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一村講真相夜遇風險 善良鄉親談因果保護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3日】為進一步講清真象,我與幾位同修於2002年12月底帶了近千份真象資料到離家近百里的農村發放。晚8時許,到達目的地,分頭發放,一山一村的比較順利,9時半兩同修已發放完畢,我與另一同修各自只剩20多份,由於太順利,放鬆了發正念,沒想到在最後一個有200多戶人的村莊裏,舊勢力安排了一大陰謀。

車上同修休息聊天,我用最快的速度挨家挨戶發放,突然迎面撲來7、8個大漢,一上來就用殘忍的手段不讓我動。我掙脫向車的反方向跑去,他們大喊打口哨猛追(車也被包圍了),好像是早安排好的大埋伏。我被推打到村書記家,問:「到這幹嘛來了?」答:「來救你們」。「你是甚麼人?」答:「我是好人,法輪功學員。」「那你到每家每戶幹甚麼?」答:「發傳單。」我把剩下的傳單給他們,他們看後很吃驚,態度也緩和多了。忽然人聲喧嘩,我一看,幾位同修已被無知的農民打得口鼻流血,一時書記家一大片人,我與同修會意,馬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給村民講真象(平時還沒有這個機會)。幾個村民拿著鐵銑、石頭準備施暴。兩同修面對書記和村委會成員,我與另一同修向院裏人群講,那兩位同修被一個黑臉人和一個武警轉業軍人不時打耳光,書記拿起電話要報警,可幾次都打不通。

同修不停地發正念,我向他們講真象,他們聽後都愣住了,說,你們太不湊巧了,昨晚土匪洗劫了我們村,把我們辛苦養的羊和牛都偷走了,今天集市上賣的都是我們的耕牛的肉,說著都哭了。院裏大半村民聽完真象後嘩然離去,綁架我的幾個小伙說:對不起,我村的護莊隊今天才成立,早知道這樣,放了你們多好!好多村民離開時說,把人家好人抓來幹甚麼?書記家裏只剩村委會成員和護莊隊,他們一邊看真象傳單一邊提問題,我們都耐心解答。幾位老人向書記提出放我們的請求,書記為難的說,昨天鄉上剛開完「三防會議」,其中就有法輪功。主任說,他到城裏打過工,碰到過煉法輪功的,你們都是好人!我們繼續講真象,從「自焚」欺騙到天安門廣場殺人放火、栽贓陷害。書記低著頭走來走去,書記的老婆不時埋怨護莊隊成員。黑臉人、轉業軍人夥同幾個年輕人大喊:我們不要你們救度,應該馬上報警。書記說:「你們幾個從現在開始說是到這來傳福音的基督徒,馬上走人。」我們異口同聲地回答:「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書記聽後拿起電話又要報警,還是打不通,後來決定,由黑臉人和幾個護莊隊員到鄉政府報警(鄉政府離這不到五里路),村主任和幾個人看著我們。

幾位老人進來說他們非常擔心,並給年輕人講因果報應,叫年輕人放人。我們幾個馬上發正念,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兩位同修借上廁所走脫,開車等我們兩人。轉業軍人發現後大聲喊叫,立即從家裏跑出七、八個護莊隊員,我倆擋住了他們,並叫同修快離去。

追來的護莊隊員看到兩同修的車已走,十分憤怒。那位同修被幾個隊員按倒在地,拿起石頭砸他的腳。那個武警轉業軍人對我揚言,他在部隊練過四年拳擊,可以一拳把人打死,不過打死你們不負甚麼責任。我說我們是好人,江XX才是害人的元凶,你打好人是犯法的。他打我一耳光,然後跳起有一米高,一拳向我胸部打來,我身子稍歪了一下,腳都沒動,我覺得有一股強大的氣流在我身上環繞。我們無不感謝師尊,是偉大的師尊為我們承受了。那人像雨點一樣的拳打在我身上,我為這幾個無知的村民難過,好多村民被打罵聲驚醒,看見我們被打成這個樣子,都說不能這樣打人,會出人命的,他們又都是好人,放了他們。這樣打手們才住手。有一位老人奔前走後地喝罵打我們的護莊隊員,非常生氣地叫他們放了我們。這時已經能聽到汽車和摩托車聲,我和同修求師尊加持,正念闖出。這時一些老人喝罵護莊隊員讓他們離開,村委會主任示意讓我們趕緊走,那位好心的老人給我們帶路,把我們領上一條山路並告訴我們一直走。月光很亮,我們剛上山就看到村口停了許多警車。我們感謝偉大師尊為我們加持,我們祝福這些明白真象而幫助我們的鄉親,為打我們的年輕人在明白真象的老人的責怪下能悔悟而高興。

三九寒天,我們在月光下沿著羊腸小道走去,突然狂風大作,邁一步都很困難,我胸部疼痛難忍,呼吸緊張,同修的腳被石頭砸得青腫,只能靠一條腿挪動。一會伸手不見五指,不知走了多長時間(沒發正念),突然發現有人跟蹤,那人打開手電追上我們問,幹啥的?我們回答迷路了,我們問這是甚麼地方?他說是XX村。我們怔住了,原來就是我們出事的村子。我們認為這是放鬆了正念。老人給我們指了一條上山的路,此時是五點多,我們又摸黑上了山。突然同修一聲大叫不見了,我趕緊找,接著我也掉下一個很高的山崖下,整個山谷被石塊、土塊的滾動聲撞擊的「震耳欲聾」,我和石塊、土塊一同向下翻滾了好長時間,滑到谷底,天也漸漸亮了,一看身上一點也沒傷著。同修笑著在旁邊等著我,我一看到了另外一個地方,人來車往。我倆再次感謝慈悲師尊的保護,搭乘回家的列車,安全返回。

回家後不時回想起這事,有許多要向內找的東西在裏邊,修正自己,所以才整理出來,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