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四.二五」四週年:被玷污了的大陸科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如今大陸獨裁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已歷四年,這場迫害開始於有著「科學院院士」頭銜的何祚庥在1999年初發表在天津一本雜誌上的一篇文章,在那篇文章中,何用歪曲事實的手法對法輪功進行批鬥。在中國大陸從來就沒有言論自由,法輪功學員無法發表自己的言論,也沒有何祚庥(今政治局常委羅幹的連襟)那樣的政治權勢,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唯一可以採取的辦法就是到編輯部說明自己通過修煉祛病健身、道德昇華的事實,並要求該雜誌挽回影響。但這群平和的說理者卻遭到天津警察的綁架。此事引發了萬餘名法輪功學員在四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的集體上訪。之後,在當年的七月二十日,大陸獨裁者江澤民以此為藉口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整個過程中,何祚庥等人一直打著「維護科學」的名目。但事實真是如此嗎?

在討論科學時,有不同意見的雙方可以平等地表達不同的意見、並有保留自己意見的權利,這是最起碼的準則。可是在過去的四年裏,已經至少有665位無辜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因堅持自己的信仰或為自己的信仰說句公道話而被迫害致死,更有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類似於蓋世太保的專門被大陸獨裁者用來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系統綁架到洗腦班裏強行灌輸誣陷法輪功的言論。難道這就是何祚庥一類的「科學衛士」維護科學的手段嗎?這種做法和當年的宗教裁判所燒死科學家布魯諾、監禁科學家迦利略的行徑有甚麼區別呢?用這種手段「維護科學」難道不是對科學的玷污嗎?

何祚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曾故做幽默地說他相信牛頓力學,以顯示自己「物理學家」的身份,並諷刺法輪功弟子不懂科學。可笑的是,他竟然忘記了,牛頓本人就是虔誠的基督徒,並對神學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牛頓之後,創立電磁學的麥克斯韋,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創立量子力學的薛定鄂則對東方神秘主義情有獨衷。在法輪功弟子中,有很多受到過極好教育的人士。台灣大學好幾位教授都是法輪功修煉者。法輪功的網站明慧網也專門設有科學探索一欄,就各種與科學有關的問題進行討論。

相比較而言,何祚庥之流才真正是不學無術。這位所謂的「物理學家」和「科學院院士」沒有任何學術成果,沒有一篇拿得出手的專業論文。大陸獨裁者江澤民無德無才的兒子可以成為中國科學院的副院長,何祚庥的「院士」頭銜值幾個錢也就可想而知了。在階級鬥爭的年月,何祚庥曾根據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向他人打棍子。如今階級鬥爭不再流行,而科學則受到廣泛尊重,於是沒有本事做科研的何祚庥又搖身一變,成了「科學衛士」。這種依附於主流意識形態,通過迫害「異端」而獵取名譽的人,其實是真正的小人。這種人如果生在宗教裁判所的時代,他會成為布魯諾那樣的捍衛科學的勇士嗎?相反,他更有能成為迫害布魯諾的宗教打手。

提倡以政治迫害來「維護科學」的人真的對大陸科學的發展起到任何推動作用了嗎?大陸科學界在過去的二十年來乏善可陳,沒有出任何「大師級」的人物。相反,只是出了何祚庥之流的不務正業、不學無術的「打手級」的人物。如今,大陸獨裁者的兒子可以成為科學院副院長,獨裁者的無恥的「三個代表」謊言可以被吹捧為所謂的理論,清華大學一些優秀的學子因信仰法輪功、堅持說真話被判重刑,北京協和醫科大學的助理研究員因不肯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北京團河勞教所逼瘋。我們不難看到,政治權勢和政治打手才是科學的真正的敵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