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執著 嚴肅歸正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7日】回頭看看自己修煉路上為甚麼幾次關鍵時刻沒有站穩、走正。在不斷地學法、交流、對照、悔悟中,我找到了根源,看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從而對甚麼是「修煉」、「正法」、「正念正行」;為甚麼要學法、學法;怎樣講好真相等等這些問題有了新的認識。使我不斷地走出誤區,跳出自我,在法上提高。

在一生幾十年的經歷中,我都是在甚麼「先進」、「優秀」、「勞模」的虛榮中度過的。98年得法時在市級部門的領導崗位上,這些成了我以後修煉的障礙與執著,也是幾次沒有做好和遲遲走不出來的因素之一。

我剛得法不長時間便聽到社會有關方面對法輪功的說法,緊接著發生了4.25北京上訪。當時我對大法及修煉的涵義還不太懂,7.20以後形勢突變,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報紙、電台的狂轟濫炸使我看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為煉法輪功,我一下子成了機關的突出人物,眾目睽睽、議論紛紛,一級級施壓、一次次過關。我不知道這是修煉中針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魔難與考驗,也沒有對照大法、守住心性。我茫然不知所措,便就著邪惡和自己的執著順水推舟的說了錯話,做了錯事。

隨著不斷深入地學法煉功、交流,我逐漸從法上悟到了好多東西,對「修煉」、「正法」、心性考驗以及出現的一些問題在認識上不斷提高。消去了一些困惑與執著。逐漸明白了在修煉路上遇到的任何麻煩與魔難都是在能否堅修大法的根本問題上做出回答與抉擇。當我明白了這些,心性提高之後,面對周圍所發生的這一切,我從中看清了真正地善與惡、好與壞。看清了鎮壓迫害法輪功是嚴重的違背事實,踐踏法律、摧殘道德的犯罪行為。

作為一名從事法制工作的大法修煉者不應該消極沉默,我有權利、有責任站出來澄清事實,講清真相。我首先想到的是要向各級各部門反映情況,說出真心話。於是,我連續不斷地向全國人大、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紀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及各級司法部門、新聞單位、市勞教所、市委、市府等國家機關及領導人寫信,詳細談了自己煉法輪功的體會,反映了我周圍發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提出了自己對法輪功問題的看法與建議。

迫害法輪功不斷升級,面對惡劣環境,大法弟子堅韌地承受著,慈悲地、不斷地做著正法、講真相的事情。師父的法理和大法弟子的正法舉動使我不斷看清了事物的現象與本質,明白了修煉自在其中的奧秘,我也不斷地發現和破除自己的私心、怕心和各種執著。2000年以後,我不斷的走出來證實法、洪法、說、寫、做、告訴著人們、講著真相……,漸漸地、不知不覺中暴露出自己的執著,強烈地做事心、求心和急躁情緒。對邪惡迫害的警惕性放鬆了、麻痺了,思想中出現較大的漏洞,因而發生了被抓和強行洗腦的事情。

回想當時在邪惡充斥的氛圍,開始頭腦比較清醒,時時以法提醒著自己,排除干擾,不配合邪惡。後來在邪惡的歪理邪說和軟硬兼施下,慢慢感到自己的抵禦能力逐漸減退,缺乏了足夠的力量應對,沒有從法上認識與突破,而是後天變異觀念起了作用。自身和外來的信息衝擊得滿腦子麻木與混亂,直想趕快離開。這一些,邪惡看得一清二楚,即使我寫了、說了,也不放過我,反而更兇了。得寸進尺地逼我,公安惡警逼供、610各種人物輪番出面,邪悟人員喋喋不休地灌輸等等。610辦公室的一個負責人對我說:「你不要以為我們不掌握你的情況,你隱藏的再深也會暴露出來,你不同於其他法輪功人員,你精於蒙混過關的手段,你寫的那些東西都是務虛的,沒有接觸實質性問題,你必須交待內幕和上層人物等等。」「洗腦班」的一個負責人對我說:「你的所作所為我們早就掌握,三年前就監控你了。你與某某同樣在市直機關影響很大,你這次進來就別想出去了,典型你是當定了,不是好典型就是壞典型,轉化不過來就勞教。我們希望你徹底轉化過來幫助我們做轉化工作,爭取從寬處理,何去何從你自己選擇吧。」

聽了他們的這些話,我反而清醒了:我的這些行為表現正是邪惡鑽空子的所在,我不能在這裏呆了,再呆下去不知道要滑到甚麼地步了。一天上午突然來了幾個醫生給我查體,發現血壓198/110,同時我也出現了頭暈、噁心症狀。他們經過層層請示批准把我送到醫院,幾天後我從醫院回了家。「洗腦班」立即派人到我家要我回「洗腦班」繼續「轉化」。我堅決拒絕了他們的無理要求,並指出他們的這種行為是違背法律與道德、缺乏人道的行為,他們無話可說,只好離去。從去年九月至今他們停發了我的工資和一切待遇,無人告知任何理由。

