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堅持信仰 安徽建工學院優秀教師飽經折磨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1日】大紀元報導,「伊拉克戰爭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但就其規模、時間和烈度來說,簡直無法與中國迫害法輪功事件相比……」國際記者會議理事長角間隆先生在2003年5月31日於東京舉行的中國人權侵犯的現狀專題研討會上所作的題為「中國的情報統制與法輪功真相」的發言中如是說。

當天也在會議上發言的法輪功學員以自己及親友的親身經歷,對在中國大陸的這場持續了四年的打壓的慘烈程度作了直接的佐證。

發言者之一吳麗麗女士談到自己在寒冷的冬夜,在被關押的到處透風的監獄中與其大姐吳曉華不期相遇,「互相抱著冰冷的雙腳為對方取暖」;談到其大姐因拒絕被當作犯人而「被手腳銬住成大字形日夜鎖在床上,被管教和受到慫恿的勞教人員用鞋底抽臉,用膠帶紙封頭臉,用擦洗臉間的布和細尼龍繩、用沾了小便的衛生紙、甚至用廁所撿來滿是血污的衛生巾堵嘴……」;特別是其大姐在被關押精神病院期間,「被強迫打針、吃藥、通電,慘遭電擊的痛苦無法用語言形容」,而其父親在殘酷現實的壓力下過早去世,安徽省610辦公室竟毫無人性拒絕其大姐為其父送葬,「使骨肉親人生不能相見,死不能送行……」,座無虛席的偌大會場內聽眾無不悚然動容。

根據以「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為使命、今年1月20日在美國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已經向聯合國人權機構遞交了兩份關於中國迫害法輪功的詳細報告,共4000多頁。該組織收集、調查的資料中,就包括吳麗麗女士的大姐吳曉華的案例。閱讀迫害詳情就夠讓人驚心,而直接聽到吳麗麗女士的證言,更讓人感受震撼。

初關牢獄 多次禁閉

吳曉華是安徽建工學院環境藝術系副教授,1994年接觸法輪功。從1999年中國鎮壓法輪功以來,因為堅持信念而被多次拘捕、關押精神病院,遭受殘酷折磨,至今仍被監視居住。

吳曉華女士於1999年12月26日,在北京去旁聽對原法輪功北京研究會李昌、王治文、紀烈武等人的審判時,被警察毆打抓捕,後押送回合肥,關押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治安拘留。10天後學校將其擔保出來。

出來的第二天上午學校把她騙進合肥市郊區義城鎮的洗腦班。第二天,吳曉華又被慌慌張張的送去刑事拘留。

繼而被轉押安徽省女子勞動教養所勞教兩年。該所為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於2000年7月中旬專門蓋了兩排小屋,每間僅容一人立、臥,小屋只有一個約20公分左右的小窗口。堅持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就被押入小屋,小屋緊靠垃圾堆,氣味惡臭,蚊蟲極多,大小便均在屋內,小屋上面僅蓋一張石棉瓦,下面水泥地,潮濕悶熱,烈日當空,氣溫高達38度以上。吳曉華等人被反銬著關押其中,滿身都是被蚊蟲叮咬的痕跡,有的出屋後已被折磨得極度虛弱。沒有被關押的大法弟子每天被強迫勞動18小時以上,不僅如此,所內公安還指使犯人毒打法輪功學員。吳曉華因煉功被多次關禁閉,受盡摧殘折磨。

精神病院 慘遭摧殘

2000年7月底吳曉華被秘密從安徽省女子勞動教養所轉至合肥市第四人民醫院(精神病院)關押,每天被強行打針灌藥。整個過程被嚴密封鎖消息,不讓任何人包括家屬與其見面,直至醫院向其工作單位安徽建工學院索要「醫療」費五千元時,家人才得知她現被秘密關押在精神病院被強行「治療」之事。

在精神病院被強迫吃藥、通電針,整天昏昏沉沉,坐立不安,精神恍惚,醫生和警察都來強迫她放棄修煉。期間的有一天,他們將其鎖在約150平方的大澡堂內,裏面堆放很多雜物、垃圾,從下午關到第二天上午。只有她一個人在黑洞洞的陰森的夜裏拼命喊也沒有人理,澡堂的蚊子都來咬她一個人,凡是裸露處都被咬了一層又一層,手被反銬著,一摸一手血,精神病院的護士看了都很吃驚。剛關進澡堂不一會兒,因要上廁所,看管不讓,叫了半天,二大隊的張隊長叫人把她推到長了很多蜘蛛網的豬圈裏,這邊豬在叫,那邊惡警在催,不到五分鐘,就催了起來。他們就這樣有意摧殘一個堂堂大學老師的尊嚴,把人踐踏到豬狗不如的地步。

