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4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7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正念正行的大姐

「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這是同修大姐去北京天安門正法打橫幅曾喊過的肺腑之言。大姐從天安門正法歸後,一直在起著大法一粒子的作用,她無論去到哪裏就把真相講到哪裏。火車裏、汽車裏、商場、廣場、菜市場和她所有接觸的人中,都留下了她講真相的殊勝聖潔的身影,每每救度了一個眾生她總是感到萬分欣慰。她每天去做好師父教導的三件事中,把救度眾生當做一件快事、一個樂事。記得一個寒冷的冬天,我和大姐一起出去正法,我倆各自帶著幾十份傳單、不乾膠。大姐雖然年近半百,但走起路來腳下生風和小伙子一樣,我咋追也趕不上她的腳步。很快她手裏的不乾膠做完了,可我還一張沒做,大姐全要了過去,我只能尾隨她撒些傳單。幾十個不乾膠大姐全張貼出去。我望著夜幕下大姐正法身軀覺得跟前是位偉大的正法神。

師尊在《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指出:「我不是耶穌,我也不是釋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大姐不愧為師尊的好弟子,令同修們折服。幾天前,她出去貼真相,被便衣跟蹤,二惡警企圖抓捕她,大姐正念洪法講真相引來了很多圍觀人,惡警愣是動不了她。後來來了一大群警察,惡警們大打出手。大姐堅如磐石沒有屈服,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她的喊聲又引來眾多的圍觀者。因當時地點是該縣的輕工市場所在地。無數的在場目擊者,見惡警打傷了大姐的面頰,滿臉流淌著鮮血。但大姐仍在不斷的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這陣陣的喊聲驚天動地,震懾著邪魔爛鬼,振奮著所有圍觀者的心。惡警們膽寒了,瘋狂的用棉襖蒙住了大姐的頭。大姐為真理、為救度眾生而不畏生死的偉大壯舉,成為佳話很快傳遍了我縣的城鄉各地。百姓們紛紛豎起大拇指讚揚大法弟子的偉大。

大姐被非法關押在縣拘留所,她堅修大法,不配合邪惡,一直煉功並絕食抗議到筆者寫稿為止,大姐已七天滴水未進。惡警正以殘忍的手段插管灌食。大姐正在時刻承受著這非人的迫害。望看到此消息的同修,協助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另外空間迫害大姐的一切邪魔爛鬼。祝願她早日正念闖出魔窟,重新回到偉大的正法洪流中。

真相條幅飄滿山,上萬遊人得真福

我們地區的風俗是每年端午節這天,無論男女老少全然登山玩水,遊覽觀光。
2001年端午節前幾天,我們幾個同修商議,要在端午節那天把大法真相條幅掛滿旅遊區,讓上萬遊客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因我熟悉去旅遊區的山路,我擔當起了這一使命。

五月初四的晚上,天剛黃昏,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帶著60個條幅和十餘張粘貼徒步奔往我縣依山傍水的旅遊勝地。剛走出幾華里,我們發現前方有巡警車輛。警車停在路心,探照燈轉著圈地晃。我們只能穿越莊稼地,抄近道奔走。夜幕下我們小心翼翼儘量不踩禾苗。我們找到了一條通往山上的鄉間小路。順著羊腸小道登上了崎嶇的山路。跨過一座山頭又一座山頭。我們心中默念師尊《威德》這首詩:「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大約半夜時分,我們終於到達了目的地。我們一路健步登山,一路掛橫幅。神奇的是我們登山如走平道。不知不覺,我們到了山巒頂峰。這時條幅正好掛完。我們迎著陣陣吹來的山風,把上面寫有真相標語的粘貼貼在山頂的巨石、廟宇上。真相做完後,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們又翻過兩座小山,順利的找到了一條下山的路。返回家中,天已大亮。達到了預期的正法目的,我們感到萬分愜意。

五月初五,天剛拂曉,旅遊區便滿山是人。整個上午足有上萬的遊人。登山的遊客們,一群一隊,人流如潮,絡繹不絕。滿山遍野的遊人均見到了垂柳上、青松上,綠蔥蔥的樹林中披紅掛彩的大法真相條幅時,無不驚心動魄感慨萬千。遊人們紛紛說道:「法輪功還是好,江XX是鎮壓不住了。」「法輪功真偉大,黑燈瞎火上山洪法,真了不起。」「昨晚法輪功來了多少人,條幅掛滿山?」「早晚得給法輪功正過來。」

老百姓出門就見喜

2002年春節期間,為讓更多的眾生在春節走親訪友中出門就見喜得到救度,從年前二十八便開始全力正法。

二十八晚上,一同修在電線桿上用紅油漆寫正法標語,寫出去5華里遠。三十晚上六名同修分四組行動,有2名騎自行車去偏僻村子撒傳單、真相光碟、小冊子。有一名同修去鎮所在的附近掛條幅,有一名去鄰鎮區域撒傳單,有2名在本地撒傳單。初一這天,有2名同修去鄰鎮撒傳單。初一晚上,有2名同修貼出自己寫的標語40~50張。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法輪功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法輪功」「擁護大法有福破壞大法有罪」等正法條幅、標語在我們方圓十里八村遍地可見,四處開花。老百姓果然出門見喜。

花甲老人正法志堅

有一位年已古稀的老同修,我就稱他大叔吧。一次我和大叔夜間出去做真相返回時我還想走小路,大叔對我語重心長的說:「我們是神,這大路許人走,更許我們神走。」我想:他悟的在法上。我倆就從大道安全的走回家。從此我們正法返回時,總是走大道,總是安然無恙。

有時正法材料接不上,大叔就買來彩色紙張,紅黑墨水揮筆書寫真相標語。他雖文化低,但能寫出許多標語「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好」「還師父清白」等,大叔經常用麵粉煮成漿子,把標語牢牢地貼在醒目的水泥電線桿上,惡警摳不掉,標語能保持好長時間。大叔掛出去很多條幅。他雖然70多歲的年齡,爬起樹來如同小伙子,把大法條幅掛在高高的樹冠上。有一個「法輪大法好」的條幅,惡警們摘不下來,一直高高的掛在樹上半個多月。大叔貼出去的真相,撒出去的傳單很多。有時他們睡醒一覺就出去做真相,白日裏照常下地幹農活。家人看他身強體壯,全都誇口稱讚。在他的帶動下,老伴、大女兒、小女兒都走了出來,助師正法。大叔經常跟老伴說:「師父給我們的好處,我們無論怎麼精進,也是回報不了的。」

我流離失所後,大叔失去了正法的伙伴。但他以法為師仍在不斷的正法講真相,做的比以前更好了。他對同修說:「真相資料有多少我要多少,給我多少我都不嫌多。」大量的條幅、不乾膠、傳單、源源不斷的傳給大叔,大叔不辭勞苦,一直用心在做。在如同大叔這樣的同修不停地助師正法的情況下,我們那一帶的大法真相一直保持著遍地開花的好形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