反思前段修煉過程中出現的問題,留下了痛悔!較長一段時間解脫不出來,背上了包袱。同修的幫助和鼓勵,明慧文章的啟發鼓舞使我重新振作起來,當我再讀《轉法輪》和師父講法時有了一種不同的感覺。師父的句句話打入了我心靈深處,微觀細胞感覺到了師父的慈悲、寬洪!那樣的體慰、打動人!止不住的淚水……。是慚愧、悔悟?是感動、震撼?無言以表!當我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講法的有關章節,極大地觸動了我,一下子又明白了好多東西,也找到了自己執著的根源。

師父說:「面對這場魔難,很多學法不深的學員與新學員都有他自己帶有常人之心的不同認識與對證實法的理解。那麼在證實法與講清真象中,就有很多人是帶著不同程度的常人之心去做的,當他們在被迫害中,常人之心就會被人情所動,就會被偽善與欺騙所動。」(《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法也是有標準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過關的。每個人的心靈都在觸及著,」(《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是因為正法,我贖了三界內一切眾生的罪。那麼大家想想,就我們學員而論,我當初等於是從地獄把你們撈起來的。我真的替你承擔了你們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這樣,我因此還要把你們度成神。在這過程中,我對你們費盡了苦心,」(《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說了,摔了跟頭的爬起來繼續走,師父不放棄你,你也不能夠失去信心,機會還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還沒有信心嗎?」(《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種悔恨、擔心等壓力的時候,那麼你就又陷在這個執著中了,你又走不出來了。」(《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

「修煉嘛,那就不要被困難嚇住了。不管怎麼樣,再難,師父給你的路一定是能走過來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師父的這些話打開了我因做了錯事而產生的執著與封閉。汗顏、顧慮、掩飾等等,這些自身變異的觀念和隱藏的邪魔是舊勢力的安排,其目的是讓你放棄修煉,徹底毀掉你。必須抓住它,清除它。這一天我頓生一念:我要再一次「嚴正聲明」,把自己所做得不好的事情說出來。我曾猶豫過、鬥爭過……,最終下決心把一切情面、擔心等執著全部扔掉,清醒地歸正自己,放棄自我,以法為大,把自身的和外來的邪魔曝光!因為我悟到這是師父給的又一次機會,是證實法的一部份,也是正法修煉的內容。

經過修煉過程中的挫折與反思,我感悟最深的有以下幾點:

第一、 修煉路上來不得半點虛偽和左顧右盼,想要修煉,「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轉法輪》〈論語〉)。放下自我,腳踏實地,真學實修。否則,將陷在修煉與執著的誤區中「盤回立陡難起步」、「停於半天難得度」(《洪吟》「登泰山」)

第二、 在邪惡的所謂「轉化」中決不可掩蓋執著,順著邪惡接受干擾。一切邪悟的、迷惑學員的東西來源於另外一定微觀的邪惡勢力場。在修煉中如何排除干擾與破壞,在《轉法輪》中有關「心一定要正」、「附體」、「不二法門」等講法中有詳細論述,師父已告誡我們對這些東西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要。但在「洗腦班」期間,思想沒有防線,忘記了師父的告誡,想知道邪悟的內容,想聽聽它們說些甚麼?參與進去分析一下。這正好上了舊勢力安排的當,正好給邪惡生命打開了進入身體的機會和漏洞。因此一度被搞得頭腦迷惑,差一點陷進去。這是十分危險和可怕的。我深深體會到:如果學法不深、正念不足,修煉不紮實,在邪惡迫害中很難做到不動心,很容易受到外來信息干擾和自身執著變異觀念的障礙,這是一次深刻教訓。同時我也清醒地認識到,要想在修煉路上走正、做好,必須在修煉的根本問題上下功夫,「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轉法輪》)。

第三、 堅決從污點、自責、沮喪的陰影中跳出來,徹底清除邪魔的纏繞。由於做了錯事而產生的執著不能自拔,如不儘快從法上悟出來,清除這些黑色物質,這正是又進入了邪惡的圈套,承認和接受了舊勢力的安排。其目的是拖住你繼續下滑。必須徹底擺脫它,鏟除它、放下包袱,繼續上路。當我重新振作起來,短時間內把《轉法輪》和師父的所有講法通讀下來以後,淚水洗面,慟徹慟悟……。

第四、 學法修心是修煉中一切問題的根本,師父幾乎每次講法都再三強調學法的重要。同修也在講,自己也知道,但感受不深。這次邪惡的考驗中切實暴露出自己學法修煉的程度與基礎。遇到問題時才發現自己「維護自我」的根本執著沒有放下。學法不深,修煉狀態和心性不到位。我找到了根子上的薄弱環節,加之長期在官場上形成的腐敗習氣,違心的假話和欺騙的手段這些變異的東西作怪。因此在最需要智慧和力量的時候,不能從法上突破,沒有做到正念、正信、正行。當我再看到師父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經文時,對學法的嚴肅性和重要性有了更深的感受。

我知道正法的時間已迫近,修煉的路上仍艱辛,學法、講真相、發正念須抓緊再抓緊。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出了自己的執著,我也在慢慢成熟。在今後的正法修煉中會做得更好,加倍彌補、挽回損失和影響,我會遵照師父講的「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正神》),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