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學好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8日】我萬分地感謝老師安排我親眼目睹一位同修用鋼鐵般的意志堅持學法,我隱隱約約覺得這件事具有某種重要的意義,所以我決定分享這個故事,希望能夠啟發所有經常在學法中受到邪惡干擾的同修。

最近我去了一趟台灣,停留期間我經常參加距離我父母家最近的小型的煉功學法點。在一個特別寒風刺骨的早晨,只有我和安娜(化名)去煉功。煉完功以後,我們決定學完一講《轉法輪》再離開。

念到一半,安娜的聲音慢慢的變小,最後她停下來說:「我們念到這裏,明天早晨再把這講學完好嗎?我昨天晚上在網上講真相講到早上2點多,我覺得頭好昏。」我正要站起來準備離開的時候,安娜突然又坐下來,堅決的說:「不行,我不能走,我一定得學完這一講《轉法輪》!我怎麼能夠這麼輕易的就讓邪惡給打倒呢?」

我看到她臉上寫滿了要戰勝邪惡的堅定毅力,我不禁從心底佩服她,於是我給了她一個鼓勵的微笑。

接著安娜說:「讓我先發個正念清除干擾。」於是我立即跟著發正念。為了幫忙安娜清除邪惡,默念完正法口訣以後,我集中強大的念力默念,「我現在立即清除干擾安娜學法的邪惡因素。」

當我們發正念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安娜周圍的場恢復平靜與祥和。之後我們接著學法,我們感到學法變的非常輕鬆,注意力非常集中,感官也變的清晰敏捷。不知不覺一講《轉法輪》就念完了。安娜抬頭對我開心地微笑,我看到她的眼睛有著喜悅的光芒,臉上也散發出學完法以後的光輝。

我心裏想:「我曉得你的感覺,我專心學完法的時候也有難以形容的快樂。」

我真的很感謝老師安排我親眼目睹安娜成功地抵抗邪惡,堅持學法。我很感動,而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從那次以後,每次我學法感到發睏,或者分心的時候,我就會想到安娜用她鋼鐵般的意志鏟除邪惡,堅持學法,然後我也就能夠以同樣的決心清除邪惡,堅持學法。

第二個關於學法的故事也同樣具有很深的啟發性。

我在台北期間很榮幸能夠參加一次當地的心得交流,那次有幾位大陸的弟子被邀請分享他們正法之路的經過。其中發言的一位大陸弟子,貝蒂(化名),曾經多次上訪、多次被關押迫害,但是她總是以她的正念正行,把她所呆過的環境成功的正過來。

最後貝蒂被轉到精神病院,首先他們把貝蒂上全身麻醉,讓她無法掙扎,然後注射八大桶的不明混合藥物,整整注射了兩天。當貝蒂的丈夫來探望她的時候,貝蒂的眼睛發直不會眨,枕頭上每天有一大片口水。那裏所謂的醫生宣布:「她不管用了,這輩子她不可能再站起來,也不會恢復理智,因為她的中樞神經系統已經嚴重受損。」在這種情況下,醫院才把貝蒂釋放。但是三天後,貝蒂就能夠煉第五套功法、讀《轉法輪》,一週之後就站起來走路了。

「你是怎麼能夠走過這段正法之路的??」這是我們在場的學員都有的問題。

貝蒂回答說:「我想,我可以從不是很確定怎麼做,到對法十分堅定,這樣的路程走過來,大概是因為我很堅定的學法。我是在鎮壓一年半以前得法的。在這一年半的期間,除了每天晚上固定學法,每個週末的時間我都全部拿來學法。我會從早上起床學法學到很晚,才捨不得地去睡覺。如果不是我之前由於勤懇,持續,徹底學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我就不能對法這麼地堅信。因為對法的堅信,所以我能夠證實法,與邪惡對抗。甚至於在我完全孤單,與其它大法弟子隔離,被邪惡之徒長期包圍的情況下,我也能夠堅持對大法的堅信,這都是因為學法而打下來的堅實基礎。」

這就是學法為甚麼這麼主要的原因。學法能夠強化我們對法的信念,但是反過來說,由第一個安娜的例子我也看到了:堅持學法,其實也是我們對大法堅信的表現。

是的,我們面對的許多問題,都牽涉到我們對法的堅信,包括學法。

很明顯的邪惡不惜一切試圖粉碎我們對大法的堅信,因為當我們對大法的信念薄弱的時候,我們所做的任何努力都變的很薄弱。那麼我們怎麼能夠讓邪惡得逞呢?所以堅持學好法真的是非常關鍵的。

以上個人心得由於層次所限,請各位慈悲指正,以法為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