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0日】我今年70歲,家住山東省某市。

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我原來在單位是一個特別出名的嚴重病號。曾動過兩次大手術。1957年切除肺一葉;1961年患上了心臟病,心率低,只有40多次,我只好佩戴了心臟起搏器;做過前列腺手術;光頭部就有5種病;患支氣管擴張;有時大口吐血。總共算起來,能叫出名的病有13種。

1998年我又一次住院。這次住院,我本人也知道是不會有好轉了,是過不去了。我將後事都交待了,家人已準備後事了。在這種情況下,我的小兒子和兒媳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當時我已經不能下床了。中午我那修煉大法的兒媳婦給我念了幾頁《轉法輪》,我當時就感覺到精神好轉,我能坐起來了,也開始喝水吃東西了。自己覺得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了,就像另外一個人一樣,就像一個好人一樣。在下午,我自己就能下床上廁所了,家裏人都不放心,他們都覺得我好像死而復生一樣。在這幾小時的時間裏,我全家人就像過年一樣高興。

在這種情況下,當天晚上就有功友介紹我去煉功點學法(當時醫院為照顧我,我住在家裏,每天護士到我家裏給我打針)。於是當天晚上我就要到煉功點上去學法。因原來我不能走路,家人要用車去送我,我不同意,家裏3、4個人就把我「護送」了去。我神奇般地走了一公里路才到了煉功點。一去眾多功友見我這樣,都有些擔心……當晚,我在煉功點學了兩個小時的法,回家的路上又到一個功友家玩了半個小時。當時我真感到我不是一個病人了,就像一個好人一樣,忘記自己是一個病重得要死的人了。第二天早上我到煉功點一起與功友煉功,輔導員教我動作,當時天下起了雨,我一直堅持學會一、三、四套功法才回家。這樣我白天向小孫女學打坐,晚上學法,我一打坐竟神奇般地打了一個小時零40分鐘。此後,師父共給我淨化身體7次,不久我全身達到無病狀態,是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講真相全家遭洗劫

1999年7月19日,我和兒子、兒媳婦、老伴及功友去北京上訪,走在西環路就被惡警連人帶車給扣住了,他們把我們帶到體育場大廳關了一夜。7月20號又帶到旅館扣了一夜後把我送到單位關了三天才放回家。被扣的汽車在交了500元罰款後歸還。

99年12月1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被警察抓去送到駐京辦後送回單位,在當地派出所的強制下,又被送去看守所關押半個月。從看守所回家到現在,單位不再給我發工資已經3年多了。後來我又去北京上訪,沒有被抓。

回家後我就開始做大法工作,做真相工作,後被叛徒出賣,我和老伴被公安局及派出所非法抓捕。公安把我家的所有大法書籍和資料,汽車,50寸彩電,5000元的高級音響,兩台放像機,17000元現金,兩本房產證,7萬元的借款收據(借款他們去向借方要)全部搶走,甚至連我女兒的化妝品都不例外。他們把我關進看守所,兩天後把我劫持到洗腦班,當我堅決不配合時,突然感覺頭象炸開了一樣痛,這樣他們就害怕了,把我放回了家,回家後頭就一點沒事了。以後他們又騙我到派出所了解情況,把我押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住了一天,惡警企圖勞教我3年,把我轉到勞教所。在勞教所查體時,給我查出了多種疾病,勞教所不收,把我放回了家。回家後,身體十分健康。

現在,他們還在監視我,並派人跟蹤,嚴重干擾了我的正常生活。我今天把他們的罪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希望把邪惡之首早日押上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