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同修網上講真相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日】師尊說:「為了在中國這個地方傳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聽法,就集中了許許多多各個世界的王,和很高層次的生命在中土轉生,其中包括許多歷史上我一直在管著的。當然管著和不管著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樣對待的。所以那裏的人,更應該去挽救。」(《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

剛開始打算上網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時,我想自己年紀大了,電腦操作那麼複雜,屏幕晃眼,我習慣於紙上看字,拼音忘光了,手沒摸過鍵盤,這難哪怕,想的是自我。

師尊說:「如果人類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和宇宙,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人類就會有一個飛躍。」(《論語》)

我為甚麼就不能重新認識一下自己哪?改變一下僵化了的觀念,來一個飛躍呢?我決定要突破自我,排除障礙上網。

第一次上網是一個同修幫我上的,點了一個叫「大個」的私聊。沒有聊上幾句就放下了,說甚麼呢?不聊了。我不想下網,又點擊一個人私聊,一聽還是「大個」,我倆同時笑了。我說:「緣分」,他說:「對」。我告訴他,我在國外,我問他國內下崗,生活情況,聊到了法輪功。他說他在北京工作,不敢深談,關係到失去工作的問題。但是他告訴我,他經常到天安門去,看見警察見到學法輪功的往死裏打。我聽他很有善念,我講了煉法輪功的好處。他不太理解4.25上訪活動,「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等。我詳細講了實情。他明白了,並把手機電話號碼給了我,願意做我的朋友。

我學會了貼文章,往BBS裏貼文章。有一個語音網開設的聊天室很多。打開網站人總是滿的,每個聊天室裏只有罵聲。我想他們很可憐,心裏苦悶。我排到話筒說一聲「大家好,不要罵人了」,也只有一分鐘而已。向每個聊天室發真相資料,半分鐘一個,全國發一遍要幾個小時。一般情況下,不等他們趕我,我已經發完走了。

還有一個較大的網站,大部份聊天室都是唱歌會友。有些聊天室常常一、兩百人。開始時我偶爾也唱支大法的歌。開始打字慢,我就把常用的詞句編好,或做些短文,和網友聊天時拷貝上去。譬如:你好,可以聊聊麼?等等;短文如:朋友,你我有緣,「真善忍」永存;朋友,人生的路,你走得苦不苦,累不累,歇一歇聽我唱支「真善忍」的歌,人生需要朋友,需要「真善忍」等等。有緣分的人為此和我聊了起來。儘管這樣,我也曾在屏幕前無言相對,默默地發呆;也有沉默的苦惱,著急做事的心理。

救人要緊呀。正念一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奇蹟出現了。一個人點了我的名字,主動和我雙功語音聊。互相寒暄後,才知道是同一個城市的人。越聊越近乎。他問我那你猜我多大了?三十左右吧。我有那麼老嘛?我希望你成熟呀。他說「我24歲,結過婚,離過婚。你這麼善良,我們在一個城市見見面吧。」我說「我在國外,有幾年沒回去了」。他說「那你回來看看吧,家鄉變化非常大」。我說「江XX不讓我回國,我煉法輪功。」我告訴他我原來身體有病,貧血,煉了法輪功好了,心情也開朗了。「真的麼?」「真的。」他又問那些邪惡宣傳的謊言。我告訴他那是假的,並講了425和「自焚」的真相。他明白了說:「我恨江XX了。不過沒關係呀,我會做個木飛機接你回來,當然是玩笑了。」他願意做我的好朋友,並把詳細住址、電話等都給了我。

幾個小時下來,我講通了三個人,很順利,使我信心倍增。一次我和一個開網吧的人聊天。他大罵江氏和XX黨,他知道我在國外,我們聊的很好。他的太太在一邊罵他。他說:「這個人很好,不是你認識的那些人。不信你跟他聊聊。」和他太太聊了一會,他太太說:「你說話這麼好啊,我不是罵你,是罵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經常和我男人鬼混。」我說了些開導的話,並叫他們互敬,舉案齊眉。他說你怎麼這麼善良,又善解人意。我就告訴他們學了法輪功,使我整個人生觀都改變了。那麼好呀,我們也煉。分手時一再說還要和我聊。

