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的新學員:師父給我消除了腎臟的病業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6日】睡覺之前,我絕對不喝水。我的習慣是:每天下班回家,進行一個小時的打坐,然後吃晚餐,通常是10點。吃完飯即使口渴,我也不會喝水的。因為沒完沒了的上廁所,會讓我一個晚上不能入睡,特別是在睡覺前那一會兒,剛要進入夢境,就感覺到一滴水滲入到膀胱,甚至腦袋中清晰地出現那滴水是怎樣滲入的畫面。一方面睡意正濃,另一方面是那一滴水憋得膀胱疼,心裏慌。試過好幾次想就這麼忍著睡著,沒有一次成功。那只好起來上廁所吧,也就是那討厭的一點。回來再躺下,等靜下來剛進入臨界點時,又一滴冒出來。就這樣這他們一點一點的奪去我的睡眠。

近些日子,可能飯菜做得實在是咸了,加上第二天不上班,不用擔心睡眠問題,渴了就喝,竟然喝兩杯水都沒問題,倒下就可以入眠。保持多年睡覺之前不喝水的習慣,現在完全反過來了,每晚睡覺前必喝兩杯牛奶或開水。

出現這個變化有幾個星期我才開始意識到,自己隱隱脹痛的右腎處也沒甚麼異樣的感覺了,是甚麼時候怎樣發生的這種變化?仔細想了一下最近兩個月來的身體狀況,一些細節才漸漸清晰起來:有幾次半躺著看電視,忽然感覺右側腰部熱得厲害,用手一摸對應的背墊處,竟然比其他地方熱得多;上班時有幾次,右腎部位好像有電流一樣的東西在裏面流動。那些日子接連有幾個晚上都做一個相同的夢:自己上班時使用電烙鐵焊接電子元件時把電烙鐵不小心掉在自己右側,(曾經掉過一次,把衣服給燒了一個大洞,當時手忙腳亂把衣服亂扒亂甩,抖出電烙鐵頭才避免燒傷。)已經燒過幾層衣服,並感覺到了灼熱的疼痛,自己忽的一下把身上被子扔到地板上,坐起身來雙手就在床上亂找,不過,馬上意識到自己在做夢,可是伸手摸到右側腰腎對應床單部位時,竟然真的燙得手都不敢碰!因為早上要早起上班,而且實在睏得厲害,既然沒真的燒著,我就倒頭又睡。連續四個晚上都被燒著,醒來床燙手。白天上班時對這個夢也沒多少印象,感覺到沒睡好覺有點睏。只是最近出現了身體上的變化才意識到那是師父在給我消除業力,才能想起具體一點的以上的細節。

師父說:「為甚麼有人長期練功就不好病呢?……必須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長功。」(《轉法輪》)在學煉法輪功之前,我練其它門派功法近7個年頭,身體上小病還不少,現在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那七個年頭自己的言行,與真善忍的要求相去太遠。心性──這修煉中最精華的部份在我以前7個年頭的練功中是完全空白的,當處在那個低層次中時是覺察不到的,還以為自己練得如何如何好。這樣沒病才怪呢。而且錯誤地認為只要我堅持練功,病就會消失的,所以把那功法當寶貝一樣練了7個年頭。現在終於明白了。

其實自己身體變化倒是次要的,自己按照「真、善、忍」來指導自己的言行後內心的寧靜平和就足以使我在風雪之中與慈悲善良的大法同修們在大使館門前挺身佇立來抗議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非法鎮壓,支持在國內正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們。

稍有善念的人都應該以自己合適的方式來制止這場謊言基礎之上的對善良大眾的無端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