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 迄今已有 83339 人次發表聲明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一名小學生,在4.25以後,我們學校被迫讓全體師生共同「聲討」法輪功並讓所有人簽字,我在被欺騙、被監視下簽了字,現在我明白了我所做的事是非常錯誤的,因此我鄭重聲明作廢。以前偏聽偏信的都是錯的,「真善忍」沒有錯。我以後要努力學習,以「真善忍」為做人的準則。

聲明人:馮博寧 2003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13歲,因進京證實大法被抓後送回原學校,在當地惡警、邪惡「610」及學校的威逼下,由於正念不足,有怕心,幹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強迫威逼下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作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曹蕊 2003年2月16日


聲明

在1999年7月底,在拘留所裏,大姐夫寫了一張甚麼「保證書」,內容是甚麼我不知道,肯定是好不了,硬拿著我的手按上了手印,當時我還在想:不是我要按的…。我今天聲明: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是決不會在那上面按手印的,聲明「保證書」無效!後來我聽大姐說,大姐夫替我寫了好多份「保證書」,我弟媳說她也替我寫了一份「保證書」,當然都是簽的我的名,我嚴正聲明:那不是我寫的,我也決不會寫出那樣的「保證書」,聲明無效!再後來,看見別的同修寫「保證書」,自己也寫了一份,甚麼保證「不給領導添麻煩」(其實我沒給誰找麻煩),但沒交。一天下午,拘留所的一個看守小聲對我說:別跟他們學,你寫一份「保證」回家吧,我當時就從兜裏把那份「保證書」給了他,我後來非常後悔。在此我聲明那份「保證書」無效。大約是1999年8月2日,他們把我從拘留所送回公社,非讓寫「保證」才能回家,最後我寫了一份,又一次向邪惡妥協,做了一件非大法弟子所做之事,那是對大法的侮辱,在此我嚴正聲明:那張「保證書」無效。我願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在2000年陰曆7月底的一天下午,天氣很好,我與一位同修到公社打印了40多份真相材料並郵走了10份,放在鎮辦公室一份。傍晚,七八個惡徒闖進我家,我交出了一份材料,還說出了那位同修的名字。到了公社,挨了幾個惡徒的幾頓惡打,最後把一位同修出賣了。當惡徒們把我領到她家找她時,我清醒了,我恨不得鑽入車底,一死了之,後悔莫及。更可恨的是,我還說出了打印店的住處。惡徒們把他的店門封了,把他抓走了,後來聽說還罰了他5000元,至今我想起來還很後悔,總覺得自己真不配做一個大法弟子,真不配。在此我聲明:我要加倍償還我的罪過,洗清身上的污點!

在拘留所裏,我還邪悟,說了些背離大法的話。在出拘留所之前,「610」拿著一張「保證書」讓我按手印,我按了。回家慢慢發展到有放棄修煉的念頭。直到2001年農曆四月初,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建議》:「不用煉了,你還是我的弟子嗎?修煉人在圓滿的最後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煉」。「你自己不要未來,那我就放棄你。我沒有執著的。」之後我才從懸崖邊醒來,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喚醒了我,救了我。想起來真是太可怕了,自己差一點毀於一旦。醒後很長時間,淚水長流,一個人時,便放聲大哭。在此我聲明:二次按的手印無效,清醒的我決不會向邪惡保證甚麼。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心自明》),跟上正法進程。

楊顯珍 2003年1月3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邪惡瘋狂的鎮壓開始後,理性的昇華使我從一個觀望者很快匯入大法的洪流,隨著正法的進程,我也一天天地成長,成熟,從1999年10月進京上訪,被抓後,我曾多次遭受迫害,無論精神上還是肉體上都受到非人的摧殘折磨,很多時候,我能憑著正念、正信,闖過來,有時關過的不好。

但在最後一次被抓後,我卻動了人的思想,怕心、爭鬥心、私心、情的干擾,使我面對凶殘的迫害,不能正念對待,消極承受,承認了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能做、也絕對不應該做的事,事後我又處於深深的痛苦和悔恨之中。它像一塊巨石,死死地拽著我不放,而我又沒能在法上提高上來,我開始消極,自卑心時時侵蝕著我,直到動筆的前一分鐘。現在我悟明白了,深刻意識到聲明的重要性和其真正的內涵,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苦度,特此嚴正聲明,所有在遭受迫害時,在筆錄上簽的字,按的手印統統全部作廢。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談舉止全部作廢。勇猛精進,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我的過錯以及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如果曾經和舊勢力簽過約,在此,我也正告聲明:統統全部作廢。絕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徹底否定。因為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的使命就是助師正法,歸正一切不正的!