一天上網和一個人打字聊天,互報工作單位時,他說他是某市的警察。我一邊打字,一邊發正念,找話題:「你那裏犯人多麼?你經常抓人麼?你打人麼?」他說在機關不接觸。我說我們相遇是緣分,你相信真善忍麼?他說是的,我贊同。我告訴他要善待那些好人,多做善事。一會沒回話,我寫道:是否難為你了。他說:你的話,我理解。

在網上跟這些常人接觸,我發現自己人的雜念很多。有的歌詞無意中從頭腦中冒出來了,常人講的話鑽出來了。更為嚴重的是我打坐靜不下來,想和人談話的內容,那句話說得對不對呀,以後怎麼說呀,等等。一些奇怪的念頭滾滾,浮想聯翩。

師尊說:「人靜不下來的根本原因,不是甚麼手法上的問題,不是因為有甚麼絕招兒,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淨。」「而真正修煉要修煉那顆心,你只有提高心性的時候,你的心才能夠達到清淨、無為」(《轉法輪》)。

是我的心不淨,是我有所求。有為的事太多。我靜下心來認真學法。

在聊天室,我不急於談法輪功,在潛移默化中,效果也很好。某油田一個音樂教師跟我講:「他常常憂鬱,心裏總是暗暗的好苦,經常喝酒麻醉自己。」我告訴他:「我以前的情緒就是這樣。常常望著大江流水落淚,心裏灰灰地,苦苦的。但是我現在都好了。」他問我:「真的麼?你怎麼解脫的?」我說「我煉了法輪功了。」他說:「這麼神奇呀?我可不煉。」我跟他說:「我不求你煉。」經常見面聊幾句。在元旦前一天。在聊天室裏見面,互相道好後,他說:「你來這麼晚是否煉功去了?」他接著說:「不知為甚麼,今早起床後,我也想煉功。」

我常常在語音或者是打字聊天時在屏幕上用英文打出「法輪大法好」,有人說甚麼意思?「回去問人。」這樣在不知不覺中,也讓別人聽到真相。也有一些人看了《轉法輪》,但是被謠言迷惑了,經過講真相又明白了。

我學會了發電子郵件。發出去法輪大法書,並常和一些人寫信。這也是練打字的過程。有的人在聊天室講不清,我就打電話聊。某省黨校的一個人,歌唱的很好,我經常給他獻花。他謝我時我們聊了起來,成了好朋友。一次聊了一會,他聽我煉法輪功,說有事,再不和我聊了。我打電話問他:怕了麼?他說:不怕,你是你,我是我。他還告訴我他的單位,並說你回國時一定來看我。

我有幾百個網友經常聊。在元旦前一些好友送我電子卡片和網址啟發了我,我把我們真相資料每人發兩個,作為新年禮物。過了年互相祝福時,我問他們收到禮物了麼?他們說看到了,講的是法輪大法的事。

當然在做的過程中難處也很多。「難行能行」,有師在有法在,用正念做。開始上網時手指不分瓣,經常點錯滑鼠器,一下沒了圖象,一下又下網了重新來;打字慢,經常按錯字母,拼音找不準,查字典,背,記,練,經常是上網十幾個小時,也因此學法時間減少。師父點化我:在夢中看別人專心致志地學法。就這樣摔摔打打,跌跌撞撞的到今天。我可以和幾個人同時聊天。有一天一個人說:你好厲害呀和五個人聊。

通過在網上講清真相,我悟到: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到正法修煉,在正法中不斷地提高昇華,才能在法上認識法。小小的電腦屏幕,就是一個迷離幻化,變異了的人類大千世界,各式各樣人表演的縮影,也是我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好場所。

講清真相必須保持強大的正念,以法為師,紮紮實實修煉自己那顆心。「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修去人的一切觀念,使自己在理性和境界上有一個昇華。

我感受到師父的慈悲點化,佛恩浩蕩,佛法無邊。通過我去做的時候,才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人的東西太多。在講清真相的過程中,遇見了問題找自己。每一關、每一難當作是修煉的好機會;保持正念正行,不斷地用佛法刷洗掉思想上、觀念上舊勢力安排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真正地從人中走出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2003年美西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稿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