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正念闖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7日】自99.7.20邪惡鎮壓法輪功以來,大法弟子「正念闖關」的文章在大法網站上不斷地刊出,對鎮懾邪惡堅定修煉者的正念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些可歌可泣的壯舉,真可謂「驚天地,泣鬼神」。

然而自2001年秋開始,我對「正念闖關」的文章從法理上悟到:被邪惡抓進去本身就有漏了,是被邪惡鑽了空子。師尊在《轉法輪》中就告誡我們:「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那要早想起來多好呢。」(《濟南講法》錄音)「所以我們在遇到磨難的時候,千萬要注意這個問題。」(《轉法輪》)扎針也很疼啊,正念闖出來的同修有多少不是遭受過肉體的折磨、精神的摧殘?!而師父得替我們承受多少啊!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在正法中修煉,我們在助師正法,我們能正一切不正的,能清除一切破壞大法的邪惡,而絕非是個人修煉階段的吃苦消業了。「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99年7.20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尊早在99年7.20時就把7.20以前的學員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我們最高位置,只是我們當時沒悟到。

也是99年7.20前夕,師尊在《我的一點感想》中說:「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時無條件地幫助人解除疾病,使人達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不知是不是因此而引渡我哪?」,「不過我聽說通常引渡的人都是戰爭罪犯或人民的公敵。再有就是刑事罪犯。如果這樣的話,我不知道我是符合以上的哪一條。」就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有的人做得堂堂正正,甚麼都不怕,他就沒被迫害到;送到勞教所,另外空間的邪惡受不了,也得放出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對於這個法我是這樣悟的:同樣是堂堂正正,甚麼都不怕,前者「就沒被迫害到」,後者送到勞教所也得放出來,因為另外空間的邪惡受不了。對照前者,後者還有差距呢?與其能正念從勞教所闖出來,何不一開始就時時保持正念,非得到抓起來時才想起來發正念呢?就像師父說的:「藥都哧出去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那要早想起來多好呢。」我悟到時時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那就是正念。修煉人沒有病,所以就不必上醫院,更談不到打甚麼針了。那我們按照宇宙法理「真、善、忍」做好人,何錯之有?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法輪佛法─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那我們跟著折騰啥呀,耽不耽誤我們的時間啊!

我沒有認為「正念闖關」的同修如何,只是我們的修煉在不斷地提高著層次。如果我們在一個層次上停留的時間過長,會影響到整體的正法進程。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