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得法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6日】我是一個醫生。妻子退休後,在一次走親訪友中修煉上了法輪功。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她的頸淋巴結炎、婦科病等疾病慢慢就消失了。1999年7月20日江犯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公安局、派出所經常到我家和我的單位來干擾,我和他們就經常接觸了。

一次妻子廠的各級領導開車到我院,要求我「幫助」妻子不煉法輪功,它們說:「當前國家政策不准煉法輪功,你是一個醫生,都懂得人會生病的,你應該幫助她不要再煉了。」我說:「首先感謝各位領導對我們的關心。第一,我只尊重現實,你們不是說要實事求是嗎?我妻子現在身體好了,不吃藥了,去掉了經常吃藥的痛苦,每年為你們廠節約醫藥費一千多元,如果你們全廠的職工都煉法輪功不是更好嗎!第二,有一次我和妻子到重慶去,車上的售票員忘了叫我們買票。我當時還很高興,可下車時她主動去買了兩張票。售票員連說謝謝。可能是她修真、善、忍的收穫吧。她有信仰,夫妻之間應該是互相尊重的,你們的看法我會轉告她的。」事後我利用休息時間專門看了法輪功的書。

一次她早上四點多鐘去公園煉功,廠裏的警察把她抓走了。當天警察到我家說:「她迷得深,關一天就回來,繼續煉功的話,對子女升學、參軍都有影響。」可他們在拘留所把她關了十天。

看了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的「自焚」後,我問醫院的外科主任說:「現在的燒傷病人首選治療方法是甚麼?」他說:「開放性隔離治療。」我說:「昨晚你看見電視上自焚的人從頭到腳都用繃帶裹著?」他笑了。

一天上午,警察到醫院說要我回家開門,他們要找我妻子談話,並說院長已經同意了我回家。我說:「院長只能管我上班的時候,回不回家他無權過問。你們要我回家,請出示搜查證。」他們無言以對。下午4時他們才拿來了搜查證(事後才知道,他們上午就包圍了我的家),在車上我問他們「天安門自焚」的疑點,他們無法回答。他們說:「你幫法輪功說話,你可能都在煉?」我說:「像我們這種人天天不在舞廳跳舞,又不偷、不搶。還不好嗎?」開門後他們搜遍了沒人,十四個人撲了空。

一次一個朋友(女教師)在我家聊天,晚上十點半來了兩個警察硬說她是我妻子要抓走她,那位女教師憤怒地說:「你們太無聊了,我是有身份的人。」他們又才打電話問明後,才尷尬地走了。

一次我在家洗澡,兩個警察悄悄地突然來到我跟前,我當時憤怒地叫他們滾出去。事後我向單位領導反映了此事,領導說馬上與派出所聯繫。

一次又一次,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到醫院要求我把妻子找回來,說以前的事情不追究。我說:「她不回來我心情好得多,免得你們找麻煩。」警察說:「你好像不相信我們?」我說:「不是我不相信你們。六七十歲的老太婆你們都要抓,醫院的同事和朋友都叫我不要相信你們。」警察怒道:「你怎樣才能夠相信我們?」我說:「我只在電視上看見過土匪,你們夜入民宅,不出示證件,沒有法律手續,和當年的土匪有甚麼區別。我妻子早上四點多鐘在公園煉功,你們硬是要說她擾亂社會治安?還刑事拘留,你們就這樣執法?」警察說:「以後查夜不准在晚上查法輪功了。以後她回來就在家裏看書、煉功,不要說是我們說的。」我說:「我是一個醫生,學真、善、忍是不分社會階層的,要是我們醫院的職工都學真、善、忍對待病人,醫院就少麻煩了。電視上傅怡彬殺了父母、妻子受審時都翹著二郎腿,是警察審問他呢?還是他審問警察?他認為人生活在世界上很苦,殺了他們成神、上天過好日子,他為甚麼不自殺和他們一道上天呢?」

在這樣的干擾下,我有一段時間在醫院裏午休,堅持看法輪功的書,小腹部位天天都感到有法輪在動,頭上長的直徑2釐米大的瘡都消失了,以前經常感冒,現在很少感冒了,關節炎也好了。我知道我也得法了,有師父管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