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創造的醫學奇蹟(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6月20日】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使許許多多危重病人獲得了第二次生命。同時法輪大法修煉者們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任何事情都先想到別人。特別是在每個修煉者的日常生活中,他們更是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化解矛盾,消除積怨,處處做得好。

以下是幾位切身受益者的經歷。考慮到當前迫害嚴重的情況,略去真實姓名,請諒解。我們相信暴政是不會長久的,冤屈終將被洗刷,真相終有大白之日。

面對東方時空採訪說真話還是說假話

這是99年10月份東方時空記者採訪我的一段經歷,我向人們講述出來,是為了讓更多的老百姓看到造謠媒體欺騙世人、誣陷大法的險惡用心,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誠與善良。

99年10月份北京東方時空的記者在我單位領導的陪同下,拿著錄像機前來採訪我。記者們問我病是怎麼好的,並告訴我當前形勢我應該明白,讓我配合好他們。其實他們話中的目的只有一個,讓我誣蔑大法、說假話、幫他們造謠欺騙全中國的老百姓。

我是一名白血病人,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法輪大法給的,是李老師將我從死亡的邊緣上拉了回來,並給了我修煉做一個好人、健康人的機會。今天,我怎能迫於壓力,做那種忘恩負義的事呢。

我對他們說:「XX黨員不是講實事求是嗎?你是讓我說真話,還是說假話?」

東方時空的記者和幹部說:「那當然叫你說真話了。」

我說:「那好,你們叫我說真話。我要說法輪大法好,你們敢錄像嗎?你們敢在全國放嗎?」

記者聽我這麼一說,就出去給他們領導打手機請示,最後灰溜溜地走了,沒敢再來打我的主意。看來他們真的是不敢聽真話。

我是95年10月份修煉法輪大法的。沒煉功前因患再生障礙性貧血,長期住院治療,身體不但沒有任何好轉,反而引發了心臟病、糖尿病等多種綜合病,可以說是一個已被判了「死刑」無藥可救的人。在我住院的四年半當中,這個醫院像得我這類病的人共有十四個,死了十二人,現在活著的只有兩個人,這兩個人都是學煉了大法而重新活過來的,我就是這其中的一個。是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身體,給了我健康,現在我的身體素質勝過一般的壯年人,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要不煉大法,也早就命歸黃泉了。因為我這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給的,所以我發自肺腑地告訴大家: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使我死而復生,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教導我做一個好人,不要聽信造謠媒體的不實之詞,他們為了迎合所謂「上面的意識」是沒有一點職業道德的,他們是不拿老百姓的知情權當回事的。我的親身經歷就足以說明他們所謂的甚麼「東方時空」、「焦點訪談」、「中央新聞」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要不為甚麼不敢讓好人說一句真話呢?

「我就是本人」

以前我在單位是廠長兼黨支部書記,在一次查夜崗時從高處摔了不來,造成重傷。從那以後我這個一米八的大個子十多年僵直臥床,不能動彈。只要稍動一下,猶如萬箭穿身,疼痛難忍,當時的狀況十分慘烈!醫生最後的結論是:背椎炎晚期嚴重挫傷,已長到一起很難恢復,發展下去,周身達到僵直,最後導致敗血病而死。

我每天要用四顆大粒丸,再加一把藥(價值約五十元)來止痛,真是生不如死。在那期間多方醫治,花了十六萬元的醫療費,而單位經濟滑坡,無處報銷。兒子上大學因為沒錢,要靠他人幫助才免於被迫退學;女兒小小年齡四處打工。正當家中因為我的事故幾乎無法再支撐下去之時,我們全家有幸得到了法輪大法。這份萬古的奇緣,使我的生命從此復甦,藥不吃了,買藥的錢也不用花了,身體一天天好起來,能下地了。一個月後,我可以從三樓走下來,每天走近一個小時到煉功點去煉功。當時自己的心情真是難於言表,全家人一提到大法總是眼淚汪汪的,大法真是好,真是神奇啊!

一次到醫院複查時,我拿原X光片給醫生,醫生對我說:「把人抬進來吧!」我說:「我就是本人。」,醫生懷疑地看著我說:「這不可能。」我說我是煉法輪功才站起來的。醫生聽後,十分驚訝,連聲道:「奇蹟,奇蹟!」由於是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這真實的例子使家人、親朋好友幾十人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得法三個月後的一天,我騎自行車從郊區到市場一路風景盡收眼底,當時真是感慨萬千,淚如泉湧。寫到這裏,讀者想必能體會到我的心情吧,十年臥床不起就只能等死的一個人,今天能像一個正常人一樣走出室外領略風景,我能說甚麼呢?我想說:法輪大法好,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挽救了我幾乎維持不下去的家庭。世人啊快快清醒吧,所謂的『一千四百例』都是假的,大法真的治好了無數的危重病人啊!我親身受益,所以我要告訴您我善良的同胞,請記住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