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的親人故鄉的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7日】我從小是孤兒,自61年到北方上學,幾十年只回過老家兩次。2002年春節剛過,唯一的一個姪子來電說要結婚,沒有了父親的孩子辦大事盼姑姑能在身邊的心情我很理解,但又想:這裏大法之事不可不做呀;再者這麼遠回趟家花銷也太大啊,所以只寄了錢告知不回去了。和同修談及此事時,同修說:「趁辦喜事人多正好洪法嘛。」於是我改變主意決定回去。可火車票實在難買,連等三天還沒買上,硬臥、硬坐都沒有,試著問有沒有軟臥,「後天有一張,只一張,750元,不到XX站,在上一個大站停。」真貴,為了洪法沒說的,買,正月15這天坐上南下的列車。

一、「心癡戲中事」

我那個包廂只坐三個人,上鋪都沒人坐,下車前我在上鋪各放一份真相材料,心想這些車上乘員很難得知真相,為了讓他們了解真相,我又在「旅行指南」袋裏放上了真相材料及光盤,於是引來列車員找我要登記身份證,我立刻警覺,並心態平靜,語氣祥和地對她說:「姑娘呀,大媽我從未用過身份證,更未曾想過坐火車還用身份證,沒帶呀。」「那你把號寫上就行。」「姑娘呀,大媽腦子不好使,連這麼長(用兩手指比成距離三寸長)的三個字都記不住,那身份證號這麼長(比成一尺長)就更沒法記羅!」「那就簽上你的名字」,「好」。到站下車時,一看:全車乘警在這車門下排成一列,和我一個包廂下車的半路上的某廠廠長被叫住了:「站住,請出示你的證件!」此時的我心態是那麼的平靜,勝似閒庭信步往前走著,還時不時回頭等這位廠長,因為他當時正要用他的旅行小車幫我拉我的大提包時被叫住了,出站實在費勁,我還得等他幫忙,廠長追上來跟我說:「莫名其妙!下車了登甚麼證件?!讓你登記沒有?」「剛才登過了。」

出了車站,我一看那形勢也很緊張,聯想到我提包裏那些材料、光盤,我決定乘出租車回家,上車後我就和司機聊天,從治安狀況談起,從而引申到善惡有報的道理,他非常認可,心想,我與這年青司機可能有緣。

第二天我準備好真相材料就去了縣城,住在一親戚家的大廚房裏。

我在這縣城上了六年學,現今一看,連點舊貌的痕跡都找不到了,於是到處找同學,盼望能找到一位同修,真打聽到有一位初中同班同學是同修,可誰也不知她搬哪去了,後來得知過年一個月她被邪惡抓起來看管著,我只好一人熟悉四週環境。第二天早五點,天還沒亮我就起床發材料和真相光盤,一個小時就做完了,此時的心情無比輕鬆,回到親戚家(她們還未起床),我拿起我的東西坐上大巴就回了老家。

多年不回家,大夥都很熱情,我不斷地向他們洪法,堂堂正正告訴所有接觸我的每個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用我的言行、身體面貌證實著大法的美好──這裏有一個常人跟另一常人評論我:管它甚麼功,煉成她這麼精神那就是好功。我們這是個大家族(一個姓,一個祖宗的後代),有一人在村裏當幹部,我就給他一個真相光盤,告訴他看完後好好保管著,我想會有更多的人看到的。

全屋的人(有十幾戶)都轟動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煉法輪功,剛到來的表弟找到我,吃驚地問:「表姐,大家都直談論你是煉法輪功的,都啥時候了,你還這樣宣傳,電視、報紙……」我不等他講完就說:「那全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更慘的是毒害了無數像你這樣不知真相的人,誰要相信電視仇視法輪功誰就沒救了!」他再也說不出話來了,我就跟他講我的親身受益:「沒有法輪大法我就活不到今天,你們今天也見不到我了。」最後他說:「我聽你的,今後不信電視的,不說大法不好。」並從我這拿走了真相材料。

