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回歸路上乘法船悠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6日】

修煉之後的變化

我於1996年有緣聞得大法。得法前我雖然只是小學六年級學生,可已是一名全校打架聞名的學生。得法前的那幾年,我幾乎是一學期就要因打仗而使父母花一筆錢為同學看病,而且平時也是大仗不打,小仗不斷。

六年級的一個假期,一位佛教居士(現大法弟子)借給母親一套大法錄像帶,本來也是閒來無事的我,每天便看了起來。當我把師父講法帶看完以後,我被徹底震驚了。師父說:「因為在高級生命看來,人的生命不是為了當人。他認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和宇宙是同一性質的,是善良的,是真、善、忍這種物質構成的。……在這個迷中,在這個狀態下,給他留這樣一個機會。」我慶幸我找到了師父,找到了大法,明白了人來一生的意義。我認識到了打人罵人是錯的,人與人之間有著往世的因緣報應,只有將欠別人的都還給別人,我才能回到我先天的本源。此生不隨師父走,我生來何意呢?

此後,我痛改前非,以法為師。全身心投入到修煉、學法與重新做人中。我的舉動令我當時的同學與老師迷惑不解。而且有的同學一時間不敢接受我的幫助,怕我另有所圖。也有很多同學知道我修法輪大法而作了我的朋友。

因我時時以法來要求自己,使我在班級樹立了良好的形像與威信。當時雖說我不是前十名的學生,但我父母到學校所受到的全是前十名學生家長的待遇。也使父母對我的成長更加信心百倍。後來我在班裏的成績也是突飛猛進。99年中考,我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名列全市前五名的省級重點高中(當時老師預計我會在三模的基礎上提高150分,而我卻提高了近200分),中考成績在全校也進入了年組前70名。

大法遭受迫害之後

99年7.20邪惡勢力鋪天蓋地向大法壓來,大有天塌之勢,整個世界都變了樣。我在心中暗暗發誓:任你邪惡鋪天蓋地,我亦「堅修大法緊隨師」(心自明)。只是一時間我們不知怎樣做才對?經過一段時間的沉默,我和媽媽第一次做了幾面講真相的旗,掛在了新開通的立交橋上、信訪辦的門前、和公園裏。從此以後,我們開始奔走於大街小巷、小區裏、鄉間路上。寫短句、詩、送真相材料等,證實大法,救度世人。師父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的經文中說:「……平時都要充份發揮大法弟子的主動性,在講清真相中樹立自己的威德,走好大法弟子每一個人的路。所以,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在學校,我利用所有的機會告訴同學大法好,並跟他們講真相,有一個同學聽我講完後說:「以後我也修煉法輪大法。」記得一次,我將真相材料拿到教室,同桌看完後自編了一首「法輪大法好」的歌。

今年的除夕我和媽媽來到市公安局門口報刊欄前,那天的門崗變成了流動哨,走來走去的,我們默念口訣,就在警察的巡視張望下把兩張「法輪大法好」的粘貼粘到了報刊欄中。邪惡正像師父說的那樣「只剩殘土風中揚」(《師父的新年問候》)。

在天安門廣場

高考後,一個偶然的機會,爸爸(非大法弟子)決定帶我去北京一所大學面試。我想是師父再一次給我機會。到了北京後,我們來到天安門(只停留了幾分鐘),爸爸突然要看一下地圖。機會來了,我與母親面對天安門,母親數了1、2、3後,我們便齊聲高喊:「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當時激動的心情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因為那是當時我最想做的證實大法的事。

敬愛的師尊,我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和其他大法弟子所做的相比、和法的要求是遠遠不夠,但我會遵照師尊的話「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正神》)。

以上是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