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顧:1999年7月14日濰坊大法弟子和平上訪記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17日】1999年7月14日,濰坊及周邊地區幾千名大法弟子,為維護大法,同時也是維護法律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到濰坊市政府信訪辦和平上訪。最終,於7月15日凌晨,得到了市政府書面答覆(蓋有公章的正式公文),內容包括:不在公開發行的報刊上攻擊法輪功,准許法輪功學員在公共場所煉功,准許法輪功資料在內部發行,不對上訪學員打擊報復。此時距江澤民發動的「7.20」全面迫害僅有5天。

1999年,「4.25」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以後,同全國其他地區一樣,濰坊地區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煉功、學法活動不斷受到干擾。在城市,各單位領導找到學員談話,不准修煉法輪功。各煉功點晨煉地點經常停有警車監視,趕不走學員,他們就派人在煉功點潑水、翻土、放高音喇叭等;在農村,村幹部們直接下命令不准煉功,還發生了更為嚴重的事件,如搶走錄音機、毆打學員等。這一切干擾都沒有影響學員的堅定修煉,但是所有這一切都是對公民權的嚴重踐踏,我們在單位、家庭裏都是公認的好人,只是早晨到公園、空地煉煉功,何罪之有?在這麼不公正的待遇下,我們有權向各級政府反映情況,表達意見。與此同時,濰坊市坊子區一個政府刊物上連續刊出了對大法及大法弟子進行誣蔑攻擊的文章,一些學員到坊子區政府找有關部門交談,說明我們的情況,遭到了粗暴對待和非法扣押。就這樣,學員們自發地決定向更高一級政府──濰坊市政府反映情況。

7月14日早晨,濰坊周邊地區、坊子區等地受迫害最嚴重地區的學員首先到達濰坊市信訪辦,濰坊城區、郊區,學員聽說後互相轉告,也陸續趕來,到中午,已聚集了數千學員(後來的數字已無法統計),信訪辦位於市府大樓後邊(北面)一座獨立的建築。這時周圍的警察開始將學員往南邊驅趕,一直到市府大樓南門前靠近馬路的人行道上(這一幕很像北京「4.25」上訪學員被趕到中南海紅牆周圍的情景),所以「圍攻」的指控都是這樣捏造的。學員去的是信訪辦,根本沒想到圍起市府來給政府施壓。

一到市政府門前,學員們自覺在人行道上排成南北縱橫、整齊的方隊,警察用警界線圍起了隔離帶,以後再前來上訪的學員被攔在了百米以外。此時學員隊伍前已聚集了十多輛警車,大約百名警察。大約到了下午1點左右,當時的天氣真怪,7月中旬正是濰坊地區進入高溫熾熱天氣之時,平日裏燥熱難耐的天氣此時卻並不怎麼熱,天上總有白雲遮擋著太陽,更為奇特的事發生了,太陽周圍出現了一圈明顯的紫紅色光圈,學員們知道這是大法輪在顯現,開了天目的學員看到許多法輪撒落下來,人們一齊揚起頭拍手,警察也看到了,不少學員流下淚來,都默默地在看,大家的心此時都融在一起,莊嚴、神聖而堅定。

我們面對警察、背對濰坊市最高權力機關所在的政府大樓。每個人都衝破各種阻力才來到了這裏,但此時都很平靜,大家都不說話,默默站立等候市政府的答覆。少數學員自費出去給大家買水喝,空瓶被學員收集起來送出,周圍警察丟掉的空瓶和煙頭也被學員撿起來,看得出,警察很不好意思。此時他們三三兩兩或到警車裏睡覺,或蹲著抽煙,或坐在對面的馬路沿上對著我們觀望,和我們整齊的隊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此事過後,幾千人呆過的人行道上乾乾淨淨,連張紙片都沒有。政府裏就有人說我們是組織嚴密,否則人行道上怎麼那麼乾淨。對面真正有組織的警察呆過的地方,滿地是礦泉水瓶、煙頭。學員們修煉後形成的高尚行為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大約下午3點過後,新的情況出現了,上訪學員所在的各縣、鄉鎮幹部、單位領導、學員家屬陸陸續續地趕來找人,他們如此迅速的反應,同時也說明各級政府、單位早已開始調查、登記煉功人了。因為懼怕當地官員的打擊報復,有一位女功友的丈夫找來,連拖帶打罵,巨大的壓力使一些不明真相的家屬在眾目睽睽下毆打自己的親人。

面對自己那個地區、那個單位的領導,學員們沒有一個跟他們回去,拉也拉不走。我們背後的政府,一面跟學員代表談判,同時學員隊伍前一輛擋著窗簾的麵包車一次次緩緩駛過,學員們都知道他們在偷拍錄像,在做打擊報復的準備。找人的過程一直持續到傍晚。他們的手段沒有起作用,學員們一直默默地站立或一起盤腿打坐等候政府的答覆。

傍晚大量散步的市民湧來,很多好奇的市民在和學員談話,學員則和他們洪法。直到深夜市民散盡。學員自發選出的代表們一次次和政府談,但沒有任何實質性答覆。每次談話的結果都是從隊伍一頭,一個學員一個學員傳到另一頭。聽說,幾個政府主要負責人態度蠻橫,根本不和學員談。其實,學員們也都清楚全國的形勢,難度來自於江澤民和他控制的中央政府,濰坊市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就是江澤民的態度,因此談判的難度很大,但我們既然來了,就是要維護大法,就是要給廣大學員爭取一個應有的和平的修煉環境。

午夜過後,政府終於口頭答覆了學員提出的要求,但是,廣大學員、特別是出現毆打、扣壓學員地區的,堅決要求政府做出書面答覆,尤其是不能打擊報復學員,誰都知道他們出爾反爾,政府如有誠意,答覆內容必須形成文字,讓各級政府都知道。這樣,談判就繼續僵持。突然一群人從信訪局那邊湧出來了,原來是副市長胡岡出來了,他說:「我是你們的市長,我說話是算數的……」,官氣十足的衝學員們喊,態度高傲而蠻橫。見學員沒有相信他的,又回到信訪局裏談,這表明他們開始沉不住氣了。學員們在沉沉夜色中繼續等待結果。

凌晨4點左右,終於做出了書面答覆,信訪辦負責人在廣播車上宣讀了這個蓋有公章的答覆書。學員之間相互討論後,決定撤離。堅持了近二十四小時的學員開始返回。

然而,僅僅五天以後,全國範圍內的法輪功輔導站負責人被非法拘禁。7月22日,遍及全國各地的警察、便衣特務和停在路口持高壓水龍頭的軍警在抓捕法輪功學員。這張答覆書成了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打壓人民、欺騙人民的歷史見證。此後,原濰坊法輪功輔導站站長李天民被非法判刑四年,成為山東省第一例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判刑的學員,而直接參與此事的邪惡之首,濰坊市政法委書記王立福、濰坊市委書記王伯祥都遭惡報患了絕症,王立福已死亡。

請仍存有濰坊「7.14」市政府書面答覆的複印件的大法弟子將其發送到明慧網。以上是個人所見、所感。不妥之處請功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