註﹕我最後一次被抓是在2001年11月末,由於特務的出賣(後知),我養傷期間被抓,那時我已流離在外,身體狀況不好,因2001年7月被迫害腰椎骨折,而後不到兩個月時間,在養傷期間又兩次被非法綁架,嚴重摧殘,在幾乎不能自理的情況下,正念走脫。當時的幾個資料點全部被抄,損失很大,而我卻被做為重點人物送到了省安全局,剛開始,我雖然也很怕,但我還能堅持正念對待,抵制邪惡,絕食抗議,但十多天後,我發現邪惡對我的事好像都知道了,(不知是特務出賣,還是有知情人說的)加上怕心越來越重,我開始動搖了,肉體上的承受和精神上的壓力把我擊垮了,我失去了一個大法弟子最應具有的正念、正信。結果在邪惡的高壓下,我承認了自己的一些事實,當時也牽連了幾位同修,這也是我最悔恨不已的。一個月後,我被押回本地,當時身體極度虛弱,那時已完全清醒過來了。又絕食抗議,而後真的被送往教養院,我悟到這都是自己的念不正招來的。這一回我可不再承認了,一念出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因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我當天就被送回了家。

大法弟子:叢丕晶 2003年2月16日


聲明

我1997年喜得大法,如獲至寶。得法前儘管社會上的人普遍認為我是好人,但自己心裏一直比較壓抑,得法後通過學習《轉法輪》,許許多多人生中的不解之迷都豁然開朗。平時自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遇事向內找,幹甚麼都有使不完的勁,心裏就是高興。

2000年12月22日我們一行七人上北京上訪,證實大法。2001年1月1日我在天安門廣場被當地公安人員認出,隨即送到北京辦事處。當問他們,我甚麼也沒幹為甚麼抓人?他們說縣委有規定要去北京就拘留,就勞教(不知道哪家的法律)。2001年1月3日被家人接回當地,2001年1月5日被縣公安局「110」派警車從單位送到縣拘留所。至2001年2月14日簽了「保證書」,交了罰款(交單位2000元是承包人的罰款)交「610」辦公室2000元收據可查。並且我愛人用工資作擔保才被釋放出來。上班後單位給開除黨籍、開除工職、留用查看的處分。當時自己的常人心太重,怕勞教,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事,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明知是錯的還簽了字。使自己深深痛悔。現嚴正聲明,「保證書」作廢。我決心洗刷自己的這個污點,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助師正法,直到法正人間。

王勇 2003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96年5月份有幸得法,99年因上訪兩次被拘留,當時由於自己學法不精進,悟性又差,兩次都沒有過好親情關,被迫在「保證書」上簽了字。師父說:「哪怕不是你自己從心裏發出來的,這可是污點,作為一個正法弟子,那是恥辱」。為給大法討回公道,為彌補我的過錯,先後又去了兩次北京。2002年3月份在家中又被邪惡捕走。我知道是因我平時法學的少,發正念、看書總走神,正信不足,正念又不強,做大法的事總是用人的想法去做,讓邪惡鑽了空子。這次回來我決心一定做好。當警察拿出一張表來讓我簽字時,我告訴他我甚麼保證也不寫,他說不寫甚麼保證就簽個字就行了,只聽他說:快點快點,當時我也沒看上面寫的甚麼,頭腦裏只想我要寫上自己的心裏話,所以也沒細想,拿起筆來就寫上了:按照真善忍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做一個好人,比好人還要好的人。又添自己的名字。回來後同修說不該簽字,自己也悟到當時太不理智了,怎麼能不看看上面寫的甚麼就簽字呢?他著急我就不沉著了,那不是順從邪惡了嗎?再說我只寫做個好人也不對呀,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有一個人跟我說:老師,在常人中做個好人就行了,誰能修上去呀?我聽了真傷心!甚麼話都沒跟他說。甚麼樣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誰悟誰得。」所以我們修煉不能只做一個好人就完了,我的目標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直到圓滿才是我修煉的目標。

