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堡勞教所歹徒將大法弟子雙腿腿筋吊至壞死下肢癱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2日】梁素雲,女,36歲,家住撫順市順城區,2001年3月被抓到撫順市吳家堡教養院。2001年4月,猶大在管教的指使下對其實施迫害:用板子往胳膊、手背上狠打,足足打了一宿,梁素雲仍然不屈服。第二天,她的手腫得像小麵包似的,脖頸被打得不能動。第二天晚上又開始瘋狂迫害梁素雲,梁素雲沒有承受過去,含著眼淚妥協。走出教養院後,梁素雲醒悟過來,向各部門遞交了嚴正聲明,所在樓區都掛上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後來被迫流離失所。2002年2月梁素雲又進京正法被抓,遭酷刑折磨,於2002年3月17日在石油醫院被強行灌食致死。

陳繼榮,女,46歲,家住清原縣。2001年4月,從家中被綁架到撫順市吳家堡教養院,陳繼榮開始絕食抗議。陳繼榮所在的隊當時關了100多名大法弟子,分隊長是曾秋豔。惡人對陳繼榮的迫害更是人性全無。陳繼榮被關在嚴管班,暴徒們自陳繼榮進班就開始對她進行「開飛機」、「站立」、「不讓睡覺」等體罰,七天後開始對陳繼榮進行野蠻灌食,一天兩遍。由猶大捏鼻子,用鋼匙撬嘴,鼻子被捏得紅腫紅腫的,每一次灌食後陳繼榮都像虛脫了一樣。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惡人仍然體罰她。陳繼榮從進教養院就沒躺在床上睡過覺,但她以驚人、頑強的毅力堅定修煉。20多天過去了,猶大開始大打出手,它們把陳繼榮倒控過來,全身擰得青一塊、紫一塊,臉被抽打成黑紫色,臉部腫脹得面目皆非,直至陳繼榮昏死過去,猶大才罷手。在這種情況下,曾秋豔仍然叫猶大看著陳繼榮站立體罰。一個半月過去了,陳繼榮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每天的野蠻灌食和不讓睡覺等摧殘,致使陳繼榮不能走路了。惡警在萬般無奈使絕了招的情況下,把陳繼榮送回了家。陳繼榮被迫害得目前依然下肢癱瘓。

劉豔芹,清原縣人,48歲。劉豔芹所遭受的迫害與陳繼榮極其相似。她曾經兩次被送進教養院,兩次絕食抗議,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時才送回家。劉豔芹在絕食絕水一個多月後,大隊長吳偉用帶硬邊的皮鞋猛踢劉豔芹的臉部,劉豔芹的臉立刻變得青一塊、紫一塊,眼底充血。最嚴重時30多人輪番對劉豔芹進行掐、打,並用手針對劉豔芹進行針刺。劉豔芹以對大法的無比堅定走了過來。

姚彥會,男,27歲,遼寧省葫蘆島人,大學畢業。2001年4月,撫順市吳家堡教養院上空哀聲悲鳴,大法弟子被殘酷折磨:姚彥會被強扭至女隊由女猶大進行強制洗腦。在理智不清的猶大面前,姚彥會痛斥她們。管教見勸說無效,就唆使猶大開始對姚彥會進行令人髮指的折磨。她們用繩子捆住姚彥會的雙腿,再用繩子背捆雙手,再把雙手和雙腿連上,吊在二層床的欄杆上。這樣人就被吊成弧形懸於空中,姚彥會被吊得慘叫聲不絕於耳。惡人問他還煉不煉?姚彥會點頭,歹徒們就繼續吊他。姚彥會昏死過去。惡人把他解下來,但為時已晚,姚彥會雙腿腿筋壞死,下肢不能站立。來時好好的一個人,在女隊陳凌華分隊長的唆使下,短短六天姚彥會即被迫害成下肢殘廢。

王忠元,男,27歲,大學畢業,在撫順市新撫鋼有限公司工作。女猶大對王實施車輪戰術,猶大王曉紅騎在王忠元身上掐他的脖子,剩下的20多人掐王忠元的全身各處,狠毒的女猶大宋長女拿來鋼針對王忠元手指、腳趾針刺。在六天的折磨中,王忠元違心地寫了「保證」。但是大法的根已經扎在了王忠元的心中,隨後,王忠元又遞交了聲明,表示要堅定修煉,後被非法判三年教養,現在王忠元仍被非法關押在撫順市吳家堡教養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