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媽媽,你一定會回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1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4分24秒)下載觀看(3.6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4分24秒)下載觀看(23.7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分段下載


(夜晚深邃的星空)女孩:媽媽,你看,那麼多星星在天上一眨一眨的多好看啊!那些星星上有人嗎?星星怎麼不往下掉呢?它們為甚麼會那麼安靜,誰也不碰誰?……

母親:孩子,如果你想弄明白這些事情,長大了學物理吧,可以幫你揭開許多謎。這個龐大的宇宙可是無比的神奇,到今天還有很多很多解不開的迷呢!

吳:媽媽,我已經拿到了物理博士學位,而且我明白了更深奧的宇宙法理……可是你現在在哪裏?媽媽,你聽到女兒對你的呼喚了嗎?

****片名:媽媽,你一定會回來****

我要講的是我母親的故事,她叫曾令文,曾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學教授。

母親自幼勤奮好學,十七歲時以優秀的成績考上了吉林大學的物理系,是鳳毛麟角的全5分學生。她也愛好文藝體育,是學校的百米冠軍和校籃球隊的主力。畢業後她被保送作研究生,攻讀理論物理。

文革後母親在吉林大學物理系任教授。她工作勤勤懇懇,為了備好一堂課,她查閱大量的參考文獻;為了得到可靠的數據,她常常在實驗室裏通宵達旦。在資金、資料都極其有限的情況下,她帶領學生,利用簡陋的實驗設備,做出了許多有創意的工作,研究成果在國內外重要刊物上發表。八五年,她在美國鹽湖城猶他大學作訪問學者時,在電子自旋共振波譜學方面的出色工作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

學生們都親近她,不僅把她當成老師,甚至把她當成像自己的媽媽一樣無話不談。因為母親不僅關心他們的學業,而且非常關心他們的生活。

以前,母親身體不好,患有關節炎、心臟病、低血壓,飽受病痛的折磨。她煉過許多種氣功,還自學了中醫針灸,可是,身體一直沒甚麼好轉。93年寒假,我回家過春節時,驚訝地發現,母親不再像以前那樣,冬天用兩個暖水袋圍在腰裏來緩解腰痛,爬起樓梯來比我還快,也不再氣喘吁吁。原來母親煉了法輪功,她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

還有一件事讓我至今難以忘懷,那故事發生在我姐姐家。

我姐姐從小聰明好強,年紀輕輕才三十幾歲就做了吉林省建築設計院的總工程師,事業上一帆風順。可是她的家庭卻十分不幸。我姐夫原是一名大學講師,由於參加了六四學生活動,被學校開除,無奈只好下海經商。可是對於一個從未經過商的知識分子來說,實在是難,他處處碰壁,欠了很多的債。失落和不滿使他經常打罵姐姐。而社會的污染又使他沉淪,他因犯罪而常常出入監獄。我姐姐覺得這樣的日子實在熬不下去,提出離婚。這對姐夫無疑是個沉重的打擊。他竟兇狠地說,「你要真離婚,我出來後就要報復你全家。」

姐姐決定離家到深圳去另闖天地,於是請求母親幫她照顧孩子。母親卻說,(畫外音:)「一個家應該是完整的,孩子不僅需要媽媽,也需要爸爸。如果離婚,那孩子不是少了爸爸,就是缺了媽媽,這對孩子該有多不幸啊!你先生已經遇到了這麼大的挫折,要是你再離開他,他的前景會怎樣?可是如果你能自己委屈點,給他多些溫柔和體諒,也許會使是浪子回頭呢!這樣也許你一家都得救了呢!」

姐姐聽了母親的勸告,在姐夫出獄的那天和他真心地長談了一次。姐夫被深深地感動了,他發誓再也不做那些不好的事情,決心重新做人。他真的這樣做了。他們的家又恢復了往日的幸福和睦。

可是,你能相信嗎?像我媽媽這樣一個寬容善良的好人,現在卻被關進了監獄。

1999年7月,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了。母親是眾人皆知的教授,又是每天早上提著錄音機去煉功的人,第一批就被抓捕了,在一個戒毒所裏被關了一個半月。一次,六個警察晝夜不停輪番審訊,不許她睡覺,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他們惡狠狠地說:(畫外音)「你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這是審殺人犯的地方,讓你嘗嘗國家專政的滋味,送你去勞教三、五年,你的子女和親屬也會跟你遭殃。」母親在來信中說:(女畫外音)「當時我心裏很坦然,我一點不害怕,因為我知道,我沒有做對不起人民的事,他們沒有理由判我刑,我絕對不說大法和師父一個『不』字。」

短短三個月中,母親兩次被抓,放出來後,電話被竊聽,警察,居委會和學校領導三番五次跑到我家,軟硬兼施,逼她放棄修煉。校黨委書記大聲地吼著說:(男畫外音)「你一個學自然科學的教授,信那迷信的東西。新聞片『其人其事』中不是說了嘛,《轉法輪》不是他寫的……」母親說:(女畫外音)「我知道《轉法輪》是怎麼成書的,因為當時辦班是我負責錄音的,我組織學員從錄音帶上一個字一個字記錄下來,交給師父,他又綜合了各地講法內容,多次修改最後出版的。這部法只有我們師父一人能講。『其人其事』電視片是偽造的罪證,那個新聞片才是真正騙人的。」

2002年2月,鎮壓更加白熱化,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長春又開始了一場大搜捕。就在千家萬戶喜迎春節的日子裏,母親又一次被抓走。整整兩個月,杳無音訊,焦慮和不安籠罩著全家。直到四月份,父親才收到了公安局的通知,說母親已被判了兩年勞教。原來母親被關在郊區的一個洗腦班裏。由於她拒絕轉化,並且不寫任何保證書,就憑此,他們把她送進了暗無天日的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我父親也是一位物理學教授。他對母親在高壓下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很是敬重;對政府動用一切手段,強迫別人改變信仰的做法非常反感。在探視時,父親當著管教人員的面對母親說,「信仰自由是人最基本的權利,也是人類經過千百年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任何人都應該尊重這一權利。我可以和你有不同的信仰,但我卻尊重你信仰的權利。用強制的手段,來迫使別人改變信仰,即使表面上達到了目的,又怎麼能改變得了人家的心呢?」這期間,很多親朋好友都在設法營救母親。父親總是說,感謝大家的幫助,但是有一個先決條件,就是不能讓她寫任何保證書。母親的堅定,感染了周圍的親人,使他們有了正念。

一次我打電話問候父親,善良的父親在安慰我之後,長嘆道:(男畫外音)「如果我們一家人的承受能夠使千千萬萬的家庭不需承受如此的痛苦,我的心也算有些安慰。」我落淚了。為父親的善良,更為千百萬像我母親一樣只因為信仰真善忍而遭到迫害的人們……

* * * * * * * * *

小的時候喜歡仰望星空,不明白為甚麼龐大的宇宙間萬事萬物是那樣的和諧,現在我懂了,是因為有一個根本的特性,在制約著天體大穹中的一切,他是生命在心靈深處那最終的盼念。外在的暴力永遠也無法改變生命對真理的渴求,那就是真、善、忍。

媽媽,你一定會回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