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當人的心就昇華不成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4日】在偉大的「助師正法、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的正法實踐中,我的幾點體悟如下:

師父說:「那麼大家想一想,人類的社會,我們所能看到的這一切能是偶然存在的嗎?甚至於每個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從師父的教導中,我們不難認識「向內找」的重要性,就是通過向內找的辦法把我們的人心找出來,按師父正法的要求修下去,讓舊勢力沒法按照它們那一套鑽空子迫害我們,這就是我們的修煉吧。但是,真正能夠做到可就不容易了。

在99年7﹒20之後,有一段時間內我被一種恐懼心所控制。當時藏在哪裏都感到不安全,到甚麼地方都感到有人在盯著,一出門就會碰到警車和警察,看人都像便衣、密探,心裏很緊張,躲到哪裏都感到不安全。最後從農村回到市裏,路上心想乾脆回家,我煉法輪功也沒甚麼錯,抓我也不怕。這麼一想,心裏倒踏實了。回家沒幾天,有同修找我說:「據可靠消息,今晚要大搜捕,最好躲一躲。」我說我不怕,我哪兒也不去了,我在家等著他們來。晚上一直等到十點也沒動靜,一覺睡到四點,太平無事,而恐懼心也隨之恍然若失,恐怖的環境也不存在了。

我舉這個簡單的例子,是要說明一個很重要的道理。我們有甚麼常人心不去──舊勢力可以鑽空子的地方,舊勢力就極力擴大這顆心,同時又用外界環境來加強這顆心,把它變成我們修煉路上的一隻攔路虎。如果我們不能衝上去滅掉它,它就會在這顆心上毀掉我們。我這裏可不是故弄玄虛,在我周圍就有許多同修被這樣毀掉了。比如有幾個女同修因為用人心對自己的婚姻,感到不如意,修煉後也不能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後來那個不好的心被放大,眼看著一個個掉了下去。教訓是非常沉痛的。

師父在經文《挖根》中說:「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通過修煉,我發現有一些同修自覺不自覺地往他的修煉中加人的東西。其最明顯的標誌是強調舊宇宙對他的安排。一說話就是:我這個人如何如何。或者不這樣說也是這個意思。比如在一次交流會上有個同修說:「我這個人從來就不知道甚麼叫害怕。去貼傳單是神在做事,邪惡它根本就看不見。」正念正行很重要,但是重視安全問題也是非常重要的,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注意不讓邪惡鑽空子的問題,否則就是不理智。可惜當時只想到這個學員個人可能有問題,而沒有意識到大家應該作為一個整體及時交流,澄清認識,結果那位同修不久後被抓,不但資料點被抄,還牽連一批同修進去了。還有一位同修,在未修煉之前就很會搞人際關係,修煉後對此常人之術沒有認識,依然故我,甚至在勞教期間與管教們都搞得很融洽,也沒「吃到虧」,現在還自視甚高,聽不進不同意見。我不是說這些同修不好,我只是舉例說在修煉中加入人的東西的危害,因為自恃高、覺得自己修得不錯、覺得自己悟得比別人好,往往造成嚴重後果,令人痛心。師父說:「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融的」)可是我們不能這樣認識問題,特別是一遇到麻煩的時候,總是怨這個,怨那個,把修煉中的事看成是「誰誰造成的」,走不出人來,就會不但影響自己,還會影響整體提高。

貪生怕死,趨利避害,這也是人之常情,常人之心。師父說:「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精進要旨》﹒「真修」)而邪惡舊勢力就是拿這個東西來「考驗」我們。他的「政治(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就是對著我們的名、利、生死來的,當然情也在其中了。否定他這三條,也只有不怕和做到,它對你就沒有威懾作用了。修煉到現在,凡是出來正過法的同修,名、利二心早就放下了。邪惡對抓起來的同修迫害得特別嚴重,我想主要是邪惡抓住了同修心中的把柄,有些同修真的有生死大關要過。我個人體悟就是正信大法、放下生死的問題。師父說:「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

師父在《轉法輪》「大根器之人」一節講唐山地震的例子,就是告訴我們,人的生命,也就是元神,他是不死的,死亡對元神來講只不過是一種解脫。我們知道,去上訪,被抓到派出所、看守所、勞教所、判刑被投入監獄的同修,在所有的環節上都有被迫害致死的,因此每個環節都可能存在著放下生死的問題。重要的是法上的基點不能動搖,否則沒有了正念做主導,甚麼「三書」「五書」都會寫出來的,師父為他所做的一切,他天體眾生的一切期望,他的史前大願,都將被付諸東流。當然了,說放下生死,也不等於必死,因為放下了生死護法神才能像保護道佛神那樣保護你,許多過了這一關的人都還活著就是因為這個道理。但也確實有死的,因為舊勢力看得很清楚,都是下得了毒手的:心存僥倖能算到位嗎?不整你整誰?所以要否定舊勢力、清除迫害,關鍵是我們自己心要純正,對大法有足夠的正信,還要修出大法弟子的境界。

生死大關是從人到神的轉折點,也是很多掉下來的人的折返點。放不下有病的心就去不了病,同樣,放不下當人的心就昇華不成神。

以上幾個問題是我修煉中的一些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