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慧學校的教學中提高上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20日】在明慧學校的教學中最大的體會就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就是去除自己的執著。

平時因為面對很多孩子就容易暴露自己的觀念,甚麼樣的孩子我認為好,甚麼樣的孩子我認為不好。對自己認為好的孩子不覺地就另眼看待;對自己認為不好的孩子也是在不知不覺中又是另一種眼光去看待。我發現當自己戴著這些有色眼睛去看待孩子的時候,在教育上是不理智的。效果明顯就開始不好了。

更嚴重的情況是這其中還有自己的孩子,在家的時候,對於自己孩子的教育方法,也沒有更多地去考慮過它。在明慧學校就會出現很明顯的對比。比如說別的孩子犯錯了,我比較耐心,也比較講究方法,心裏也不動氣,即便是在責罰孩子的時候,也在考慮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這個孩子的特點,怎樣面對他的特點去讓他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但對自己的孩子犯了錯,那就是另一種心態了,感到自己並不是完全從如何讓孩子改正缺點的角度出發,而是心中有一種恨,我想可能就是常人講的恨鐵不成鋼吧。

有一天,我想:如果我的孩子是鐵的話,我為甚麼非得讓她成為鋼呢?原因就是因為她是我的女兒。再往下挖發現了一顆埋得深深的私心。後來,當她犯錯的時候,我會想,如果是別的孩子出現了這個錯誤,我如何去處理。當我把她作為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孩子去處理問題時,效果反倒非常好,慢慢孩子的魔性小了,變得溫和了,也更能用大法的法理去衡量問題了。當然不足的地方是,雖然認識到了,但還沒有完全同化。不時地又回到原來的處理方法上。這時孩子的態度就是對我最大的提醒,有一次,孩子竟然衝我喊:你這麼說就不是修煉的人!這喊聲像一個重錘讓我意識到我又被魔性鑽空子了。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曾講過「這是有分別心,這可不是大覺者的慈悲。」我悟到,在明慧學校的教學中也要去除分別心。對誰都一樣,那才是慈悲。只有有了慈悲的時候,我們的智慧才會源源不斷地流出來;只有有了慈悲,這一切做起來才能起到真正的效果。

最近一段時間圍繞明慧學校與同修之間的關難也比較大。有一次,小弟子想參加一次連續幾天的活動的功法表演,但有同修反對。當時,我的完美的反駁意見就在嘴邊打轉。不過我意識到自己應該向內找,同修說的也不無道理,於是就說了一聲:知道了。就放下了電話。但心中還是憤憤不平。怨恨地想,噢,都想著自己證實法重要,小弟子就不是弟子了?總是用人的道理想,如果我不爭取的話,小弟子們就將失去了這次證實大法的機會。甚至在心裏惡惡狠狠地給同修扣上了頂大帽子:干擾正法!在這種狀態下,終於還是沒有忍住,在與另一同修的交談中,我談到了這件事。那位同修笑嘻嘻地對我說:我覺得你忍得好苦。我無言以對,那還有甚麼好說的,還是沒守住!在這兩種思想的激烈爭鬥下,我不斷地對自己說:不要看別人,就找自己。這時反而覺得,並不是只有這次機會可以證實法,我們還有別的機會。覺得自己的心胸一下子開闊了許多。

到了活動的那幾天,我們帶著孩子們去了,這時的我,已經不再去想要讓小弟子們做功法演示了。但同修們卻多次安排了小弟子功法表演。甚至有一天,還安排了一個小弟子和別的同修一起,上大舞台上表演功法。在此過程中,我沒有一次為孩子們爭取機會,而機會卻自己來了。這時我對師父講的「無所求而自得」又有了一個更深的認識。其實我們的一切都是師父早已安排好了的,只是我們人的一面還在這裏爭,而這又可能會讓舊勢力鑽空子,反而干擾了師父所安排好了的路。

在明慧學校創辦之初,因為不同的意見,使自己多少次都已經喪失了繼續做下去的信心。每次當我執著時,磨難就會來。而當我放棄時,一切又出現了好的轉機。師父不停地提醒我,「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洪吟》)。當然這其中還有許許多多同修對我的鼓勵和無私的幫助。在此我對他們表示由衷地感謝!

以上是個人所悟,不正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