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陸「六二六」投毒事件說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3日】不久前美國新世紀電視台記者楊小玫就中國大陸「六二六」投毒事件和江澤民610辦公室的政治宣傳採訪了芝加哥高級工程師楊森博士。

記者: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們的世紀論壇節目又和您見面了。今天我們請到了高級工程師楊森博士。楊森博士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今天我們請他就針對大家關心的「626投毒」案件和大家一起作進一步的探討。

楊森博士,您好。

楊:您好!

記者:我們都看到了,在浙江蒼楠縣發生了一起嚴重的投毒案件,就在6月26日左右呢,大概有16名這種拾荒乞丐人員在街頭被投毒致死。中新網報導,7月1日公安機關抓捕了一名叫陳福兆的人員,據說,他是一名法輪功的修煉者。那麼據中新網報導,陳在口供中提到過,他利用殺生來提高功力,達到修煉的最高境界。我們想知道在法輪功中有沒有這種說法。

楊:可以說是百分之百的沒有啦。法輪功的一本最主要的書叫「轉法輪」,在第七講一開始就是講殺生問題。其實,殺生這個問題很嚴重,作為一個修煉者絕對不能殺生。殺生造成的後果非常大,甚至這個人不可能再修煉了。法輪功是一個以佛家為基礎的修煉方法,修煉真善忍,第二個字就是善。那麼不光是殺人啦,我們不能做,甚至一些動物、植物,我們傷害它們都算是殺生,這個事情是絕對不可能有的。

對這個事情,我們前兩天也接受過貴台的採訪。最開始的報導是說法輪功認為乞丐和拾荒者屬於社會的最高層次,殺了他有利於法輪功修煉,是一派胡言啦。現在又變了,這個人說他是「反修」的,通過這種殺生的辦法可以提高他修煉的境界。

首先這個事情是前後矛盾。另外,他說的這個「反修」是「正反」的「反」。法輪功的書裏確實介紹了「返修」現象,但是這個「返」是帶「走之」(偏旁)的,是「返本歸真」的「返」。是怎麼回事呢?就是有些歲數大的煉氣功人煉著煉著有些功能很快就出來了。李洪志先生解釋了一下這個現象的來源和成因。但那也是其它氣功中的現象。法輪功的「轉法輪」這一本書,沒有一個字是教人做壞事的,也沒有一個字是教人去殺生的,包括「返修」。中新網把它當成是「正反」這個「反」了,其實是「往返」的「返」。也沒有「正修」這一說,更沒有殺生可以提高層次這一說。

記者:那麼你就是說前後的報導在說法上不太一致,是嗎?

楊:是,完全矛盾。看起來這個人沒有看過「轉法輪」這本書。我是法輪功學員,我修煉這麼多年也沒有聽說要飯的是社會最高層次,這是第一點。另外一點,即使他是社會最高層次,殺了他豈不是做了最大的壞事了!?不會提高層次的。

據不完全統計,已經有700多位法輪功學員在這四年的鎮壓中被迫害、被折磨致死,對此他們根本就不提一個字。一個不知道是甚麼樣的背景的人殺死了17個要飯的,他們就把這個事情往法輪功身上扯。這一方面證明它鎮壓的殘酷和荒謬,另一方面,也證明它鎮壓法輪功在國外已徹底失敗了。他們迫不及待地拋出一些沒有加工好的,好像是半成品一樣的東西,在「黨的生日」,也就是「七一」的時候拋出來了。

記者:我們的觀眾朋友有的認識我的人就問我說,我們看到許多關於法輪功的報導,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和平的,特別是在芝加哥有那麼多的人來參加,他們認為修煉真善忍沒有甚麼錯,書上講的也沒有甚麼錯。但他們擔心是不是有個別的人學了以後會出現走火入魔的現象呢?

楊:法輪功這本書裏談到了「走火入魔」,其實法輪功學員絕對是不會走火入魔的。這本書叫「轉法輪」,可以在網上下載,WWW.FALUNDAFA.ORG,有計算機的朋友可以上網上看一看,他是如何講殺生問題的,講「走火入魔」這個問題的。

今天有一個台灣公司的大老闆到我們公司來談業務,他說他們院子前面有一個空場,很多人天還不是很亮就去那裏煉功,煉完後靜靜地就走了,把場地維護得很好。幾年如一日,這麼就下來了,也沒有聽說甚麼走火入魔啊,殺生啊這一說。在美國也是如此,那麼,為甚麼這件事情在中國發生了?在這種一言堂的情況下,在這種高壓的政策下,出現了這麼多的怪事,那麼也就是從側面說,是中國的某個領導,那個地方的流氓集團,是他們有問題了,而不是法輪功學員有問題了。

記者:那你修煉法輪功,你周圍的同事知道嗎?

