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事與修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6日】在洪法中接觸了不少常人中的正義之士,比如各種人權運動的支持者,民主自由的推行者或宗教的擁護者,他們都能在人類這一層法理上支持大法反對迫害。看著他們那麼積極地幫大法做事,同時看看我身邊的同修,我常想,常人做大法的工作與修煉人做大法的事,根本區別在哪呢?特別是在經歷了個別冒牌「學員」所謂積極行動之後,我對區分做事與修心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認識。那些冒牌「學員」做的事再多也只是常人做大法的事啊,結果上有本質的不同。

以前我片面理解了師尊講的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認為現在是全面轉向正法修煉了,7.20以後師父也沒再給我們設個人修煉的難,只要我積極參與正法,堅決抵制邪惡的干擾,我的修煉就沒問題了,從而忽視了個人心性的提高。特別是在做事中那強烈的有求之心和爭鬥心,以及自以為是,老認為自己對、別人錯的那顆心,冒出來了也沒察覺,時常讓自己處於一種慷慨激昂的心境裏,幹出的事也很偏激,浮於表面的轟轟烈烈之中。特別是看見有的同修那種步姍姍的身影就著急,總想鼓動他們出來做事,結果自己說出的話很多卻都是不理性的。

當時給自己的藉口是:時間不等人,對洪法正法的事,修得好的弟子要上,沒修好的,帶著執著心也要上。有執著也不礙事,邊幹邊提高嘛,總比坐那不幹事強。有了這個擋箭牌,學法也沒能真正觸及內心,對同修的意見也聽不進去,一味探討怎麼具體幹某件事,今天這事,明天那事,整個人也就淹沒在事中了。

現在跳出來想,道理很簡單。師尊早就反覆強調,修煉就是修這顆心,其餘的都是次要的。事做得再多,如果只是常人幹大法的事,那又能有多大的威力呢?現在想來,這樣本末倒置有多麼的糊塗,我以前那些擋箭牌不正是舊勢力阻礙我提高所設的最大屏障嗎?

要說常人與修煉人在幹事時心境上的區別是很明顯的,常人心是浮動的,是想在人間得名利情回報的,而修煉人是很靜的,心是不動的,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我們洪法正法,要的不是劉胡蘭、秋瑾那種人間的大義凜然,而是一種真正內在的堅定、理性、平和與圓容。

記得前不久發生的一件小事。我在公司工作,為了擠出時間上網幹大法的事,我高強度工作,每天工作量是別人的兩倍,但工資並不比別人多多少。按理說公司應滿意了吧,誰知經理老找我麻煩,反覆強調上班時間不能幹私事,應主動積極幫助別人幹更多的事。當時我就把這種刁難看成是邪惡的干擾,採取了堅決抵制的辦法,雙方僵持不下。但後來我悟到,修煉人在哪都應該是個好人,在單位裏主動多幹點,表面上用在大法上的時間少了,但我那顆心提高上來了,我能站在對方的角度想問題,多替別人考慮了,回頭再幹大法的事也就事半功倍了。以前對師尊講的,花時間讀常人中的學位不會影響修煉,花時間用在大法上也不會影響常人學業的辯證關係理解不了,現在才明白,常人那種表面化的機械思維在高層次是行不通的,我們修煉人得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才能在法上提高。

當然,修煉就是不斷提高的過程,能從小我中走出來參與洪法是進步了,但做大法工作的同時,必須不斷回頭提高自己的心性,越是正法修煉,個人修煉越是要跟上,否則就是常人幹大法的事了。

個人體會,如有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