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部隊軍人遭受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30日】我是一名普通農村家庭的孩子,自幼受傳統道德教育,總把歷史上英雄、正義人物當自己的偶像。如:岳飛、文天祥、包公等。但隨著社會的發展,金錢、暴力、色情、無神論卻取代了中國傳統的道德、善良,以及儒家學說中的仁、義、禮、智、信等。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耳聞目睹已使我的身心健康受到嚴重污染,思想中漸漸離善良正義越來越遠,隨著社會的潮流隨波逐流。

96年冬天有幸得到大法。師父用淺白的語言講出了做人的道理,做好人應該用真、善、忍來衡量,並揭示了人類起源、人類史前文明,以及甚麼是修煉。一部《轉法輪》教人修心向善,做事先考慮別人,用真、善、忍標準規範自己的一言一行。修煉法輪功對任何國家、人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下面我用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功是被迫害、被冤枉的,是江XX為了自己的權利地位對善良群眾發起的血腥迫害。

我原本體弱多病,性情也因此比較暴躁。儘管知道這樣做很不好,但改不了。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得到了康復,疾病不翼而飛,心中充滿寧靜、祥和、友好、善良,不再欺負弟弟。弟弟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他使我哥哥變好了。」我們兄弟開始和睦,我心中充滿善的力量。97年12月體檢後,我作為一名優秀的地方青年,抱著對祖國美好未來的期望我成為一名合格的軍人。因法輪功給我帶來健康,新兵集訓中我曾以合格的軍事訓練成績受「營嘉獎」一次。我在部隊工作、生活、訓練中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刻苦訓練,幹好工作,以堅實的基礎不斷在軍營中鍛煉自己,改掉壞毛病,遇事先找自己哪裏有問題。

98年夏天,我們部隊參加國防建設施工,每天起早貪黑的緊張奮戰使戰友有的中暑,有的被毒蟲之類咬傷,可我在大法的威力下,毫髮無損。剛返駐地,又一處告急,某號閘口決口,我們又急奔出事地。緊急奮戰加上食水不及時,身邊很多的戰友不時中暑,我依然沒事。

99年4月25日,因天津學員無辜被抓,天津政府官員說北京才能解決。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到北京實行公民的合法權利,爭取煉功環境,要求釋放學員,經協商同意給予煉功環境,政府官員說不干涉。誰知江XX玩了一個騙人的把戲:暗地策劃先定罪,再編造證據造謠誣陷:用假新聞,1400例等莫須有的罪名欺騙老百姓。結果部隊煉法輪功的幹部被轉業,士兵被退伍,黨員被退黨,任何企事業單位不得留用法輪功學員。

99年冬天我被迫害退伍回家(我本應因工作好留部隊的),回家後我依然學法煉功。2000年夏天,大隊幹部騙法輪功學員到大隊簽字,結果我媽媽被非法抓進看守所,我因此第一次進京上訪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要求合法煉功環境!」到國務院信訪辦送上訪信時站崗士兵讓我將信交給警察。我被騙報了姓名、地址,結果被家鄉派出所的一個指導員、一個警察、村書記,還有一個司機押回。他們藉機遊玩,還說罰6500元就放人。在路上他們吃完飯上車就開始打我,大隊書記吃一頓飯打我一次。回到派出所,他們把我關在一間屋子裏,鎖在鐵椅上折磨我。第二天把我關在一間屋子裏用電棍電我,不讓吃飯、上廁所。一個瘦警察一腳踢我鼻子上,鮮血直流,他馬上用抹布擦去。一個胖警察用電棍電我胸部、胳膊,一個看似40歲的警察還不時威脅我。我們好端端一個家庭被江XX集團迫害得支離破碎。得腦血栓的奶奶整天哭喊著我和媽媽,痛苦不堪。江氏集團強加的苦難也落在了親人、朋友身上,讓親人朋友受牽連。

我後來被綁架進了看守所。那裏到處是打罵體罰。我所在牢號的犯人頭兒很惡,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挨他打,我也不例外。我胸部被他打得發紫,咳嗽都痛,那天他一邊打我一邊逼我罵我師父,還用針扎我手指。這一切也都是獄警唆使的,所以他們也不管。我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被勒索罰款6500元才放人。回來後還經常被騷擾。

以上是我的點滴經歷。在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至今還在遭受著大面積地酷刑折磨、判刑、勞教,甚至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