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同修查爾斯-李在中國被捕的一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0日】

(一)

聽到美國公民,同修李祥春回國探親被綁架的消息,我的第一念是邪惡真是窮途末路了,竟敢悍然抓捕別國公民。第二個念頭卻立刻放鬆了下來,Charles是美國人,肯定沒問題,到最後邪惡肯定得放人。

這兩個念頭一出,我就直覺地感到這樣的念有問題。我也在想這樣一個問題:為甚麼屢次出現外國同修在中國被綁架這樣的事情?而這一次更為特殊,Charles是美籍華人,美國公民。怎麼會出現這樣公然踐踏國際法的事情?到底是我們甚麼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就這兩個念讓我發現了自己長期以來存在的一些問題。

一直以來,我都有這樣的思想,外國同修到中國正法不會像中國大陸同修一樣受到迫害,因為他們是外國人,他們的外籍人身份會保護他們,至少在人世間,他們的政府會保護他們,中國的邪惡不敢像對大陸弟子一樣為所欲為。甚至一度我還為此感到不公平。大陸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是如此曲折而艱難,面臨著失業,逮捕,酷刑甚至死亡的威脅;而國外的大法弟子即使到中國來,走上天安門,也不會遇到這樣的事,因為他們是外國人。而今天,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中國政府揚言要判刑)。意料之外。

我想,是不是我們很多同修有和我相同或相似的心態,才被邪惡鑽了空子,成為其迫害的理由呢?國內的大法弟子認為外國同修有外國護照不會出問題;國外的弟子也想自己是外國公民,到中國不會出問題,站在了「人」這個角度考慮問題,而忽略了最根本上是大法弟子在正法,而導致出現這樣的問題?

如果我們認為,中國大陸的同修在大陸會因為修煉大法而被關押、逮捕、判刑;而外國的同修不會遇到這樣的事,因為他們的外籍身份,那我們其實不是默認了「中國大陸的同修可以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這種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麼?如果我們認為,外國同修安然無恙是因為他是外國公民,那我們不是把希望寄託在了「人」、「某個政府」身上而忘了大法弟子助師正法這一基點麼?那舊勢力看到了,好,來這麼一把。

師尊早已在法中講過,不要對邪惡心存幻想。「我過去講過,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沒正完法之前的宇宙它就是那樣,它不會因為沒正法而自動變好,沒正法它怎麼能變好呢?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 (《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師父也說過,「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所以我想我們不要對邪惡心存幻想,以為它會遵守甚麼國際法,我們也一定不能再將自己放到人的基點上想問題,我們必須時刻站在法上看問題。全球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我們要整體提高,滅盡邪惡。

(二)

我在想這樣的事情為甚麼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全球的營救親人工作開展的轟轟烈烈,一次次的成功營救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但另一方面,我們是否被營救──這個大戲中的一個枝節迷住了,忘記了這是一個手段而不是我們的目的?如果我們沒看到這一點,陷在具體事務當中,只為了營救而去做,當營救成功時高興歡喜,那好,整天就讓你忙於此事。我們應該看到,正是因為舊勢力的迫害,才導致了我們的向人講清真相,沒有它們的迫害我們無須做這樣的事。我們的根本目的是助師正法,這出大戲的主題,而不要被戲中的枝節迷惑。

(三)

每次這樣的事情出現後,我感覺我們好像總是處於被動的位置,被它牽制著疲於奔命。那怎樣變被動為主動呢?怎樣做才能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我想只有按照師父告訴我們的,多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向內找,純淨自己的一思一念,時刻站在正法的基點考慮問題,整體大法弟子形成圓融不破的整體,才能從根本上破除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滅盡邪惡。

以上僅為個人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