又在2002年11月份十六大前,那時我在外地,邪惡又來我家,看我不在家就讓我丈夫在「五書」上簽字,還說不簽以後還要捕我,我丈夫為「保護」我就給簽了。我想我一個堂堂正正的正法弟子怎麼能讓常人來「保護」呢?師父說:「正念顯神威」。這都是自己沒修好,沒有真正拿出神的威力來將自己空間內的一切邪惡滅盡,使舊勢力一次又一次地有機可乘,讓邪惡一次次鑽空子,不但給法抹了黑,也讓家人造了業。為此我一直後悔,自責困擾著我。我知道,這又是舊勢力在干擾我修煉,師父說:「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心自明》)。今天我要放下一切執著,嚴正聲明我以前無論在任何書上簽的字和家人替我寫的任何「保證」都宣布作廢。我要重新跟上正法的進程,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真相。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邴玉環 2003年1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被強行洗腦及被殘酷迫害時頭腦不清時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在正法的路上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聲明人:廖秀均 2003年2月8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有幸得大法,很快看完一遍《轉法輪》,心情無比的美好與殊勝。我明白這就是我要找的。不到一個月,全身多年的數種痼疾一掃而光。法輪大法給了我生命,我知道,那就是我覺悟了的本性,那才是我真正的自己。

然而1999年720以後,恐怖大王從天而降,邪惡的謊言、造謠鋪天蓋地,抓人、抄家無惡不作。在各方面的高壓之下,在各種執著心的帶動下,我在派出所違心地寫了「保證書」,交出了大法書籍。之後不久,又配合邪惡的要求,在單位電視台講了「保證」的話,給大法造成很大的損失,給自己的修煉道路留下了污點。2001年底,我因為參加法會,又一次被派出所非法抓走。在惡警的威逼之下,在怕心和名、利、情的執著心的帶動下,自己的理智不清醒了,說出了幾位參加法會的同修的名字,並寫了「三不保證書」,再次讓大法蒙羞,再次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回家後,雖然立即投入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但內心深處時時為自己背離大法的行為感到萬分的痛心和自責,覺得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

通過學法,我悟到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肅的。我們來到世間助師正法,事事都要按照師尊的話去做,不能給自己的修煉留下遺憾和污點,不能給大法抹黑。特此我嚴正聲明:在高壓迫害中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全部作廢。在今後的正法進程中,我要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時刻以神的正念正行走完最後的路,圓滿自己的史前大願,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聲明人:周新 2003年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7月18日開始修煉,我堅持學法煉功和向世人洪法。我以前多病在身,如腰痛,腿痛,肩周炎,頭痛,胸悶氣短等等。現在我走路一身輕,幹起活來有使不完的勁,法輪大法真是好。在1999年4月25日,我聽說天津抓人了。我非常氣憤,這麼好的功法他們為甚麼這樣對待,當時我立刻和幾位同修去了北京上訪。在2000年4月16日我去了北京天安門正法護法,講真相。被非法拘留15天。以後我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救度世人。可是我有時有怕心,被迫簽過字,我痛苦莫及,幾天吃不好睡不好,就像丟了魂似的。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簽的背離大法的字全部作廢。我一定珍惜正法修煉這萬古機緣,我時刻按師父教導的去做,跟上正法進程,走好最後每一步。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肖瑞英 2003年2月9日


嚴正聲明

1996年5月13日是我難忘的一天,這天,我榮幸地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洪流之中。我請來了《轉法輪》這本寶書,如飢似渴地看了一遍又一遍。李老師用極通俗的語言,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揭開了宇宙之謎,告訴了我們做人的目的──返本歸真,李老師的大法直指人心,他教導我們必須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煉。三年來的學法煉功使我身心健康,懂得了做人的道理。

然而1999年7月20日滿天烏雲,黑浪滾滾,全國上下一片殺氣騰騰,將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抓進了派出所,強迫寫「保證」、按手印。當時因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違心地交出了我的寶書。一年多來,在邪惡謊言的欺騙下,我迷失了方向,不知路在何方?關鍵時刻,同修給我送來了李老師的新經文,我懷著內疚的心情看完了李老師的新經文。師父說:「學過大法的人走錯路時就是因為有放不下的執著,而這些執著也一定會被邪惡生命控制、利用。」(《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師父還說:「快一些重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地負起責任來。」(《北美巡迴講法》),看到這裏我已淚流滿面,師父太慈悲了,師父最珍惜自己的弟子,師父還在苦苦地等待著我們!現在,我聲明:在高壓迫害下,在名、利、情和怕心的驅使下所寫的「保證」、畫押一律作廢!!緊跟師父,匯入正法的洪流,學好法,正念正行,洗刷污點,加倍彌補,直至法正人間的到來。