絕食抗爭

2001年3月被釋放,4月底,吳曉華在學校上班期間再次被抓到安徽省女子勞動教養所,當時在場的學校老師、學生眼睜睜地看著吳曉華被抓,痛苦的臉上流下難過的眼淚,他們不能理解吳曉華這樣的優秀教師只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就被抓的事實。這次關押到7月27日釋放。

2001年8月25日吳曉華乘火車去上海,途中被抓,送回合肥學校,9月1日吳曉華在學校,被保衛科長一群保安當著丈夫和朋友的面綁架,並拘禁一夜,9月2日清晨,不等教師上班,被保衛科長一群保安拖上車,直奔女教所。

吳曉華在這又一次被公安的非法拘捕中,堅決拒絕迫害,絕食抗議。警察捆其手腳灌食、並強行將她送醫院輸液、檢查。因為血糖血壓很高,醫生按檢查結果對警察說吳曉華的身體狀況如果繼續送勞教關押將有生命危險。於是2001年9月,她被保外就醫送回家。學校也剝奪了她回校授課的權利。

再關精神病院 610不准為父送葬

到10月中旬,突然有兩輛車子,6、7個公安,其中有校保衛處的處長、科長,他們連日來24小時不離地守在吳曉華的家門口不讓她外出、並試圖帶走她。甚至她家的自來水漏了一夜也不讓她購物修理。這些公安的理由是「上海有APEC會議」,「按上級指示將你家包圍起來,就是不給你動。」

附近的鄰居們都知道這件事,每次公安們因煉法輪功把吳曉華抓走他們都很反感。他們說,公安再把你抓走,我們都要哭了。

2001年10月中旬,將吳曉華家團團圍住三天三夜後,警察竟然在她丈夫在家時將被軟禁中的吳曉華又強行從家中抓走,關押在精神病院。

在此期間其父親抑鬱辭世,家人同吳曉華的學校安徽建工學院聯繫,據說學校得知其父親去世的當天立即派人去請示,精神病院也不願將健康的吳曉華繼續關押而承擔罪名,希望家人趕快接出院,結果是省610辦公室不同意,理由是吳曉華是在勞教期間。

全球救援

從吳曉華被關押的最初消息傳出後,全球營救親人行動委員會的救援活動一直在進行,世界人權團體、政府機構、媒體也一直關注、調查和報導這一案例,大量信件、明信片、電話、傳真送往吳曉華被關押的勞教所、精神病院和她所在學校,在東京都、在長野縣、青森縣,在日本各地,呼籲和簽名活動一直不斷,2002年8月末在日本橫濱召開的第12屆世界精神醫學大會期間,在參加世界精神醫學專家召開的關於中國濫用精神醫學的記者招待會上,吳曉華在東京生活的妹妹吳麗麗以被強行關押精神病院將近一年的姐姐為例,向參加大會的各國代表們緊急呼籲:敦促中國政府停止濫用精神醫學迫害法輪功學員,立即釋放吳曉華。此次大會做出決定派遣獨立調查團調查中國濫用精神醫學的狀況。自由亞洲電台、日本《讀賣新聞》、美聯社、法新社等對此均作了報導。

到了2002年10月初,由於國際上的呼籲,吳曉華又忽然被女子勞教所警察從醫院帶走,關回勞教所。今年1月份聯合國組織調查詢問吳曉華情況的部門反饋消息說,中國方面回答沒有關在精神病院,得到這一消息,吳麗麗無比悲憤,立即回函譴責中國有關方面的詭辯是公然隱瞞真相、欺騙國際社會。吳麗麗告訴記者,這種低劣的謊言說明他們作惡心虛,就是害怕人們知道真相。

此次勞教到2003年4月底期滿,吳曉華因為堅守自己的信念,又被無理延期2個月,一次次的絕食據理力爭,被強迫灌食,她上下牙齒被撬掉4顆,頭髮也全白了。現在保外假釋,還時時面對關押的威脅。

吳麗麗說,對法輪功的迫害,完全是江澤民出自一己之私一手挑起的,他因此而正在被以酷刑、反人類罪和滅絕群體罪控告。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一直關注著吳曉華的個案,希望安徽省有關方面不要繼續追隨江氏、置良善於牢獄。

在此我們同時向全世界所有善良、正義的人們呼籲:用你們懲惡揚善的一言一行一念協助法輪功學員共同緊急制止江澤民一夥殘酷迫害法輪大法的滔天惡行,來迎接真、善、忍的美好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