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好學習和修煉的關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8日】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對處理好學習和修煉的關係的問題。通過學習師父的新經文我意識到,正法時期的每一件事都不是小事,個人修煉不只是個人的問題,而是我們走正自己的路,做好救度眾生的工作的前提,也是我們給未來留下的一條路。

修煉後不久,由於一些個人原因,我停止了學業,想找工作或換一個專業,正在這時鎮壓開始了。我當時在參加大法書的翻譯工作,我日漸意識到翻譯的重要,同時想到我的經濟上沒有問題,就在一段時間內專門做翻譯工作了。

當時因為學法不深,對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的法理沒有能很好的理解,我只是在想,這麼多書要翻,德國同修們在等著看書呢,如果我上學就沒有這麼多時間了。好在翻譯書也是個學法的過程,一點一點,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修煉是嚴肅的,不是我認為哪種做法好,就哪種好。有時我的自我會有些疑惑,覺得完完全全地照法中寫的做是最好的嗎?比如上學就是需要花時間,怎麼可能不影響大法工作呢?當我隨著學法漸漸地放淡個人觀念的時候,我決定不管我自己怎麼想,如果法中寫著應該做好常人中的事情,那麼我就應該去上學或工作。而在後來的當學生的過程中我發現上學根本不會影響大法工作的,反過來大法工作也不會影響學習。

有一個學期上到中間時,我開始接手協調德文網頁的翻譯工作,工作量一下子大了很多,而且事情繁瑣,我當時只是想,師父說過學習和修煉不衝突的,所以我沒有因此而把我的課程減少。本來我上的課相對別的學生來說已經很多了,現在就更忙了。我上學來回要三個小時在路上,我就充份利用這個時間學功課,有時我在公車上就睡著了。但我一直沒有忽視學法。

那個學期最難的課就是意大利語,我是從零開始,而其他人大多都是有基礎的,而且他們都是西方人,學另一種西方語言比我容易。老師上課很快,我覺得很吃力,但也沒有放棄的念頭,而是抓緊一切零散時間盡力地去學。

到考試的時候,也是大法網頁翻譯最困難的時候,因為很多翻譯的學員都是學生,大家都是在這個時候考試,所以翻譯人員減少,我就儘量地去彌補一些。考意大利語的時候我已經幾天連著睡的很少了,去考試的路上,我坐在火車裏,非常困,我堅持著看以前做過的題,大部份是第一次看。雖然如此,我的心很平靜,想既然如此了乾脆就不想結果了,我以前已經盡力了,現在盡最後一把力吧。我隨意地翻看,只看了不到百分之三十我就沒時間了。

當我坐在考場上看到考卷時,我的心情真的難以形容,我看到我在火車上看過的題大部份都在考卷上,而我沒複習過的也沒怎麼考。而且我在火車上非常睏的情況下看的東西都很清晰地在腦子裏了。這次考試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考過,我也是其中一個。老師在我的卷子上寫上「有很大進步」,外加幾個驚嘆號。

當我看到考卷時,我的第一個感覺是慶幸,第二個感覺是慚愧。後來想想,其實也沒甚麼慶幸的,我的確盡了我的最大努力。可能因為我的心的容量還沒有修到那麼大,所以我一些事還是做不好,以至複習的時間不充份,但有一點,我在心裏是一直把學業放在一個很重要的位置的。即使在有時很困難的情況下,我也沒用大法工作當藉口而放鬆學業。我慚愧的是我看到了我有修的很不夠的地方,很多地方還不完全符合一個大法弟子的標準,但還是得到師父的很多幫助。

那個學期除了意大利語成績一般,我其他科目的成績都很好,而且我考的多,從那以後,那裏的中國學生提起我都說:她又聰明又勤奮。這給我在學校裏講真相帶來了很大的便利條件。在這個學期裏我也沒有比其他時期少做大法工作。

我悟到,以前我覺得學習會影響大法工作,是因為我的智慧太小,我在用人的一面做事,看重自己的知識和人中的能力,我不是很相信法的力量。其實師父和法的力量是無邊的,如果我們的心正就甚麼都可以給我們做,關鍵是看我們的這顆心。當我在做出不減少課的決定的時候,我相信大法是圓容的,修煉和學習是不會互相影響的。如果我事情沒做好,不是這個道理不對,而是我自己的問題。

上個學期寫論文的事也給我很多啟發。我要讀歌德的一本比較難懂的小說,並寫一篇15頁的論文。和往常一樣我有很多大法工作要做,我每天只能用一點時間來寫論文。有時甚至沒有時間。但在看歌德的小說時,我發現它很好懂,而在修煉之前我覺得歌德的文章太艱澀,看了就頭疼。這樣雖然我看書時間少,但我看懂了以前用幾倍時間都看不懂的東西。

可是直到交論文前兩個星期,我還沒確定我的題目。好幾次我有點著急,但我想到了一次次在實踐中證悟到的師父的話:去做你應該做的,甚麼都會有了。於是我按照事先計劃的,每天拿出一些時間寫論文,看參考書。其他的時間我一如既往地學法,做大法弟子應做的事。心靜下來以後,如何寫的想法就一個一個地出來的,我有一種感覺,他們不是我想出來的,而是他們本身就是在那裏,當我做得正的時候,師父就允許我看到他們。直到我交論文的那天早上,我才把它修改完打印出來,雖然時間上很緊,但我的內心是從容鎮定的。之後老師的評分也很好。

這個好分數和我在沒修煉之前的好分數是很不一樣的,修煉前多多少少都帶著想要好分數的心,是一個有求之心,而這次這個好分數是通過放棄得到的,放棄的是我的自我和人的觀念,而我得到的遠遠不只一個好分數,我得到的是一個修正自己的過程、見證大法的力量的機會。是一種恢弘的、慈悲而又寬容的力量使這一切成為可能。

現在我對師父一再強調的走正自己的路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大法弟子在生活中的時時處處都得走正,這不只是和我們的修煉有關,而且這還關係到我們在正法時期走的路是留給後人的。以後的人就是在這樣一個有工作、有學習的環境中修煉,那麼如何擺正這個關係就是後人修煉的一部份。如果我們做不好,我們留給後人的路就不正。我們走正自己的路因此也就體現了我們對世人的慈悲。走正我們的路是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肩負的歷史責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