聲明人:沈菊玲 2003年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被強迫洗腦時所做、所寫的背離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下面我把我在勞教所的所見所聞公布於世,同時揭露邪惡對我們的迫害,讓善良的人們都得到救度。我為了要做一個好人,修煉了法輪大法,卻被惡警從家裏抓走,送進了勞教所,在勞教所裏惡警們強迫我們脫光全身衣服進行不人道的搜身,強迫學員「悔過」,用電棍電我們的學員,對堅修大法的學員強行面壁戴手銬,從早上5點就坐到晚上的1點左右才讓睡覺。在軍訓中強行把學員往死裏拖,當時我看見這一切,眼淚止不住的流。想到自己因學法不精進,產生了一種怕心、執著心、求安逸之心,在法理上邪悟了法,走了一段彎路。回家後經過同修的幫助、徹底認清了邪惡的迫害。希望所有走錯路的同修都回到師尊給我們安排的修煉路上來,多學法、用正念徹底鏟除宇宙中的一切邪惡物質因素,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善待一切眾生、講真相、讓更多的人們從正面來了解大法。

聲明人:吳昭蘭 2002年1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家住農村,常年以種地為生,一年到頭沒有甚麼餘錢,愛人以前常年有病,打針吃藥,所以家庭經濟條件弄得很緊張,現在老百姓有病去醫院就得先拿押金,大病更花不起錢,正愁沒有辦法的時候,99年的一天,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義務教功傳法,結果就煉上了,至今已修煉法輪大法四年了,在這四年裏我倆身體健康,沒吃一粒藥,更沒有打過針。在這幾年修煉中,深知法輪大法對人類有特大的好處,奇怪的是大法洪傳全世界,為甚麼在中國做好人都遭迫害?在今年X月的一天中午,警察來到我們村,叫所有煉法輪功的人都到一起給他們按手印,當時我們也不知道要幹甚麼,警察說不按不行,結果我倆都被強行按了手印,後來才聽說,拿我們的手印去迫害大法用。為此,我們倆嚴正聲明:所按的手印全部作廢。法輪大法金剛永存。

大法弟子:秦習多、徐學芳 2003年1月24日


嚴正聲明

自己在修煉法輪大法中,因學法不深,悟性差,沒能在法上提高,缺少正信正悟,關鍵時刻在充滿邪惡的教養院裏,被邪惡帶動,接受了荒唐可笑又可怕的洗腦,結果白白浪費了近一年的寶貴時間。後來看了真相資料和師父的經文《路》之後,才猛然醒悟過來,當時懊悔不及,內心深感對不起師父的苦度,由自責到慚愧、絕望,一個多月陷入無比痛苦和絕望之中。後來在其他同修的幫助下,自己也悟到此時還能看到師父的新經文和材料,是師父不願落下一個弟子,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重新回到正法中來,繼續修煉。以前曾向單位聲明過自己在寫的背離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還師父、還大法的清白。現在我要在網上鄭重聲明:以前所寫過的「三書」等背離大法的東西全部作廢。重新回到正法中來。用自己的行動彌補以往過錯,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聲明人:董秀芹 2003年2月11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曾寫過「保證書」,交書及其它大法資料,曾經邪悟過,給大法造成了嚴重的損失。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由於學法不深,放不下對人的執著,不能在法上認識法,不向內找,沒有做到真正實修,因此在邪惡的迫害下主意識不強,用人心對待這場邪惡的迫害,「幹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能幹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大法堅不可摧》),是對大法的犯罪,是修煉人的恥辱。通過深入的學法,我認識到了自己錯誤的嚴重,我為自己的污點而震驚,深感自己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錯了。我要重新回到正法中來,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洗清污點,走好今後的每步,絕不讓邪惡鑽空子。助師父正法,救度世人,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孫建中 2003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勞教所強化洗腦及殘酷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以一個大法粒子的正念正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在勞教所裏邪惡強行我們脫光身上的衣服,叫吸毒的犯人毫無人道的搜身,強迫學員寫悔過,經常用電棍電大法學員,強迫面壁、戴手銬、強行給學員灌食。當時我看到這一切使我產生了一種怕心、執著心和求安逸之心,又因自己的法學得不精進,在法理上邪悟了法理,正如師父所講的那樣,在魔難來時沒有用理性的一面來證實法,走了一段大法弟子不該走的路。今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認認真真按師父說的去做,關鍵是做到時時向內找、學好法、講真相,保持「正念正行」。

