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推薦:QQ用戶個人隱私遭到窺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30日】杭州的徐小姐是騰訊QQ的老用戶了,不過,最近發生的一宗QQ號碼被封事件,開始讓徐小姐變得警覺、驚恐直至憤怒了。

(一)事件──QQ號碼被查封

6月裏的一天,徐小姐像平時一樣打開電腦上網,登陸QQ時,突然彈出一個窗口,提示「禁止使用」,徐小姐試了幾次,仍然是這樣。徐小姐後來回憶說:「我先是通過電子郵件詢問,沒人理我,一個星期後,我終於忍不住打長途電話到深圳,問騰訊的客服,要她給我一個號碼被封的理由。客服幾分鐘就查到了,說我下載了有關政治性的敏感文檔,是有記錄的,所以號碼才會被查封。」

記者在徵得徐小姐的同意後,即以該QQ號碼的使用者身份致電深圳騰訊公司,了解號碼被查封的情況,在報出QQ號碼和密碼後,該客服人員讓記者稍等,幾分鐘後,客服人員告訴記者,這個QQ號碼在5月30日下載過敏感的信息,所以被查封,而且,「不可能要回來了」!

按照徐小姐的回憶,她的確是曾經下載過一個文檔,「如果不是騰訊有記錄,我都想不起來了。可我連看都沒有看全,又沒有散布,這也要封號碼?」更奇怪的是,徐小姐當時並沒有使用騰訊的TE瀏覽器下載該文檔。

徐小姐懷疑,難道只要裝了QQ就可以監視用戶的電腦使用情況,並且可以把用戶電腦中的資料回傳到騰訊的服務器上?如果這是這樣,那麼,還有甚麼個人隱私可言?況且作為QQ會員的徐小姐,她本人的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都是按照騰訊公司要求記錄在案的。

其實還不僅僅是涉及隱私問題這麼簡單,如果政府部門或者商業機構中有人在電腦中裝有QQ,就有可能造成嚴重的信息外泄的安全隱患了。QQ捆綁的TE瀏覽器提供的「誰與我同在」的功能,就可以追蹤和了解QQ用戶訪問了那些網站。

(二)調查──用戶信息被記錄

一位在軟件安全問題方面頗有研究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證實,通過Iris抓包軟件,可以看到QQ在向服務器回傳不明數據,並且這些數據是經過加密處理過的。

《科學時報》刊登的一篇文章也表明,騰訊附加在QQ程序中的瀏覽器程序,提供的一項叫做「誰與我同在」的功能,能讓任何用戶都可以查到當前瀏覽的網頁上有哪些其他的騰訊QQ用戶,同時,也可以監控用戶正在察看哪些頁面,這些搜集來的用戶瀏覽資料,是可以被商業化利用的。

就在記者開始著手調查並要求對騰訊進行採訪的當晚,徐小姐的QQ號碼竟然自動解封,可以使用了。

記者致電騰訊公司市場部,並通過電子郵件發送採訪提綱要求採訪。記者的主要問題是:

1, QQ是否在監視每個用戶的使用情況?包括訪問那些網站、下載了甚麼文檔?

2, QQ在多大範圍內監視這些信息,監視哪些信息?

3,作為一家民營的商業性質的公司,用戶的個人資訊和使用習慣如何保證不被他用?

4,對於QQ的監視功能,如果被黑客或者其他情報機構利用,騰訊該負甚麼責任?

5,對於政府部門或者商業公司的機密,騰訊是否也可以獲知?

(三)理由──企圖染上政治色彩

記者的採訪提綱發出後,騰訊方面並未給予任何書面的文字答覆,也沒有做出正式的採訪安排,而是通過北京的一家公關公司與記者聯繫溝通。

該公關公司的人員按照記者留下的號碼撥通了記者的電話,試圖說服記者不要就此事進行追查和報導,她告訴記者,騰訊目前正處於強勁的上升趨勢,而市面上各種即時通訊軟件也是層出不窮,競爭十分激烈,如果因為記者的報導,引起騰訊QQ在商業上的損失,這是騰訊方面所不希望的。

對於徐小姐QQ號碼被封一事,該公關公司人士透露,是騰訊方面接到了上級有關部門的指令,才監視該用戶的使用情況並封掉了她的號碼,她不肯透露是是哪個部門要求騰訊這麼做的,只是告誡記者,如果就此事進行報導,有可能會「犧牲」。顯然是試圖把商業問題蒙上一層政治色彩。而在聽到這一消息後,徐小姐表示震驚和憤怒:「我怎麼覺得陰森森的?把我當成國家的敵人了?」徐小姐還對記者保證,她絕沒有通過QQ發布過任何不良信息,「如果有,讓他們拿出證據來,發給誰了?」

據記者調查了解到,對於網絡公司及通訊軟件公司,上級主管部門的確是提出過要求,對網絡上有害的不良信息進行技術過濾和屏蔽,不得散布和傳播,但卻沒有哪家公司接到過要求監視用戶使用情況的指令,「真是要監視一個人,哪用得著他們呀」,一位曾作過情報工作的朋友這樣告訴記者。

(四)警惕──通訊軟件安全有隱患

一家通訊軟件公司的技術人員告訴記者,在即時通訊軟件中加進監控程序,在技術上不難實現,只要在用戶本地機上加入幾個關鍵詞檢索和過濾,就可以把關鍵信息傳回服務器,而不用監視所有的聊天記錄。

有關人士介紹說,即時通訊軟件都存在著安全隱患,作為消費者是有權知道這些的,而作為一家商業公司是沒有權力監視跟蹤用戶操作記錄的,尊重和保護用戶的隱私及安全是國際上的通行商業準則。

據賽迪網報導,6月14日,美國紐約州首席檢察官辦公室表示,AOL時代華納旗下的Netscape將支付10萬美元和解金,該公司因使用追蹤用戶下載情況的軟件而遭投訴。

在記者發稿前,騰訊方面通過電子郵件,給編輯發來了書面答覆意見,而杭州的徐小姐卻表示不會善罷甘休,她要「打電話問問看」。但無論如何,騰訊記錄了該用戶的使用信息,這不能不引起更多的使用者對網絡通訊軟件的安全問題引起重視。(有刪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