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州達拉斯市的肯尼迪紀念碑前為母親呼喚自由(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7月15日】7月11日,在經過14天以及驅車兩千多英里之後,一對博士夫婦來到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的約翰-肯尼迪紀念碑前,呼籲大眾關注他們在中國被捕的母親和昔日校友們。

來自中國的留美博士苟北和吳雪原夫婦這趟汽車之旅自6月27日從紐約州阿爾伯尼市起,途經俄亥俄,肯塔基,田納西,阿肯色和俄克拉荷馬州的十餘個城市到達德州。達拉斯是他們此次呼籲之行的最後一站。苟北博士已接受了德州大學阿靈頓分校電機工程助理教授一職。

吳雪原的母親曾令文女士今年68歲,是中國吉林省長春市吉林大學的一位退休物理教授。2002年2月,曾令文女士被長春市警察捕去關押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原因仍然只有一個:曾女士修煉法輪功並且拒絕放棄。最近的這次被捕已是曾女士在過去將近四年來的第三次。

吳雪原女士說:「我不知道我母親的下落,自從今年2月以來,甚至我在中國的親人們都再也無法得到探視她的機會。」「我母親的第一次被捕是在1999年7月,幾個月後又再次被捕。她第三次於2002年2月,也就是春節前夕被捕後,我在中國的父親和姐姐被告知我母親未經審理而被判兩年勞教,因為她始終不放棄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1992年在中國公開傳出的佛法修煉法門,傳出地點正是曾女士的家鄉長春市。由於其卓越的健康效果和其倡導的「真善忍」原則對人民的教化作用,法輪功曾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和推薦,修煉人數以驚人的速度上升。據中國有關政府官員在1999年初的一項估計,當時在中國的法輪功修煉人數已達一億人之多。與之相比,中國共產黨員的人數只有六千萬。

吳雪原女士說,「我母親在199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的身體健康狀況得到了持續改善,曾經患過的心臟病、關節炎、骨質增生和低血壓等都得到了痊癒。」「退休之前,她在中國吉林大學已任教三十多年。她的責任感和專業能力使她獲得了她所有學生的熱愛。我和母親的感情極深。」

苟北和吳雪原夫婦也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他們都是中國上海交通大學的學生。

在1999年7月,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決定對法輪功修煉採取全面鎮壓。有一種外界分析認為,江的決定主要出於對法輪功修煉人數快速上升的恐懼。更多黨內人士知道鎮壓是江澤民強制推行個人意志的結果,從開始到現在在中共各級官員心中並未得到認同。

過去四年來,吳雪原把母親曾女士的遭遇告訴了眾多的美國政府官員,包括國會議員們。美國國會眾議院曾於2002年7月以420票對0票一致通過眾院第188號決議案,其中提到「……美國政府應該通過所有適當的公開和私下的場合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A)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並停止對他們及其他良心犯進行酷刑折磨及其它殘酷非人、侮辱人格的對待;並且(B)遵守國際民權和政治權利公約和國際人權宣言,允許法輪功學員追求他們的個人信仰;……」

吳雪原女士說,「在我母親被關押期間,曾被警察們輪番審訊威脅,並且不被允許睡眠。她還被送入戒毒中心和洗腦班遭受身心迫害。警察還威脅她,若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她將會被處死。即使在被釋放期間,她仍然被監視,威脅和騷擾。她的電話也被監控。」

「自從我和我丈夫於1996年來到美國攻讀博士,我就再也沒有見到我母親。時間已過去了漫長的七年。近四年來,在中國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如此嚴酷,我們已無法回到中國看望母親。我們非常想念她。」

除了母親曾女士之外,苟北和吳雪原夫婦還有上海交通大學的校友瞿延來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關押。另一名校友李建斌已於2000年5月死亡。

近兩年來,法輪功修煉者在海外的法庭對部份出訪的中國高級政府官員提出訴訟。最近的例子是於2002年10月在位於依利諾州芝加哥的聯邦法庭提出的對江澤民的訴訟,控告江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種類滅絕罪行。該案件目前正在審理中。

在給國會議員的信中,吳雪原女士寫道,「我發自心底來尋求您的幫助。我謹向您呈報我的家庭現在面對的最重大而嚴峻的事情──我母親正隨時面臨的暴力和死亡的可能。在中國,針對法輪功的令人不安和愈加嚴重的迫害事件都是真實的存在。我誠摯地請求您在您的權限內設法幫助解救我的母親。」

在為母親和校友們遭受的痛苦而呼籲的同時,苟北和吳雪原夫婦表示對未來充滿信心,他們相信自己站在真理和道義一邊,因而具有非凡的力量。

「我們不僅僅為母親和校友們呼籲,也為其他遭受殘酷和不公待遇的善良人們呼籲。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對人類良知的迫害,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讓大家聽到我們的聲音,因為這與我們每個人都息息相關。雖然我們這次汽車之旅在達拉斯告一段落,但直到這場迫害徹底結束之前,我們的呼籲將會持續下去。我們不會停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