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風濕兩眼盲 得遇大法得健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5日】一、得法經歷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秋天得法的,得法前身體患有嚴重的活動性風濕痛,虹膜炎,視網膜炎。腰腿疼痛難忍,兩膝及大腿處常常陰冷冰涼,風濕串到哪兒,哪兒就疼,串到腰上腰疼,串到腳上走不了路,串到眼上,眼睛看不見東西。去了市內的幾家大醫院,都無法根治,只是緩解。每年春秋是發病期,又逢農活忙時,自己不能到地裏幹活,還累及家人,又要花去大量醫藥費,每次住院至少要花一千多元,每次都是因為風濕串到眼睛,病情加重才去住院。至九八年左眼視力只剩下0.3,看不清東西了。大夫說我的眼睛不能治癒,只能往壞發展,那些年我內心十分痛苦,精神壓力很大,生活的重擔都壓在妻子身上,她有時抱怨說:「你不能掙錢,還年年花錢,家裏的錢都讓你給花光了,我和孩子將來怎麼過?攤上你,可倒霉了。」我對她說:「我也不願意連累你,趁我還沒癱瘓,你走吧!」可妻子刀子嘴,豆腐心,捨不得扔下我。我常常自言自語:老天怎麼這麼對我不公?難道我前世做過惡事,這是對我的懲罰?難道我自己的一生就這樣度過?我苦思苦想,不得其解……

師父說過:「佛家是講緣分的,大家都是緣分化來的……」(《轉法輪》)。九八年秋天,一個偶然的機會,與一個大法學員相識,他向我介紹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我當時一聽就想學。第二天我來到煉功點,煉功的第三天我感到身體發熱,體內像有氣流一樣上下傳導,原來陰涼的部位開始溫暖了,不涼了,醫院診斷說是治不了的病幾天後就煙消雲散了。我感到了大法的超常,從此我漸漸地恢復了健康,人也精神起來了,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了福音,帶來了歡樂。我們全家人十分感激師父,深感法輪大法好。

二、夢中點化

剛煉功時,只覺得大法好,沒注重學法,把煉功放在了第一位,沒把學法放在心裏。學員在煉功點煉完功就開始學法,每天晚上都學到十點鐘才回家,大家都很精進。而我煉完功就走,到家才八點多鐘就睡覺,一天晚上夢見師父身穿白汗衫,站在我床頭對我說:現在就睡了,也不精進啊,照這樣修煉不到頭。師父表情很嚴肅,這使我醒悟,知道了學法的重要性,立即開始了學法。

三、提高心性

一次,我路過一家小賣店,一個男青年正在門口大喊大叫地罵人,罵得十分難聽,我回頭一看,一幫人都在看著我,那人用手指點著我,喊道:「我罵你哪!」我想我也沒惹著你,還不認識你,你罵我幹甚麼?這時他隨手又從地上揀起兩塊石頭,要打我。這時我立刻想到:我是煉功人,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不能跟他一般見識。師父的法馬上打入我腦中:「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轉法輪》)我想他罵我,打我,這正是我提高心性的機會。我不能動氣,還得謝謝他,這樣一想,他放下了石頭,也不再罵了。

四、對煉功的認識

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目前由於繁忙,有些同修忽略了煉功,有的每天只煉動功或只煉靜功,很難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也有過一段這樣的狀態,通過學法,我很快認識到,長期下去,這種現象對我們大法弟子整體提高會有損失,這也是惰性所致,而惰性不也是魔性嗎?修煉人就是要修去魔性,增強佛性,本體要向佛體轉化,師父給我們下的機制也得加強,不能總依靠師父加持,煉功也得精進,不能鬆懈,於是我抓緊了煉功。一次我在夢中做貫通兩極法時,看到沖灌時,宇宙中的能量即高能量物質正往自己的體內灌,而自己另外空間的身體被灌進的能量更大,各個空間的身體都被灌進這種高能量物質,體內細胞不斷地被高能量物質代替,轉化,各個空間的身體都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所以我們再忙也要找出時間煉功,煉功不但能加持法輪和體內氣機,還能清除疲勞。

五、做真相的體會

講真相救度眾生是當前每個大法弟子必須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除了發傳單和面對面講真相外,更多的講真相工作是在臨街牆上寫標語。起初寫完的標語常常遭到惡人塗抹,使寫完的標語不能久留,師父說過有多強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通過學法自己的正念更強了,在後來寫標語過程中,我心態穩定,始終保持正念,讓邪惡看不見我,同時發出強大純正的意念:讓標語長期保留!我還經常在標語旁邊寫下勸善的話語,這樣寫完的標語保持時間長了,有的很久了還在,這使更多的人了解了大法的真相。也對邪惡起到了震懾作用。

不當之處請同修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