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清華同窗王為宇(圖)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日】第一次見到王為宇是我1991年9月剛剛到清華報導的時候。那天在老宿舍11號樓下簽到,對了姓名,見了新的班主任,拿了鑰匙,就要提著箱子上樓。這時班主任指著身邊的一個人說:「這是我們班的同學,叫王為宇,你有甚麼事情可以找他幫忙。」我這才注意到他身邊的那位「土裏土氣」的不起眼的同學,不介紹的話,我還以為他是打雜的呢──北京的學生看外地的或多或少都帶點這種有色眼鏡。我和王為宇握了手之後,他二話沒說就幫我拎起了一個箱子上樓去了,我隨後提著其他行李也上去了,他這第一印象給我的就是憨厚樸實,樂於助人。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山東省特優生,保送到清華來的,並且被指定為我們班的班長。

當時我哪裏會知道,這位土裏土氣的第一位幫我提箱子的外地同學竟然在7年以後又是第一個給我介紹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收穫並引導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也就是說,他是我的第一個大學同學也是我的第一個同修。

王為宇並不善於言辭,但是從來都是任勞任怨,學習和工作都非常踏實,在我們的眼中看來是品學兼優的人才。他由於不愛出風頭,所以給大家留下的印象並不很深刻,但是大家回憶起來又都一致認為他是一個非常熱心,真誠可靠,非常值得信賴的好同學,而且王為宇給我留下的最深的一個印象就是他這個人非常的正,沒有任何世故和圓滑,也許正是這種勤奮樸實而又默默無聞的作風給他日後的修煉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

大學最後一年,大家忙著各奔前程,畢業後我和我的女朋友來到了德國,王為宇則被保送直接讀博士,導師是繫裏的院士。

在熬過了幾乎每個留學生都要經歷的那段孤寂的時光之後,我開始了我的心靈歷程。人生就是這樣的富於戲劇性:我在國外開始了廣泛的接觸中國的文化,從老子的道德經,孔夫子的論語,莊子和列子到德國的格林童話,歌德的浮士德,當然還有聖經,一個嶄新的世界在我的眼前展開了。然而同時又給我帶來了無數的疑惑和不解: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人活著究竟是為了甚麼?到底有沒有上帝?

帶著這些疑問我98年回國度假,本來是漫無目的的。但命運的安排是絲毫也不會有偶然性的,只是我們當事人不能事先知道罷了。

回國了,總要去看看老同學。我的女朋友也是清華的,所以我們分頭去看各自的同學,晚上約好在清華西門見面。

就這樣,我先拜訪了我們班其他的幾個還在校的博士生,然後我們一起來到王為宇的宿舍。話題於是很快轉入到法輪功,我現在已無法回憶起當時他具體和我說了哪些話,但我當時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那是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功」三個字,我全神貫注地聽他講。這時同來的其他幾位老同學已經有點不耐煩了,大概是聽膩了的緣故吧,陸續都起身告辭了。我想王為宇那天一定也是有其他事的,但見我聽得認真,就一直給我講了下去。當講到一些超常的現象時,他說你要是不相信就當故事聽,但是我說,你有甚麼都講出來,不要遮遮掩掩的,這些我都相信。又不知談了多久,他談到了老子,他說,老子有一句話:「上士聞道」。我馬上脫口而出:「勤而行之」,然後我們異口同聲的背下去:「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之後我們相視而笑。

傍晚,我要走了,王為宇拿出他自己的《轉法輪》,遞給我說:「這本書你拿去看,如果喜歡,就送給你了,我再去買一本。」我收下書,然後他又一路推著自行車送我到清華西門。

我的女友來了之後,我順手把那本《轉法輪》放進了她的書包──「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神路難》)。我們吃完晚飯分手告別時我竟然忘了那本書。當第二天我們又見面時,我問她要拿本書,我笑著跟她說:「我來看看這本書,回頭也開個天目甚麼的。」她也笑著說:「等你看完這本書,你再看看你還想不想開天目。」這時我才知道,原來她已經把這本書都看完了。後來她告訴我,那天晚上她回家發現書包裏有本書,就好奇地打開來看,誰知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就不可收。她一口氣從頭讀到尾,直到夜裏四點鐘。「當我看完這本書以後」,她後來告訴我說,「我抬起頭來,我真地感到了: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

該我看這本書了。那天我們是在北大,她躺在北大圖書館前的草坪上睡覺,而我坐在一邊看書。當天晚上,我們便一起到清華大學十食堂邊上著名的小樹林去學功,而且聽了李老師的一講講法錄音。

之後我們又到南方親戚家去住了一個星期,回來後我買了十本《轉法輪》準備送人。再回德國之前,我和女友又一次來到清華園,見到了王為宇和她的女友。那天晚上我們一起又談了很久。分別時,我跟王為宇講:「我們同學一場不算甚麼,今天我才明白原來我們是在大法中有真正的緣分!」

哪個人不願意回憶自己生活中最美好的時光呢?哪個大法弟子不願回憶自己幸得大法的經歷呢?哪個弟子不感激那個使他得法的同修呢?

然而這些美好的回憶與感激卻逐漸地被殘酷的現實所替代:1999年7月因為江澤民這個邪惡的小丑的妒嫉而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開始了鋪天蓋地的邪惡荒唐的殘酷鎮壓。美好的事物被禁止,取而代之的是邪惡的謠言與誹謗。堅持真善忍信仰的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因此而被非法拘捕,關押,判刑,殘酷地折磨甚至是被迫害致死!而我的同窗好友王為宇也是其中的一員。

再次見到王為宇那是在2000年10月份了,那時的他已被勒令退學,居無定所,警察其時已在找他,然而他對此只是一笑置之。他給我講了他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經歷以及在派出所裏受到的虐待。他告訴我,他在系黨委書記要挾他時說:我們都是共產黨員,我還敢說句真話,而你卻不敢!」黨委書記無言以對。

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一個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的堂堂正正的偉大的大法修煉者。他還像以前那樣樸實,那樣的不起眼,但是他堅定的目光中卻透露出一個經歷了考驗的大法修煉者的成熟和威嚴!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再次聽到他的消息是在明慧網上:「【明慧網2003年2月2日】近幾個月來,又有5名清華大學法輪功修煉者相繼被秘密綁架,至今下落不明。他們是:褚彤、虞超、王為宇、許志廣、畢國升。」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2/36942.html

如今,我要站出來為我昔日的同窗好友,今日的同修王為宇大聲呼籲,立即釋放王為宇,立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清華大學法輪大法學員,立即釋放所有在中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大法學員,立即停止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的鎮壓,並將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吳松
2003年2月1日
癸未年正月初一凌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