聲明人:楊玉蓉 2003年2月8日


嚴正聲明

在2002年7月22日上午11時,由於猶大的告密,當地派出所兩惡警突然非法闖入我家進行抄家,搜走大法書、經文、光盤等多種大法資料,被帶到派出所因據理講真相被非法帶上手銬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家人怕我年齡大經不起折磨,拿出五千元錢托人送到派出所,光拿錢也不行,還必須得寫保證。由於學法不深,正念不足,在高壓迫害下,因有執著和怕心,沒有站在法上認識問題,違心的寫了「保證書」後才被釋放。

回家後通過學法,發現自己的不足和各種執著心沒能徹底放棄,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我嚴正聲明:在高壓下所說所寫的全部作廢。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有大法才能救度我及對應另外空間龐大天體的生命群。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多學法、學好法」。破除一切執著,努力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堅如磐石。

聲明人:孫鳳瑞 2003年2月12日


嚴正聲明

自99.7.20邪惡實行恐怖以來,領導找我不讓我煉法輪功,當時由於我病業關未過去,我說了背離大法的話。現在我認清了這是我根本執著未去,執著心太強,對法不堅定,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現在我嚴正聲明,我跟領導講的「話」作廢。我決心堅定地修煉法輪大法。緊跟師父正法步伐,講真相、發正念、學好法,盡最大努力做好救度眾生的工作,助師世間行。堅定實修。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原名:沈淑媛 現名:沈曉晶 2003年1月10日


嚴正聲明

我一次在洗腦班,兩次在拘留所,當時在邪惡的逼迫下,因為執著情,簽了字。現在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這不是出賣佛、出賣法、換個出門證嗎?多可怕呀!這對師父、對大法是多大的侮辱啊,這不是修煉人的恥辱嗎?在這些痛苦的日子裏,我不斷的反省自己,認識到在這些考驗中,曝露了自己各種不好的心,是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實修,沒有認識到對情的執著,沒有把自己溶於法中造成的。別人為甚麼沒被干擾呢?這不是明顯的對比嗎?今後我要堅持真理,洗掉污點,堅持正悟,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絕不能讓邪惡鑽空子。緊跟師父正法之路,勇猛精進,排出一切干擾。

大法弟子:宋正兄 2002年1月22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抱著許多觀念、常人之心,在法中有所求而不真修,沒有認識到根本執著,當大法遭受迫害時,沒能做到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相反卻放鬆了自己,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做了許多不符合法的事,給正法帶來損失,在被迫害中,對法認識不足,不能用法衡量所發生的一切,致使自己正念不足,有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違心地寫了「保證書」,違背師父和大法的要求,在此嚴正聲明:在壓力面前和怕心的作用下,所寫的「保證書」及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重新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堅信師父,堅定大法,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完成使命。

大法弟子:朱偉 2003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前一段由於沒有抓緊時間學法,被常人中的事情干擾,每天忙於工作,沒有意識到這是邪惡以及舊勢力的安排,頭腦中常人的東西越來越多,以至在能證實法的時候被情所動,做了修煉人決不能做的事情,給大法抹了黑,給自己修煉過程中增加了污點。同時由於自私,也讓親人做了不該做的事。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不符合法的東西全部作廢。我的親人也不承認那一切。修煉是嚴肅的,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要否定一切舊勢力的安排,聽師父的話,堅信大法,堅信師父,走好最後這段路。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於立新 2003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修煉法輪大法的,通過學法煉功,按照法理的要求去做,有病的身體不翼而飛,同時更明白了人不是白白來到世上的,通過修煉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道理。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珍惜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在迫害中,由於學法不深,接受了洗腦。當明白自己走錯路,萬分痛心。面對師恩淚流滿面。在今後修煉中按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全面講清真相,走好每一步,堅修到底,不讓舊勢力鑽空子。用實際行動彌補過去的損失。現嚴正聲明自己所做、所寫、所說的「悔過、保證」一律作廢。

