下,不得不低價出口。

1966年文化大革命,據《春風化春雨集》一書前言提供的官方統計,1979年9月到1980年2月的兩年半之內,全國各地接受和處理了群眾上告案件數百萬件/次。加上此前、此後的數字,估計冤獄可能接近千萬。由此估計,文革政治迫害數百萬人、受株連者近億,實為保守數字。

去年11月出版了一本叫做『共產主義罪行檔案揭秘』的專著,在這本長達846頁的書中,關於建國以後中國大陸被共產黨害死的人,統計結果為4572萬,高居世界所有社會主義國家死亡人數之首。而美國《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在『大屠殺』條目下,指證中共總共殺死6378萬無辜。

柬埔寨在西方世界眼中是一個屠場,可是波爾布特、紅色高棉在七十年代中期和後期,殺的人總共也不過是100到200萬,這跟中共的5000萬的數字比較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可是,西方世界是否像了解波爾布特,紅色高棉以及希特勒的屠殺罪惡一樣,了解中國民眾當代的苦難呢?」

教授說到這有點說不下去了,我在一旁聽得也是十分地艱難。

「上面我們列舉的是比較大的政治運動在肉體上直接迫害的人,還不算那些小的運動,間接受迫害的家庭成員,以及偏重精神上迫害。比如父母成分是地富反壞右,子女就不許升學,這不也是直接受迫害嗎?再比如四清社教啊,1989年的六四啊,改革開放後的各種違反法律一致性的嚴打啊,以及現在對法輪功和罷工工人,抗稅農民的鎮壓啊,涉及的人都很多。比如法輪功,官方以前聲稱有7000萬,現在誰也不許練了,這種違背憲法對人信仰的迫害,不也是種迫害嗎?還有鎮壓六四和法輪功時強迫要求的人人表態,這也是一種精神迫害,讓人沒有言論表達的自由。

再比如現行的城鄉戶口制度,從古到今,哪怕是國民黨時期,農民們想到城裏去打工,也是誰也攔不著的,可解放後實行城鄉戶口制和農副產品剪刀差,農民永遠只能生活在社會的底層,這樣對農民的剝削欺騙不也是種變相迫害嗎?」

教授見我還沒轉過神來,就提綱挈領地總結到:「我們撇開農民問題不算,也不算精神迫害,你就把上面那些死亡人數加起來,在加上每個人的父母兄弟姐妹和子女,光就這直系親屬,受共產黨迫害過的人,就超過人口的一半!別忘了文革前中國的人口大約才六七億。」

「一半人受過共產黨的迫害?」我在目瞪口呆之餘機械地重複著這個數字。

「記得我們小時候唱的:唱支山歌給黨聽,我把黨來比母親嗎,共產黨害了我們,反過來還要讓我們的孩子稱其為母親,世界上有這樣的流氓和惡魔嗎?天底下有比這更大的謊言嗎?」

「你說共產黨是惡魔?是流氓?這,」我還在那有氣無力的反問。

「它流氓無賴最高明之處就是,它害了你,還讓你認為它好,這就是精神洗腦的功績喲!請記住一句諺語,被同一塊石頭拌倒兩次的人是笨蛋,中國人被共產黨害了一次又一次,可有人還認不清其實質,還等著下次再被害再被騙呢。」

我呆呆地坐在那,半天沒回過神來。以前也很氣憤共產黨的腐敗黑暗,但心裏總在安慰自己,錯誤是難免的,只要糾正了,我們的黨還是前途光明的,於是寄希望於共產黨內部的改良,一次次的等待換來一次次的失望,可我仍然不敢從根本上否定共產黨,認清它邪惡的本質。

今天在這血淋淋的歷史面前,我不禁汗顏:一半人受過迫害,一半的概率,換在時間上表達就是,今年我沒受迫害,明年就該我了,天哪,我彷彿看見一個吃人成性的惡魔正張著大嘴朝我走來,媽呀,快救救我吧!天啦,快救救我們中國人吧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