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人禍:從愛滋到薩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5月1日】SARS的蔓延,讓我想起了曾在網站上看到的有關中國處理愛滋病的報導。翻出細看時,更覺觸目驚心:據專家估計,中國在2001年染愛滋病的人數是60萬人,2002年底已達到至少100萬人。

河南省有80多個愛滋村,村民由於在賣血輸血過程中不衛生的操作感染愛滋。當地村民對法新社記者稱,當局在文婁村(音譯)的檢測發現,65%的村民感染了愛滋病毒,已有40人因此死亡,另有5人因無法承擔醫療開支自殺;在新蔡縣境內的有4500人的另一個愛滋村東湖(音),據估計,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成人是愛滋病帶原,而超過百分之六十的人已經發病,幾乎是家家戶戶都有愛滋帶原者。「紐約時報」指出,這種發病率是全球最高的。

更恐怖的是,當年流動抽血車穿梭河南全省,不僅病毒流傳以至全省再無沒有愛滋病例的空白點,而且所抽的血液存放於國家醫院血庫,愛滋病毒血液流向全國,經數年潛伏之後,愛滋病可能在大陸廣泛蔓延。

對這種惡性的事件,中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所採用的主要辦法就是對病人不聞不問,任其自滅,對外極力掩蓋事實,甚至對揭露事實,對患者提供幫助的人進行迫害:

最早報導河南省新蔡縣出現愛滋村,是2000年5月的《紐約時報》。7月間德國《法蘭克福評論報》及美國《新聞週刊》的記者前往採訪,被拘禁了半天;2001年8月,兩名在河南採訪「愛滋村」的德國記者被當地政府扣留,經過幾個小時的審問後才被釋放。

據法新社報導,中國河南一位74歲的退休醫生高耀潔,自2000年初就一直幫助上蔡縣等地的患病農民,她因此獲得位於美國的非營利組織「全球衛生理事會」2001年度「喬納森曼衛生及人權獎」,然而中國當局禁止她前往美國領獎。她被指責為「為反華勢力工作」,不斷受到有關當局的警告,叫她不要對記者發表講話,並從此不再被允許進入農民患病的村莊。

據BBC2001年11月22日報導,4名男子因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後,前往當地醫院要求診治,被公安以擾亂公共秩序拘捕。

據「紐約時報」報導,2001年11月底「世界愛滋日」在北京召開一場會議,探討愛滋病問題的同時,河南省城關鎮的官員卻把採訪愛滋農民的三名記者扣留在鎮裏的接待室,受訪的十一名愛滋農民則被拘留在鎮公所裏,五十名染病的村民聚集在外,大聲抗議。三十五歲的謝揚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她表示,「他們不讓我們進去,所以只能站在外面大罵」,她的丈夫今年春天因愛滋病而去世,醫生告訴她,兩年內她也將因愛滋病不久於人世,她指出,「我們大喊:村民一個個死去,你們卻甚麼也不做,只把人關起來,你們是甚麼官員!」「對他們而言,我們就像氣泡,他們知道只要不管我們,我們很快就會消失不見」。

2002年1月,法國記者亦在採訪「愛滋村」時,被公安阻攔,幸得憤怒的村民將公安擋住,記者才得以脫身。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2002年5月意大利攝影記者法蘭西斯高(Francesco Zizola),(意大利著名攝影記者,曾多次獲得世界性的新聞攝影獎項),當他在河南農村準備採訪愛滋病患者和救助愛滋病患者的高耀潔醫生時,被公安帶走,遭審訊四、五個小時獲釋,後被限令立即出境。

據自由亞洲電台2002年9月12日消息,三十八歲的萬延海是中國大陸愛滋行動計劃的創始人也是主要推動者。該計劃的宗旨在推動中國大陸愛滋患者的人權,由於他在一份愛滋病患情況最新調查報告中披露,光是河南一個愛滋病「重災區」,估計就有3萬4198名病患,並已有三千多人死亡,比官方的報告要嚴重得多,而被指「洩露國家機密」,於8月25號在北京被捕。

聯合國2002年6月5日向北京發出歷來最嚴重的警告,指出中國將面臨愛滋病大災難,無法想像其擴散範圍,感染人數將居全球之冠,估計中國現已有逾百萬人染上愛滋病,並批評中國政府在愛滋病防治工作上行動不足,應採取緊急措施。

遠東經濟評論記者大衛-墨菲 (David Murphy)2002年8月7日於北京發回文章,指出愛滋病毒(HIV)和愛滋病正在中國迅速傳播。報導同時指出,中國的最高領導人根本就不把這(中國面臨被愛滋病吞噬的危險)當回事,整部國家機器正被全力用來吹捧他的「三個代表」理論,和發動全民攻擊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