楊:我周圍的同事全都知道,而且我們也經常談,因為這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不像在中國要一提法輪功,周圍街坊、鄰居和街道委員會可能會去報告,有可能會被送去勞教。而在這個自由的國度沒有這個問題,我們可以敞開地說。不光是法輪功啦,其它的宗教信仰都可以講的。所以我跟這些同事、朋友說呢,他們也都很理解。

你可以不信法輪功的原則,或不修煉法輪功,這都沒有甚麼關係。你信基督教,我們尊敬您;您信道教,我們尊敬您;您信佛教、猶太教,我們都互相尊重,即使是無神論者,這是您自己的選擇,那麼我也尊重您的選擇。那麼反過來希望你也能尊重我們。但是利用這種高壓的手段,強迫一個人放棄他信仰,實際上只有在這種邪惡流氓集團帶動下的這個國度,只有在江澤民領導下的這個「610」辦公室,他們這幾個敗類,才能幹得出來。

記者:那麼既然你的同事都知道你煉法輪功,那麼關於這個自焚啦,以及其它一些事,他們有沒有一種畏懼,躲得遠遠的?

楊:那倒沒有。其實我在工作單位幹的是也比較尖端吧,我們是TEAMWORK,所以配合得非常好,像朋友一樣。他們了解的不是它們的宣傳,這個人的為人處事,言談話語、做工作的態度,對朋友、對工作的態度,這才是了解一個人的真正的途徑。所以他們對我不但沒有戒心,而且他們對我非常地信任吧。

記者:據人民網報導,這個陳福兆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說到底要殺多少人,他說我殺的範圍很廣,乞丐、小學生他都殺。問那到底有個數吧,他就說全人類。記者聽了都有點毛骨聳然,我聽了都有點覺得不可思議,那麼你聽了以後是甚麼感想?

楊:如果法輪功學員真的像他這樣的話,那我今天也不會坐在這兒了,都死光了。但是鎮壓4年以後,只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沒有聽說法輪功學員殺別人的。其實這個事情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

去年10月22日,江澤民來芝加哥作私人訪問,他去了芝加哥市中心的一個酒店。我們有幾千法輪功學員在那裏靜坐、抗議和示威,只是靜靜地坐著煉功,打出橫幅來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我們是手無寸鐵,江澤民保鏢武裝到牙齒了。但是,連歡迎他的人都沒有見到他,他從酒店的側門,進出垃圾的一個門,他跑進去了,一晚上沒出來,第二天又跑了。出來的時候,我們學員已經在那裏準備好了,拉開了橫幅,他一出來,學員就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讓他聽。最近的時候,離他的距離也就3米的樣子,我們還是很祥和、很和平的。即使他來了,我們也是這麼對待的話,就不會出現法輪功學員隨便在大街上來殺人提高甚麼層次,這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

記者:那提到江澤民我們也問一下,我們也了解到,北伊州聯邦法院以「種類滅絕罪」把江澤民給告了,案件正在過程之中。那對「626投毒案件」,國內媒體也在大篇幅地報導,那麼是不是和你們這件事情有關係呢?

楊:在國外,江澤民的勢力是江河日下,像喪家犬一樣,走到哪兒,法輪功學員就告到哪兒,「法輪大法好」的聲音就洪揚到哪裏,我看他現在是不敢出國了。

至於江澤民被起訴的事情,去年他來芝加哥的時候接到了我們的訴訟狀,是以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的名義起訴的。因為不管他是元首也好,是甚麼頭目也好,如果犯了這兩條罪,就不會有豁免權的。北伊州聯邦法院從去年10月一直按照法律程序在授理這個案件,他們也接受了由美國眾議員提出的一個補充材料,是支持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的材料。

在國外,他是被起訴了,在國內他掌握著軍、警、特務,還有宣傳機構,那麼他造出一些低層次、低水平的謠言,不足為奇。

記者:那你們為甚麼一直要追著江澤民告呢?