我共有六個姪女,她們都是全家一起來的。其中五姪女是老師,到我跟前就問:「煉法輪功的不要錢,不要親人。我可要錢,掙錢養家,沒錢怎麼活?」我知道教育系統受毒害很深,我需要好好向她講真相,挽救她和她的學生。「你說的不對,我們是不看重錢財,因而不會像當今社會上一些人那樣挖空心思去爭去奪不屬於自己的錢財,是自己的才要,不是自己的不貪不佔。這樣的人多了肯定是個安全穩定的社會!就不會像現在,大家睡覺都不安心,總怕被偷被搶,自行車撒手就丟了──南方(我到的地方)現在就是這現狀。你對法輪功的偏見,是受了媒體謊言欺騙的結果,別有用心的人蓄意歪曲事實,栽贓陷害法輪功,目的是讓大家遠離法輪功、仇視法輪功……」。我還拿真相材料叫她念給大家聽,時不時從她口裏讀出那濃濃的家鄉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心想:又一個生命有希望了。

每天晚上,我房間裏都來很多人,坐床上,坐地下。我把所有真相材料拿出來給他們看,給他們講,揭露邪惡的欺世謊言,使他們從謊言的矇騙之中清醒過來。

我一直在打聽村裏的同修,有人告訴我河對面那一家有煉法輪功的,我急不可待地去了,剛要到那家門口,就出來一婦女,直覺告訴我她就是我要找的同修。我上前直言相告:我是修大法的!她雙臂擁抱我:「師父的安排!師父的安排!那天我在幫忙洗碗,看你走過,心想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呀?我曾叫你坐坐,你沒坐。想我是外村嫁來的,你從小就去了北方上學,不認得我,這幾天我正想著怎麼接近你,謝謝師父安排!」她立刻通知仍堅修的同修來到我的住處,我向他們介紹了北方正法的形勢,告訴他們如何走出來證實法,如何做手寫不粘膠標語,如何做小條幅掛樹上,並給了他們真相材料和光盤,他們回去就找了鄰居來看光盤,使很多人知道了真相。我告訴他們趕集時碰見別村認識的大法同修也要告訴他們,傳給他們材料和光盤,讓這材料、光盤起到更大作用。過去是一年輕男同修從縣城得來師父經文,後來這同修被非法判刑了,現在線也早斷了,我把師父全部新經文給他們時,他們真是如飢似渴,都說我是師父派來的,倍受鼓舞,從此都精進起來。

二、大法一線牽

我有一堂叔在外省工作。自他高中畢業後,40年有餘我們再沒見過面。我突然很想去看看他,幾經周折到了他家,與他們談話間,嬸嬸對我說:「你今天到咱家,昨晚我做夢夢見你背後總站著一位西裝革履四、五十歲很英俊的男子。」因叔叔的兒子、女婿都是公安的,我沒多說甚麼,我跟嬸嬸講等一會我告訴你那是誰,等只有我倆時,我說那是我師父,我是煉法輪功的!她不以為然,她說我步履輕盈快捷,她則走不多路就累得很,我說走多遠都不感到累的,可過去也和你一樣總感覺累,一身病,我煉法輪功後才有今天這身體,這就是大法的神奇!

我拿出光盤給他們看,嬸嬸小聲說著甚麼,我聽不懂她說的方言,問叔叔,他說:「你嬸說她做夢夢見的就是錄像中看到的你們師父。」說來真巧,幾個光盤,只有一盤有師父相,就單單放了這盤,嬸嬸多大的緣份!

第二天嬸嬸對我說:「我要向你學習,溫柔、善良、不急躁,以後不跟你叔吵架了,你才在這呆幾天,我性格都變了。」再過一天她突然跟我說:「我也要煉法輪功,你教我吧。」於是我教了她功,給了她一本含《大圓滿法》的《轉法輪》合訂本。

在老家的另一嬸嬸也得了法,我也給她一本《轉法輪》合訂本。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