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寧寧被黑莊拘留所迫害致死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31日】河南鄭州市大法弟子崔寧寧離開我們已有一個多月了,但她美麗的面孔、溫柔善良的表情時常在我腦子裏出現,為此,我想把她在金水區黑莊拘留所裏遭受迫害的事實寫出來。

我是2003年4月25日因發真象光盤被司機舉報關進黑莊的。5月18日崔寧寧是因為到河南省農業大學找一位學校老師,在出大門的時候,被門衛劫持,說他們院當時搜出許多法輪功光盤,認定就是崔寧寧散發的,當時就搜了她的身,但沒有查出任何證據。因為從電腦上查到她是煉法輪功的,就被東風路派出所於5月18日晚送進了黑莊拘留所。派出所扣留了她的皮包和家裏的鑰匙(崔寧寧是獨身生活),第二天惡警們迫不及待的抄了她的家,隨後第三天就來提審她,並拿出一張清單交給崔寧寧,上寫著有電腦一台,100多張空白光盤、師父的法像、法輪大法書籍,只要是關於法輪功的全部收走。

崔寧寧對惡警們這種毫無理由的做法表示抗議,進拘留所的一個星期後就開始絕食,大概絕食到第六天的時候,鄭州分局的李新建、李某某和東風路派出所的惡警領著穿一身綠衣服的一個女的,好像是專門經過培訓給法輪功學員灌食的人,手裏提著一個沉甸甸的大約45公分左右的塑料箱,裏面是用於灌食的工具,他們還叫了勞動號裏4、5個男犯人當他們的助手,在沒有人的號裏對崔寧寧進行迫害。在這之前,邪惡之徒們將所有號裏的排風扇打開,因為排風扇的聲音非常大,在那呆過的大法弟子都知道,其目的就是用這個來掩蓋他們對崔寧寧的瘋狂迫害,就這樣反反復復的折磨她,崔寧寧的聲聲慘叫遠遠地超過排風扇的聲音。

過了好一陣子崔寧寧才出來。出來後,惡警又把我們倆關在一起,她絕食後就把我們分開了。從此,崔寧寧每次打飯時就打一點稀湯,惡徒們看見了就喝兩口,看不見就不喝,她這樣做,是因為不想讓惡人們再給她灌食。這說明江澤民一幫打手們的手段越來越殘忍。直到7月1日,東風路派出所便把崔寧寧送往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因身體受到嚴重的摧殘,十八里河勞教所不收,當天就退回了黑莊。惡警們為了達到把她送勞教的目的,又給她輸液,並用同樣的灌食方法進行迫害。從那以後她每次打飯後,邪惡之徒們就讓她站在走廊裏吃,但崔寧寧抵制它們,惡人們沒辦法只好讓她進屋裏。就這樣,到7月15日那天,東風路派出所再次帶崔寧寧去鄭州六院檢查身體,如果沒檢查出甚麼問題,它們還想把她送進十八里河勞教所。如果說他們有要放她的想法,那為甚麼不到五院做檢查呢?因為辦保外就醫必須要五院的證明才行。崔寧寧已完全看清它們的陰謀,就開始徹底絕食。

7月17日上午,因為身體受到嚴重的摧殘,她的雙手和雙腳開始抽搐,兩次都差點休克,號裏有個叫劉仙的犯人多次喊管教來看看崔寧寧,說她快不行了,但惡警們無動於衷不理不睬,在這種情況下,我只好站到門口朝它們喊要死人了,你們管不管,在那一瞬間,我想到與她在一起的日子裏,我看到她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看到她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與善良,我不由地哭了起來,這時惡人們才下來看看,裝模作樣的問你哭甚麼呀?其實我不用說甚麼,它們心裏很清楚,但我還是回答它們:法輪功是好、是壞,你們難道看不見嗎?我只聽見一個可憐的聲音說:我們知道法輪功好,但我們沒辦法,得聽上面的。我說:你們為甚麼不向上反映,崔寧寧都這樣了,你們還不放過。這時有人嘆息了一聲就走了,過了一會兒所長程海濤說:現在就帶崔寧寧到人民醫院檢查。隨後東風路派出所也帶她到五院作了複查。檢查的結果是一樣的,因為兩個月的折磨,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每天咳嗽,吐很多痰,腎衰弱、心臟有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惡警們還勒索其家屬,向他們索要3千元保證金,並且告訴崔寧寧回家後不許出大門、不許上班、不許打電話…

崔寧寧於7月18日上午被釋放,於29日含冤離開人世。惡警們那些違背天理的殘暴行為已被歷史記載在人類的恥辱柱上,而且那些無知的喪盡天良迫害正法修煉者的劊子手們,必須也必將在法輪大法真象大白於天下時在無盡痛苦中償還自己造下的全部罪業,善惡有報、真理永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