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教養院折磨大法弟子至身體潰爛 兩人被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28日】我1998年10月得法,《轉法輪》一下揭開了修煉之謎。修煉前我有多種疾病(心肺病、紫癲病、腰痛腎寒致陽痿,百醫無效,腦血管阻塞、眩暈不能睡覺),病痛煎熬使我對人生失去信心,我常問自己:人到底為甚麼活著呢?在百思不得其解時幸遇法輪大法,《轉法輪》書中要求每一個修煉人都要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我按要求做了,真神了,原來一身的病全沒了。從得法到現在四年半時間沒花一分錢買藥,法輪大法太好了。

可為甚麼1999年7月20日開始要鎮壓法輪功呢?我當時想一定是國家領導人不知道真相才這樣做的,我要把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我就進京上訪,然後被當地派出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警察唆使刑事犯對煉功人拳打腳踢,我的牙被打掉半塊,嘴被打破一寸長的大口子,鮮血直流。當時有50多名大法弟子遭受非人的折磨。飯菜無法下咽還強迫勞作。看守所把50名法輪功學員用警車送大連戒毒所洗腦,逼迫罵大法、罵大法師父,我不罵,6、7個警察輪流電棍電、體罰長達8個多小時我沒屈服,惡警說我頑固,每天放錄像及報告來洗腦,我背法不聽。晚上我起來煉功被值班惡警發現,多名惡警輪流折磨我,讓我抱著頭把我猛勁往牆上撞,用鞋底打嘴直到他們打累為止,用電棍電累了再體罰,兩腿劈開大彎腰抱頭或做背飛機,長達30小時。隔了一天又折磨20多小時。在戒毒所每天勒索「生活費」30元。

在戒毒所45天我仍堅持修煉,被送回看守所。警察利用刑事犯拳打腳踢輪班看著不讓我睡覺,還逼著幹活,大小便也刁難不讓上,連續折磨長達36小時。12月19日我被非法判勞教二年,我拒絕簽字,我說:「做好人無罪!」警察說不簽字也得送勞教。在大連勞教所根本沒人權可言,第一個月不准洗臉刷牙,上廁所都受限制,不准洗衣服,內衣內褲都有蝨子,兩人蓋一床被子,側身睡覺,不時招來拳打腳踢,污言穢語不堪入耳。

2001年3月12日,大連教養院成立專門迫害男法輪功學員的8大隊。3月19日,惡警根據「上級」惡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逼迫放棄信仰,血腥迫害開始了。惡警王軍、姓朱的等領著四個犯人(用減刑利誘犯人)像瘋了一樣進到三班把大法弟子曲濱、曲飛、常城衣服扒光,用膠皮棍一頓亂打,高壓電棍猛電,好幾個電棍同時電一人(腳心、腿彎、腋窩、臉兩頰、嘴、生殖器)殘忍至極。惡警從大法弟子張軍身上搜出手寫的《洪吟》,就把他銬在暖氣片上用電棍電,逼說不煉、寫保證、罵大法、罵大法師父。張軍寧死不屈。

惡警來威脅我,我堅決地回答:「隨你們便,大法這麼好,叫我罵師父、罵大法,是不可能的,我這150斤交給你們了,愛怎樣怎樣,寧死不轉化。」惡警把我帶走,用手銬反銬雙手,銬上兩腳,用兩個電棍電我,當時我想不就是電嗎,豁出去了。惡警電了一會兒就不電我了。我們一宿不讓睡覺,有的被打得遍體鱗傷躺在水泥地上不能動。3月20日樓下又開始對其他大法弟子酷刑拷打,不時聽到電棍響伴隨慘叫聲。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轉到一班嚴管,整天坐在小凳上,有時集體大彎腰進行體罰。惡警還逼我們背法輪功十不准,我不背,惡徒就對我進行一天半折磨(拳打腳踢、背飛機大彎腰體罰)。第二天下午,我被銬兩個手銬關進小號7天。折磨升級了,從早4點到晚9點始終一種體罰姿勢,兩腿圈起來雙手抱膝,屁股尖坐在地板上,不准改變姿勢,這種非人性體罰疼痛難忍,8個犯人兩人一班輪流看著,我的臀部都坐爛了。7天後又是30天嚴管,坐在一尺高小凳上面牆挺腰,時間一樣,吃的是粗糧、水煮菜,經常吃不飽,看管我們的犯人可到外面買好菜吃。教養院對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人權可言,家屬要接見,惡警就逼家屬說大法不好,否則不讓見。在嚴管班幹活有時幹到晚上12點。在大連教養院男子大隊打死一名大法弟子,女子大隊打死一名大法弟子,多人致殘。

在江××當政的看守所、戒毒所、教養院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消息被嚴密封鎖,黑白顛倒根本沒有人權。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有數以十萬計的修煉者還在遭受酷刑折磨。這些都是邪惡小人江××為一己之私,不顧國家人民安危而發起的迫害好人的血腥政治運動。然而,正義必將戰勝邪惡,正義之聲此起彼伏,作惡者終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