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片:4.25北京府右街萬人大上訪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4月15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16分38秒)下載觀看(4.2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16分38秒)下載觀看(27.2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分段下載

425北京府右街 萬人大上訪

(A1)
1999年4月24日晚9點多鐘,中南海附近的北京「府右街」,大道旁開始有人聚集。

(A2)
4月25日清晨,法輪功群眾陸陸續續向北京會集,據媒體報導,在「府右街」周圍的法輪功修煉者大約有萬名以上。

(A3)
「府右街」是國務院信訪局的所在地。「信訪」也被稱為「上訪」,在文革後,為了處理歷次政治運動中積壓的大量冤假錯案,國家建立了上訪制度。

(A5)
個人或集體上訪受到中國憲法和法律的保護,為了能夠讓群眾的疾苦不受干擾的上傳下達,上訪不需要預先向公安機關申請,也不需要得到事先批准。

(A6)
上萬名群眾直接來到國家最高的信訪部門,這在歷史上還是第一次。在中國近期的歷史中,也發生過幾次人民自發的大規模聚集事件,他往往是由於社會出現嚴重的不公,或個別當權者執行了錯誤路線造成的。

(A9)
近年來,在中國各種健身功法中發展最快的就數法輪功,他因為功效顯著,簡單易學,免費教功等特點受到廣大氣功愛好者的喜愛。

(A10)
98年國家體委官方統計,當時全國有7千萬人修煉法輪功,超過了共產黨黨員的人數。

(A11)
當權者往往會做出與人民群眾願望相反的事情,96年7月中宣部查禁了《中國法輪功》等書籍

(A11a)
同年,光明日報,齊魯晚報,中國青年報等十幾家報刊都相繼對法輪功發難,輿論導向十分明顯。

(A12)
97年,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羅幹指使公安秘密調查法輪功,但公安部領導經過調查,沒有找到法輪功的任何把柄,相反卻有很多材料,肯定法輪功有益於人民的身心健康。

(A13)
98年7月,公安部一局又傳達了把法輪功定為「X教」的通知,但實在是難於公開,因為法輪功與傳統氣功差不多,只是在煉功之外,強調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

(A14)
公安部的通知,引發了新疆、黑龍江、河北、福建等地基層公安部門,強行驅散煉功群眾,抄家,私闖民宅,沒收屬於個人的私有財產。

(A15)
98年5月,北京電視台「科技之光」節目,公開詆毀法輪功。

(A16)
看到誣蔑法輪功的消息後,許多群眾認為不符合國務院關於對氣功不打棍子,不宣傳,不爭論的「三不政策」,自發的前往電視台訴說自己煉法輪功後身心收益的切身體會。

(A17)
各地還出現了許多官方媒體誣蔑法輪功的事件。一群平民百姓,面對的是國家職能部門與喉舌。要想有一篇為法輪功辯護的文章見報,那簡直是天方夜譚。法輪功能做的也就是向有關部門上訪,去善意地說明真相。

(A18)
99年初,北京幾乎每個煉功點都有警察監視,對練功人騷擾跟蹤事件時有發生。

(A19)
為此,北京市的一批老幹部,老紅軍,文化界名流曾聯名寫信給朱鎔基總理,對公安部個別人迫害法輪功的種種做法作了彙報。

(A20)
朱總理批示,對公安部門放著大案要案不抓,以最高級的特務手段對付普通老百姓作了批評。但羅幹等人使用小人伎倆,扣押了朱鎔基總理對法輪功的批示,根本沒有向公安系統傳達。

(A21)
99年4月,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一刊物上發表文章,他污衊煉法輪功會得精神病,會亡黨亡國。

(採訪小金)

(A23)
頭一天,該雜誌副主編出來承認文章不符合事實,傷害了煉功群眾,表示要改正。但是,第二天,編輯就改口了,說上級有指示,不能承認錯誤。天津是法輪功最普及的城市之一,許多人得到消息,前來編輯部訴說法輪功給他們本人及家庭帶來的好處。

(A24)
4月22日,300多名防暴警察突然衝出,開始抓人。4月23日,大隊警察再次湧出,開始毆打驅趕群眾,逮捕45人並抄了他們的家。

(A24a)
在鎮壓法輪功以後,官方電視節目中試圖隱瞞天津抓人的情況。

(中央台節目片段:採訪警察)
(採訪金又名)
(採訪張年英)
(採訪楊清)
(採訪金又名)
(採訪紀烈武,李昌)

(A25)
在中央台後來錄製的425節目中,指控李洪志先生參與了425上訪,除了廣播員強加的口氣外,中央台的唯一證據是引用紀烈武講話的片段。

(A26)
從上下文判斷,紀烈武應該是給李昌打電話,但為甚麼紀烈武說成是與李洪志先生聯繫呢?

(A27)
李洪志先生有沒有參與425上訪呢?其實這不是甚麼關鍵問題。公安迫害法輪功,各地壓制煉功群眾的事大量出現,違反了國家的法律政策,損害了群眾的合法權益,為了千百萬人能繼續煉功使身心受益,人們一定希望國家領導主持正義,糾正公安部個別人的錯誤做法。誰去向國家反應法輪功受迫害的情況,支持政府信訪部門的工作,不是對政府的信任嗎?

(A28)
中央電視台425節目在一開始就下了定論,說群眾是去圍攻政府,既沒有提供文字或圖象的證據,也沒有任何說理和解釋。中央台節目用全部的時間去查找誰和誰在一起聚會,誰通知了誰,好像誰給誰打了電話就成了犯罪的證據了。這是典型的先定罪後找論據。

(採訪學員:有組織問題)

(A29a)
關鍵問題是法輪功是不是去上訪,如果425是合法的上訪,那麼中央台節目不就是在隨意羅織罪名,製造冤假錯案嗎?

(A29)
中央台雖然把425歪曲成「圍攻」,但是他的鏡頭卻表明法輪功群眾是去上訪。

(A29b)
試想一下,假如群眾是去圍攻的話,怎麼可能會由國務院信訪局領導出面接待李昌等學員,並聽取他們反映情況呢?

(採訪金又名)

(A31)
據明慧網發表的目擊者報告,4月25日早晨8:35分,朱鎔基總理得知煉功的群眾上訪,他召見了法輪功群眾代表,並責成國務院信訪處負責接待。群眾代表提出三點要求:
一: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
二:給法輪功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
三:允許法輪功的書籍通過正常渠道公開出版。
到了晚上9點多鐘事情有了初步的結果,天津被捕學員得到釋放,法輪功群眾靜靜的散去。

(A32)
在425過後的第二天,4月27日,國務院信訪局的負責人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並發表談話,稱法輪功學員「聚集」北京,並指出「對各種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這也表明425是合法的上訪。

(A34)
法輪功群眾的理智和善意,以及國務院領導的正確處理,使425上訪得以圓滿解決。當時在國際上引起強烈反響。西方各國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對雙方的克制態度極為讚賞。認為425是中國政治民主政府開明的里程碑。

(A36)
不幸的是,在中國,個人意志往往高於憲法和法律,99年7月22日,江澤民否定了政府總理對425的開明處理,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

(A37)
在中國只有一個聲音,海外的客觀報導遭到嚴密封鎖,人們難以了解法輪功修煉者遭受迫害的真實情況。

(A38)
但是將來的人會記住425,這上萬的人群,面對有殘暴名聲的政府是如此坦蕩,沒有標語,沒有口號,祥和理性地表達自己的心願,中國幾千年文明史上從未有過的壯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