楊:因為江澤民是鎮壓法輪功的元凶。實際上在四年多前的「425」,那件事被當時的總理妥善地解決了,當時國家的許多領導人也都看過「轉法輪」這本書,他們也很欣賞書裏的觀點。那麼,江澤民這個人呢是個小肚雞腸,別人幹的甚麼漂亮事,他就心裏不舒服,他就要推翻別人的做法。他親自出馬,親自上陣,連夜給老幹部寫信,說這個事情要亡黨亡國、你們糊塗啊。結果在他和他操縱的「610」辦公室一手導演下,發生了全國性的鋪天蓋地的鎮壓法輪功的這場運動,四年前的「720」這場運動開始了。

記者:從1999年7月以後一直到至今,中共鎮壓法輪功已快四年了。那麼在這四年中,你們一直在中領館前進行和平的請願活動,但是在國內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數字一直在持續上升。那麼,你們覺得這種和平的請願有甚麼樣的意義?

楊:我們開始被鎮壓的時候,沒有人能了解我們,那麼法輪功學員就把真相講給大家: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的真善忍有多麼好,法輪功對身體、對思想境界有甚麼樣的幫助。在高壓下,在淫威下,法輪功學員是怎麼樣做的,也是驚天動地的吧。我們想把這個真相告訴大家,在一個公正的,各種信息都暢通的情況下,我相信每個人會知道誰對誰錯。我們會一如既往,一直和平地抗爭。另外把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講給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能挽救一個人的生命,我們不管付出多大也值得。

記者:最近民運人士王丹在7月13日台北的一次民主論壇座談會上曾經表示:江澤民把自己的私仇凌駕於國家利益之上,執意要鎮壓法輪功。你對這個說法怎麼看?

楊:他這個說法其實很有道理,事實真是如此。咱們可以從「反修」這兩個字說起。殺人的這個瘋子說他是「反修」的,其實他並不是「反修」的。「轉法輪」裏也沒有「反修」這兩個字。「反修」到是有這麼一說,但是它不是法輪功提出來的,是「共產黨」提出來的。我們小時候常聽到要「反帝反修」,就是「反對美帝國主義」,「反對蘇修社會帝國主義」。江澤民上台以後,他也不反帝了,也不反修了,他見著洋人腿肚子就發軟。反帝他不敢反,當美國把南斯拉夫的中國使館給炸了,他不敢說甚麼,賠一點錢了事。那麼蘇修呢,他更不敢反了,因為他就是那兒培養出來的。他見到葉利欽以後,又是摟、又是抱的,不成體統。然後又把中國幾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讓給了俄羅斯。所以他對有勢力的國家和人物,他是非常崇拜的。他像有很強的自卑心理一樣,經常說我跟華萊士經常談笑風生怎麼怎麼樣。其實,華萊士只不過是美國一個資深記者而已,而他[江澤民那時候]是一個國家元首啊。

民間有個笑話,說毛澤東打下紅色江山,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不管毛澤東這個人怎麼樣,他的氣魄,他的胸懷還是很令人敬佩的。說鄧小平搞改革開放,但是他和娃娃們過不去(指鎮壓六四學生)。說江澤民沒甚麼本事,專揀一些現成的,專跟一些老太太較勁。也就是說,他[當年]集黨政軍三權於一身,但是誰也不敢碰,當初李登輝在台上的時候,經常刺激刺激江澤民,江澤民也不敢說甚麼,也就是嚇唬嚇唬而已。就是說他膽小如鼠,外界的人把他看的很透。那麼他呢,我覺得他為了表示自己有本事,就選了一個弱勢的團體來鎮壓,打棍子,扣帽子,甚至把殺人這些事情往法輪功頭上推。

他本人以為這件事情會很快會過去,因為他掌握了所有的國家的資源。在49年以後的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場運動都以被鎮壓者低頭而告終。江澤民曾經四次說過,三個月內要消滅法輪功,第一個年頭他說了四次,後來他再也不敢說了,因為他知道,三個月內肯定不能鎮壓下去了。

現在四年過去了,海外法輪功是越來越聲勢浩大,包括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學員好像成了知名人物,收到了許多國家地區和政府的褒獎。另外,美國國會等機構通過了一些決議譴責江澤民的鎮壓政策,支持法輪功的信仰自由和人權。在國內也是一樣,學員通過自己的各種途徑講清真相,所以現在不是三個月內要鎮壓消滅法輪功的問題了,我們倒要看看江澤民還能維持多長時間,是這個問題了。

記者:那今天我們非常高興,楊森博士接受我們的採訪,也謝謝觀眾朋友們的觀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