張玉蘭 2003年1月16日


嚴正聲明

通過學法使自己認識到以前自己學法不深出現了很多漏洞,鄉村兩級領導登門逼我簽字脫離大法,我家姐妹也來叫我簽字,當時我心裏想我一定不能簽字,法我是學到底,我是不簽字,你們簽不簽我也不管,結果家人就把字簽了。事後自己越想越覺得心裏不安,向內找是有強大的執著、人心,顧及親情所造成的損失。在此我要嚴正聲明,家屬簽字我也不承認,徹底否定、鏟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絕不能讓邪惡再鑽空子,真正走好正法修煉的每一步。

大法弟子:王彥風 2002年2月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我去北京護法,在半路被公安局非法抓回來,被逼寫「保證」等,因為當時學法不深,悟性低,就寫了。後來才悟到這是僥倖過關。還有兩次因為怕引起別的麻煩,派出所的人問我煉不煉,我就說了妥協的話。以上這些不是發自內心說出來的,還有別人替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也一律聲明作廢。今後要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齊井明、蘇慶霞 2003年2月10日


嚴正聲明

本人由於學法不深,在2000年單位來找我寫所謂的「保證書」時,由於執著而蒙混過關,心中一直以此為遺憾,深感不安,每當想起此事,心中總是放不下,總覺得不對。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不論在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寫的有損大法的一切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正法修煉。

大法弟子:張明怡 2003年2月24日


嚴正聲明

最近兩天悟到自己因以前學法不深,對法不堅定,說錯了話。在幾個月以前的一天,因為自己有爭鬥心,和一位同事發生矛盾,她知道我學法輪大法,有意用話譏諷我,當時由於爭鬥心很強,說了錯話。我要珍惜師父給我的改錯機會,以後一嚴格要求自己,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袁曉梅 2002年12月29日


嚴正聲明

自1999年7月20日邪惡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以來,我也曾被迫害過,在邪惡的高壓下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又因執著心沒去,正念不強,使同修也遭受迫害。現在嚴正聲明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事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用正念清除邪惡,徹底否認舊勢力的安排,沿著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勇猛精進。

聲明人:杜秀琴 2003年1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被當地「610」從單位強行綁架到洗腦班進行迫害。當時他們用開除工職、勞動教養等手段進行恐嚇,由於我當時正念不強,有對常人放不下的執著,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情,給大法抹了黑。同時也給自己的修煉道路上留下了污點。我對不起恩師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我在洗腦班上所說、所寫的背離大法的一切作廢。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作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大法弟子:齊衛 2003年1月31日


嚴正聲明

我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在邪惡瘋狂迫害中,自己由於有怕心,不能放下人的觀念及人的變異思想,在壓力面前向邪惡妥協了,做了作為大法弟子絕對不能也絕對不應該做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是我的最大恥辱,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現在面對師父及全宇宙所有的生命嚴正聲明:在高壓迫害中,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東西統統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損失,趕上正法進程。

聲明人:萬眾 2003年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悟到修煉必須得在法中純正自己,才能更好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97年11月得法,到現在已有五年的修煉歷程,回過頭來檢查自己,由於學法不深,悟性不好,有過不符合大法和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包括簽字)。現在我鄭重聲明:在以前的修煉路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言一行全部作廢。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學好法,純正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師父的弟子,堅修大法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宋桂珍 2003年2月24日


嚴正聲明

至尊至敬的恩師,是您用洪大的慈悲挽救了我。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由於執著心不去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話和事全部作廢。並且全力挽回造成的損失。今後我一定嚴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做一個真正的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高鳳麗 2003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自97年喜得法輪大法以來,身心受到了極大益處。但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再加上有許多執著放不下,致使我在重大考驗面前把握不住心性,過不好關,寫下了「保證書」等。我要洗去這份恥辱,重新踏上正法之路,嚴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蔡雅梅 2003年2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有一次,我高燒持繼兩個月不退燒,輸液兩個月不管用。這時有人告訴我煉法輪功,我就去了煉功點,我的高燒竟奇蹟般地退了。法輪大法就是好。由於我有怕心,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惡警的逼迫下。我違心地在代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加倍彌補損失。做好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金鳳豔 2003年2月20日


