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雙月刊:在布魯克林播種(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6日】(《玉》是在紐約出版的雙月刊雜誌,面向全球亞洲婦女英語讀者。下文摘譯自該雜誌2003年第二期。)

沙泉如果還留在中國的話,就不會有機會修煉法輪功了。

事實上,沙泉於1997年秋天搬來紐約前,從未聽說過法輪功。這是一個於1992年在中國傳出的功法,目的是增進身體的健康和內心的寧靜。

沙泉是合肥中國科技大學的畢業生,家鄉在安徽省,在那裏宗教團體受到壓制,因此,儘管父親是一名氣功愛好者,沙泉對任何形式的精神運動或煉功活動都沒有興趣。

然而,1997年10月的一天,她與另一名中國學生在布魯克林的一間餐館裏共進晚餐,自此改變了她的生活。

當時29歲的沙泉到紐約州立大學下州醫學中心攻讀分子生物學博士,就在搬來布魯克林的一個月後,經校友介紹參加了一個法輪功的討論會。由於她急切希望緩解繁重的功課所帶來的壓力,並適應新的文化,於是出於好奇開始修煉法輪功,此後就再也沒有間斷過。

沙泉為自己[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感到驚奇,她說:「我的思想清晰多了,健康狀況也有了很大改善。我有了十分旺盛的精力,看世界和生活的態度也更積極樂觀。」

法輪功自1992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公開傳授以來,成為最流行的氣功功法。在李先生的著作《轉法輪》中論述到該功法的核心教導是修煉「真、善、忍」。修煉者通過實踐「真、善、忍」三條基本原理,努力成為更好的人。

沙泉說:「我認為自己是聰明的。在讀完《轉法輪》這本書時,我看不到書裏有甚麼不對的地方,因為李老師在書中所說的全都是做人的基本原則。」

1998年春天,沙泉開始每週日到中央公園與其他人一起煉習法輪功。1999年5月,她和丈夫及另一位校友在希望公園開始建立煉功點,希望讓更多的人對法輪功感興趣。

路人的反應令人鼓舞。不久之後,煉功點的人數增加到了10至12人,絕大多數是美國非洲裔人士。他們每天早晨煉功,週末在一起學習李先生的教導。

與此同時,法輪功巨大的受歡迎程度引起了歷來敵視大眾集會的中國當局的注意。在1999年7月22日,中國[江氏]政府宣布法輪功為XX,並開始在全國對數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展開鎮壓。其中許多人被送進「轉化班」或精神病院。到天安門廣場抗議的[法輪功]人士遭到警察的毆打和拘捕,其中一些人在監禁中被警察折磨致死。

沙泉說:「原來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如果這個功法沒有益處的話,為甚麼有那麼多人冒著[被江氏集團迫害的]生命危險也要堅持修煉呢?中國[江]政府之所以鎮壓是害怕自己控制不了人民。」

隨著對法輪功鎮壓的升級,海外學員已經證實有超過250名修煉者在監獄裏因遭受酷刑折磨而死。像許多其他的海外華裔修煉者一樣,沙泉也擔心她在中國的家人,但是她不會向中國當局的迫害屈服。

「當中國[江氏]政府開始打壓法輪功之後,我的雙親勸我不要煉了。」沙泉說,「但是當我告訴他們甚麼是法輪功後,他們明白了。此外,他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因此政府不應該對他們怎麼樣。」

自1998年以來就再也沒有回中國探望家人的沙泉嘆息說:「如果我現在回去的話,我肯定會被立即抓起來,並像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一樣遭到毒打。」

沙泉是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人權的積極倡導者。她的最終希望是促使中國政府解除對法輪功的禁令。

沙泉每週六下午都到紐約西42大街的中領館前煉法輪功,每週日都志願到第8大街架起蓬子向行人派發傳單。

今年2月初,她參加了世界經濟論壇外的一個抗議活動,希望能引起更多的國際關注。

沙泉說:「人們應該知道在中國正發生的迫害。我從中國來,一直對祖國寄予最美好的希望,這是無疑的。」

沙泉說:「我們是愛好和平的修煉者,完全沒有任何反對政府的意圖。法輪功是和平的功法,絕不帶任何政治性。」

沙泉表示,「我希望為社區做更多的事。」她現在在布魯克林中國城附近的第66大街上煉功。「我希望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對法輪功修煉者的一切殘酷迫害,還我追求信仰的權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