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蘋果小蘋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2日】最近在學法修心中,越發覺得師父在講法中舉的一些例子直白易懂而絕妙,為了幫助弟子理解好法提高上去,師父注入了無限的慈悲,剩下的就看我們是否能在所有矛盾中想起師父的法、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去修自己了。

比如那個小孩抽獎券的例子,那個小孩子抽到的獎品如果不是一輛他早就想要的「高級小孩自行車」,孩子可能不會執意要拿回家,也不會在受到大人勸阻時哭鬧。這一哭喊,父親(大法弟子)遇到難題了,對他構成了一個突如其來的心性關。從矛盾的表象來看,孩子為了玩具向大人哭鬧之不對是顯而易見的,但同時這也是構成矛盾衝突所必需的,是為了幫助修煉人提高而存在的。如果這位身為大法弟子的爸爸只看到孩子的不對、想辦法讓孩子回心轉意,而不向內找找為甚麼讓自己遇到這樣一關,那就會在這件事當中流於常人,等於拒絕了一個修煉提高的機會。這種形式的磨難/矛盾很典型,對於每個大法弟子來說司空見慣,但難就難在不是每個人每一次遇到矛盾都願意從中提高上來。我自己就是修煉幾年了才懂得在矛盾中發自內心地向師父感恩,感謝師父苦心為我設置充滿難題的修煉環境,也感謝置身矛盾當中直接在幫助自己提高的他人。

常人也每天生活在各種大小矛盾當中,但那是他們自身業力的反應,他們只有通過被動地承受矛盾帶來的痛苦才能轉化業力。過去的人知道吃苦是好事,承受起來心甘情願,現在人觀念變異了,不知道自己業力深重,卻只想舒服安逸,甚至把神佛都當成了索取個人安逸和享受的對像,因而造業更多,一邊厭棄吃苦、逃避矛盾,一邊幹壞事製造矛盾、給別人帶來痛苦,冤冤相報。而修煉人對苦樂的認識是完全不同的,我們不為常人津津樂道、孜孜以求的那些東西活著。特別是我們這批大法弟子,因為師父的慈悲承受,使我們在個人修煉中簡直太幸福了,只要在矛盾當中用「真善忍」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向內找到自己應該提高的地方,放得下,再承受那麼一點點,矛盾就會自行消失。──圍繞修煉人的矛盾只和常人矛盾形似,內涵和運動規律卻完全不同。至於說承受,任何人在常人這兒要登上喜馬拉雅山之巔尚需身心的付出與承受,何況修煉。一個滿身業力的人向偉大的神的轉變過程不可能比常人中的事還容易。佛為度我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師父為了正法和度人生生世世承受了無數的苦難,被度的弟子怎麼能不吃苦而白得呢?

除了吃苦之外我想提一提那個分蘋果的故事。一個本來很有人緣的大好人,突然發現身邊多年要好的姐妹不約而同都對她有了意見,單位分冬儲蘋果也不把她當回事,剩下一筐又小又青的給她扔在那兒,顯然是欺負好人。正當她要動心還沒太動心的當口,有人特意跑來告訴她:你那筐裏原來還有幾個大的,讓人給換走了!真是不刺痛人心不算數。表面的對錯無所謂,關鍵是要刺激到修煉人的執著心。為了幫助我們提高,難也是隨著心性標準加大的,直到你費費勁兒才能過得去的那個高度。我悟到這大小蘋果的故事也是一個說明修煉環境如何起到使人提高作用的典型例子──你好我也好,誰高興了?魔高興了,師父不高興,因為那樣我們這些弟子就無法修成圓滿,而且矛盾來了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苦其心志才是最叫勁的。

正法時期很多敗壞了的高層生命執意為大法弟子安排所謂的魔難,那是師父根本不承認的。但師父說他在反過來利用那些安排幫助我們提高,同時也擺放了那些生命的位置,為正法所用。正法時期的修煉有很多特殊之處,但不管怎樣特殊,心性必須在矛盾中提高,也只有剜心透骨的矛盾最能幫人提高,修煉路上自始至終都存在學法向內找這個因素。

近來自己比較能夠先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才去做正法的事情,明確是在大法工作中修煉而不是為了完成很多工作而工作。在這樣比較正的心態中,我察覺到自己頭腦中有時還會冒出不歡迎矛盾的心,或者習慣在表面矛盾當中解決矛盾,有時甚至想先讓對方轉變的心。對照大法,知道那屬於千百年來形成的常人(向外求)觀念,屬於常人(求安逸的)心,是修煉人必須要去的心。我也明白那是業力所致,所以對之堅定排斥、甚至直接發念清除,故能做到理智清醒,不受其誤導。真的無條件地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了,就能親身證實大法把人帶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偉大力量。無邊大法是宇宙中最最真實不虛的客觀存在。

(本文2001年12月13日首發於明慧網。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2/19/16907.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