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自1999年7.20以後,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學法不深,悟性差,在邪惡的逼迫下,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說的話,經過幾年的風風雨雨,提高了悟性,認識到以上的做法不對,所以特此聲明:以前被逼迫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好好學法,向世人講真相,弘揚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孔靈芝 2003年1月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邪惡鋪天蓋地的打壓下,做了大法弟子絕對不該做的事,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一修到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劉景豔 2003年2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高壓迫害下,由於正念不足,有怕心,幹了一名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也絕對不不能幹的事,給大法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為了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特此嚴正聲明:在邪惡威逼強迫下違心所說所寫的一切作廢。堅定修煉,加倍彌補,勇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作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孔祥萍 2003年2月16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強,在高壓迫害下,不清醒地寫了「保證書」,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現在嚴正聲明:在殘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所說、所寫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高志霞 2003年2月13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前我有腰肩盤凸出病,不能幹重活。修煉後我的病全好了,我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1999年7月20日以後,在邪惡的鎮壓下,由於我有怕心,違心地在代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簽的字全部作廢。我要追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彌補以前損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韓士芬 2003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九九黑雲壓城的日子裏,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被派出所找去後,向他們寫了「三不保證」,並且也向單位領導做了「三不」的口頭保證,而且還交了一本寶書。現在回想起來,特別後悔,這不是大法粒子應該做的。今天特寫嚴正聲明,以上一切「保證」一律作廢。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兌現久遠的誓約。感謝恩師的慈悲苦度。

聲明人:岳程霞 2003年2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愛人迫於壓力,替我簽下了「保證」。由於我當時對法認識不清,放不下根本的執著,默認了。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修煉,我認識到修煉是嚴肅的,必須對自己負責,對眾生負責。因此,我鄭重聲明:家人代寫的「保證」作廢。堅修大法,緊跟師父正法進程,救度眾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鮮英文 2003年2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在高壓下做了違背大法的事。在這裏我嚴正聲明自己從前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決心堅持真理、洗掉污點、正信正悟,全面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跟上師父正法步伐,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聲明人:雍方 2003年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單獨隔離,並由幾名吸毒的勞教人員24小時輪流值班,用各種方式毒打、折磨並不許睡覺。在高壓下,我神志不清地寫了所謂的「決裂書」之類的東西,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現嚴正聲明:在高壓迫害下本人所說所寫的背離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我要堅定修煉!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陳曉玲 2003年元月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以前學法不深,認識不上去,沒有精進學法、煉功,在魔難中沒有做好,造成很大的損失,在邪惡「保證書」上簽了字,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廢。以後我要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助師世間行,救度眾生,堅修到底。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肖鳳霞 2003年1月15日


聲明

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以來,受益甚多。但是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我做了不該做的錯事。現在我鄭重聲明: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和說過的背離大法的話全部作廢。我決心一心一意修煉大法,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同時,我也告訴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們:法輪大法是正法!

大法弟子:高太珍 2003年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逼迫下,糊塗地寫了「保證書」和違背大法的話,交過書,清醒過來後,痛悔至極,心如刀攪,現嚴正聲明: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向師發誓:重新走入正法中來,堅定修煉,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無論邪惡怎樣瘋狂,無論天塌地陷也阻擋不住真修大法弟子正法路上的步伐。

大法弟子:唐貴榮 2003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2年11月份左右,做真相時被惡人舉報,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遭受殘酷折磨2、3個小時,被打得死去活來,最後被送進拘留所非法關押了7天,勒索罰款1000元。由於不能在法上認識,在親屬的勸說下,由親友代筆寫了「保證書」,特此聲明作廢。以後堅定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聲明人:賈玉福、郭慶軼 2003年2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正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堅信法輪大法是正法。1999年7月20日以後,由於我有怕心,在惡警的威逼下,違心地在代寫的「保證書」上簽了字,和按了手紋。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簽的字,所按的手紋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聲明人:李紅衛 2003年2月18日


聲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煉者,在邪惡的迫害下,由於怕親人受到牽連,產生了不好的念頭,出現了怕心,說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說的話。最近通過學法,認識到了自己的不對,特此聲明以上做過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學法,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修弟子。加倍彌補,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秀花 2003年1月9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