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定了大法 認定了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31日】我是2003年2月得法的。一年前我丈夫讀了《轉法輪》一書,認為這是他找了一生的真理,就毫不猶豫的投入到修煉和正法中去。這使我產生了好奇和不安,有一次偷偷的瀏覽了一下《轉法輪》,當時沒有覺得怎樣。後來隨著他不斷增多的時間和精力上的投入,我的不安和不滿日益擴大,經常為此與他爭吵。有時就是莫名其妙的要阻止他修煉,而他卻是非常的堅定。就這樣我們的敵對情緒不斷升級,直至婚姻達到崩潰的邊緣。我非常痛苦,常常以淚洗面。十幾年的婚姻中他從來沒有這麼「冷酷」過。在我苦惱至極時,有個聲音在我腦海裏很清晰的說:「你只有兩種選擇:要麼離婚,要麼一起修煉。」冷靜下來,我想我無論如何再看一遍《轉法輪》吧,如果仍然沒有感覺,就只好離婚了。

這一遍我是沉下心來好好看的。不知為甚麼,原來一路漏掉了的句子這次似乎在腦子裏留了下來,並不斷的打動我。我開始理解為甚麼他會那麼堅定。我感到書中處處閃現著真知灼見,很多道理讓人豁然開朗。師父不僅諄諄教誨要在日常生活中修煉做好人,也講清了為甚麼要這樣。這些道理像磁石一樣吸引著我。我曾受洗為基督徒,雖然來美國前都是受無神論的教育,但隨著知識經歷的增長,對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的疑問,和對人生許多問題的思索感受,使我逐漸感到宇宙中似乎存在著超自然的主宰力量。來美國後由於經常去教會,並有不少感動和體驗,使我真正相信了神的存在。但說來慚愧,信教六年多了,聖經也沒讀完過一遍。進教堂成了生活的點綴,日常生活依然我行我素,我想反正我信就可以去天國了。可是師父說:「我告訴你去不了。……你只是嘴裏說的信,實際心裏並不信。為甚麼呢?因為真正信時,你的言行必須是一致的。」(《法輪佛法(在歐洲法會上的講法)》)這對我觸動很大。大法弟子在任何場合下的平靜、謙讓、祥和也都讓我嚮往,讓我感受著大法的力量。就這樣我開始了與先生一起修煉。

很快我就有了消業反應。前後三次我臉上長滿了紅斑,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小白泡,又疼又癢。這對平時注意外觀的我真是震驚難挨,苦不堪言。我心想往哪兒消業都比在臉上強呵,可就是除此之外甚麼都好。前後一個多月裏,我經歷了各種心態歷程。第一次心裏慌亂苦惱得很。公司裏的人也都來關心我,好心介紹各種藥物,有時他們的熱心腸都讓我覺得不按他們說的去買藥都對不起他們,壓力很重。在丈夫和同修們的鼓勵下,我堅持住了。兩個星期後,紅斑褪盡,臉上比以前還好,我高興壞了,心想自己過了一大關,可以鬆口氣了,學法煉功也隨之鬆了下來。沒幾天臉上又「捲土重來」進行了第二次,嚇得我趕緊捧起師父的書來讀,心裏念叨「師父幫幫我吧,可別再來一次了。」這次只兩三天就褪了,心裏大出了一口氣,想著大概沒有了。至此為止,我學法煉功總是鬆鬆緊緊沒有太大的自覺性,師父大概知道我是個「中士聞道」,不逼不行,於是一個星期後,我又重開始了「滿臉開花」。這一次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沉重和困惑,不得不前後裏外認真思考,不再敢存有僥倖心理。在我苦惱中,丈夫對我說:「你就放下心來,徹底忘掉它,好好埋頭學三個月法,煉三個月功,看看怎樣?」他還說:「你不徹底放下,真正提高,一難過不去,再加一難,難越來越大,你就更加難過。」──那一刻我像是一下子明白了甚麼,心裏放下了一大塊,從此開始認真嚴肅對待學法和修煉,天天堅持學法煉功,也儘量參加到同修們的講真象和證實法中去。不知不覺兩個星期過去了,臉上都好了。只是這次心裏反而淡淡的沒有感覺了。這之後出門有時沒化妝也不像以前一樣覺得彆扭了。生活中大大小小很多事情在我眼裏似乎都有了不同的看法和體驗。世界好像不一樣了,卻不知是怎麼變的,只是覺得一種心靈的自由,心清體輕。

在不斷的學法修煉中,我的脾氣也不知不覺的好了。修煉前,我經常為大小事與丈夫爭吵。我從小被寵壞的脾氣總是有理無理都不讓人。至現在幾個月過去了,卻再也沒跟丈夫吵過架,自己都覺得神奇。家庭和睦以後,七歲的女兒變化也很大。以前在外面誰都說她乖,在家裏卻常常有事沒事與我們賭氣,特別是對我。現在她卻自然而然的變了,裏裏外外都是一個甜蜜的好孩子。有時偶爾對我們不高興時我都會先找自己的不對,向她認錯。她即刻就開朗了,還會自己也認錯。在學校遇到委屈時,我們都會從法上跟她講做人的道理,她也很快就吸收了。再遇上類似的事,她都會處理好,漸漸不再放在心上,很少有類似的抱怨了。有一次她告訴我說:「我跟朋友們處得更好了,因為我不再堅持甚麼事都要按我的方式做,因為我修法輪功。」聽了這我的眼眶都濕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她現在常常向她同學的父母和老師洪法,其中一個老師已經在讀英文的《轉法輪》,與我們談體會時我們才知道是她把書帶給老師的。

在學法中我不斷認識到大法的正和師父的慈悲。這是從師父講的法理中從理性上認識的。只是我是一個感性重於理性的人,對人世中好的一面還是很看重。兩個月前的一個半夜,師父從感性上點化了我。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師父。師父好像是路過,我們與師父到處看看轉轉,細節都模糊了。但師父自始至終笑瞇瞇的容顏卻深深的留在我的心裏。那微笑的容顏自始至終散發出一種洪大無邊的慈愛,深深的感動著我。那是一種無處不在、無所不包、無所不熔的慈愛。我覺得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熔化其中,周圍空氣中每一個分子和間隙都充融其中。……那是一種沒有人世間的語言可以形容的慈愛,人世間也沒有任何一種感受可以與之比擬。雖然倍受父母和先生的寵愛,我也從未有過那樣的感受。人世間的一切都像沙粒在太陽面前一樣渺小、微不足道。而且無論我們是誰,也無論我們曾做了甚麼,那個慈愛似一點都不會變,一點都不會少。就那樣溫暖無限、美妙非凡、無所不包、永恆不變!……那是神的愛呵!我感到無比慚愧。無論我們在這個世界放棄了甚麼,無論我們在修煉中付出了甚麼,也無論我們在正法中承受了甚麼,與師父那無量無際的慈愛都無法相比。那真是「佛恩浩蕩」!

那個半夜醒來後,好久都不敢動,也不敢再睡,怕那暖融融的感覺消失。……每每想起都深深感動。那才是真正美好的呵,那才是唯一值得我們嚮往的。我想人真的是掉到迷中來了,沉迷於眼前的現實,執著於所謂的人世的一點美好,忘了彼岸無以比擬的真正美好的一切,忘了自己最美好的真正的家。……從那一晚起,我認定了大法,認定了修煉,認定了──跟師父回家!

請同修們指正。

(2003年芝加哥法會修煉交流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