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的回憶(一)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1日】當看到功友寫的「隨師萬里行」一文時,感慨萬分,不禁想起當年自己也是隨師到成都,多次親耳聆聽到師父講法,也有和作者類似的經歷,還見證了大法洪傳十多年所經歷的風風雨雨。

我沒甚麼文化,寫文章困難,心裏話表達不出來,又想叫同修代筆,就這樣一拖再拖,被這種舊觀念障礙了許久許久。明慧網上二次登載文章:「在正法洪流中正念正行平安無難的大法弟子也應寫出自己的經歷」。現在終於打破障礙,我想再華麗的語言那不是我,我雖沒有更多轟轟烈烈感人至深的壯舉,但是我有大法在世間洪傳時,法給了我殊勝的榮幸和作為師尊當年傳法艱辛的見證。我想盡力寫出來,能和功友同享共進,揭穿謊言、證實大法,同時也是破除舊觀念障礙的過程。

回憶1

由於邪惡迫害,我流離失所在外很長的時間了,今年情況與2001年來看就大不一樣,不僅有更多的功友走出來證實法,而且又有更多誤入歧途者醒悟,重新走回正法之路,整體越來越成熟,強大堅定,大家配合得也越來越好。想起去年的現在,除夕臨近,過年了,留我住的好心的大媽有兒女(常人)要回家過年,我不想叫大媽為難,便離開了。可到我親人家(常人)他們也不敢收留我,一時我找不到住處。為了抵制邪惡迫害,更好地講真相,我流落了街頭。看到大街上匆匆忙忙的人流,有趕著回家團圓的,有購物的,有嘻笑的,打鬧的……如今宇宙大法受到迫害,師父受到誹謗,中國老百姓遭到了毒害,太可憐了,而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心中十分悲痛,萬分想念師父,不由的重新踏上師父走過的路,我來到地壇公園內方澤園,在對面的石凳上坐了很久,回憶起當年(96年12月)國際法會上的情景,歷歷在目,就像昨天的事情。那次我榮幸地做著能為交流會服務的工作,並參加了上午的法會。下午小組交流,集體煉功後大家分兩個大廳十人一桌共進晚餐,(AA制)當服務員把菜剛上一半時,突然師父來了。大家一見師父,呼的一下都站了起來,有鼓掌的,有合十的,非常熱烈的向師父表達敬意,師父微笑著前後廳走了一下,並沒有停留,不斷地向大家揮手示意說:「大家坐好,繼續用餐,吃好飯,我一會兒再來看大家。」後來才知道,師父是從遙遠的美國趕來,剛下飛機就直奔會場,而自己連晚飯都沒吃,一直等到大家用完餐,整理好會場(餐廳改會場)又和大家見面了,講了四五十分鐘的法,等走時已是晚上8點多鐘了。我回憶著師父慈祥的音容笑貌,幸福的淚水不住地流著,頓時一點也不覺得苦了,想到師父為救度弟子與眾生耗盡了心血,我們今天的所為也應對得起師父,對得起大法才是呀!想到這兒我馬上立掌清除邪惡,正法救人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回憶2

我流離失所在外,最大的困難是住處(身份證不能用,城裏住房太貴,城外目標大,不安全)。記得在2001年的夏天,由於被人出賣,邪惡知道我的住處後,由猶大帶著「610」和七、八個惡警,開著兩輛警車,來逮我,那天我正好不在住處,回來後街坊告訴我剛才發生的事情說:「那兩輛警車剛走你就回來了。」我笑著說:「我好像看見有警車和我對面而過。」街坊小聲說:「那是抓你的,還不快走,你還笑。」我想,一個不動就能制萬動。邪惡抓得住我嗎?當天,由於猶大和惡警對家裏人(常人)軟硬兼施,多次做工作,他們深受欺騙,開始配合邪惡。(那時還沒有悟到自己空間場有問題)一起到我的住處堵我,逼我進「洗腦班」。我嚴肅地正告他們:「法在我心裏紮上根,這條路我走定了,誰也別想動搖我……」並不斷地用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打消了他們當夜打電話給公安局的念頭。後來,他們同意叫我睡幾個小時,明天一早送我走。(我聽到他們小聲談話,說明天一早沒走之前先打電話,叫警車接我)。當天夜裏,快2點了,大家漸漸都平靜了,我動了一念:「決不配合邪惡,一定要走正,我是大法粒子。」接著不停地發著正念,清除操控他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的因素,叫大門別上鎖,(每天12點傳達室關門,早6點開大門,夏天5點天就亮了。)決不能被情帶動,走正我修煉的路,做了點簡單準備。天亮之前必須離開,果然當天奇蹟般地一掰鎖就開了,我在強大正念的伴隨下,輕裝順利衝出「封鎖」。

記得當天下著小雨,沒想到奔走了一天,晚上10點多鐘了,還沒有找到住處,能找到的功友,幫不上忙,很多昔日功友都聯繫不上了,眼看街上行人越來越少,一天了雨還在不停地下著,我又累,又渴,又餓,又冷(帶出僅有的一件單衣在半路上還丟了)在立交橋上呆呆地望著茫茫的黑夜,橋下就是我們以前的煉功點,一幕幕的往事浮上眼前……。

我是早期親耳聽過主佛慈悲講法之聲,親受師父傳功,剛剛得法時,只知道功好,師父好,應該叫更多的人受益,煉功點成立的初期,常常是一個人拿著錄音機,掛上自己收集製作的宣傳圖,只要有人問,有人看,我就會不厭其煩地介紹,風雨無阻。那時只有一個心「法太好了,叫更多的人受益。」很快煉功點由一個發展到十幾個煉功點。大家一起學法,煉功,交流,那真是一片祥和,一塊淨土……如今功友們被迫害得都失去了音信。想到昔日,看看現在,我的心碎了,欲哭無淚,現在該如何去證實法呢?突然,我感到自己的心態有了問題,趕快清醒,調整一下自己,靜下心來問自己「你的責任是甚麼」?一下子師父在95年1月初,接見輔導員時講話的場面又展現出來。調整心態後,我理智地分析了一下,目前這個地區出現的現象。現在邪惡勢力是針對著我們的人心,一方面分化瓦解我們,另外一方面利用當前猖獗橫行的假象來拖垮弟子的意志。意志啊!認清責任向內找,出現這些損失也是整體法沒學好,不紮實,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有責任,我沒修好。

師父曾經教誨過我們「帶好一幫修煉人是功德無量的事;帶不好,我說就是沒有盡到責任。」(《法輪大法義解》)我正是沒有盡到責任,才會出現這麼多漏,給法帶來這麼大的損失,師父啊!弟子太愧對大法,愧對您了……,我應該怎麼辦呢?--意志不能垮,清除邪惡,搶時間挽回給法帶來的損失。這時,已經不是那種茫然的狀態了,我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辜負師父對眾弟子的期望,絕對走好正法之路,為眾生負責,為宇宙大法負責。我給自己定下了一條座右銘──「一個師父,一部法,堅信、堅定、堅修、不折不彎走到底。」(昨天受迫害時,我還在說寧折不彎,今天我徹底否定了)足以戰勝一切魔難。對眼前個人的困難(住處)已根本不再牽掛拖累了。除了正念清除邪惡對我的迫害外,我對著漆黑的天空自語:今天我不為找不到住處動心了。誰也別想摧垮我。「天是被,地是床,細細雨水是甘露」誰也沒有我自在!後來奇蹟般的在當天夜裏找到臨時住處,第二天順利找到住所,開始新的正法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