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證實大法趣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今年12歲,在學校是班委體育委員、數學課代表。4歲時,我跟爸爸、媽媽一起得法,家裏就是學法、煉功點至今,爸爸說:「良緣已到,家裏是廟。」我便天天跟著爸爸、媽媽、伯伯、叔叔,阿姨學法、有時也煉功,他們每天學法前,都背誦師父經文《論語》、《悟》、《為何不得見》、《真修》等,後來還有《佛性》,媽媽說,那時候,他們背、讀,我就是自己玩自己的(因當時我還不識字),但是我都聽見了,他們背過多少我就背過多少。我經常參加一些少兒集中學法,煉功班,還上台交流經驗。我六歲時,在幾千人的交流大會上代表少兒背誦師父的經文《論語》,一字不差,大家都給我鼓掌。

後來我上學了,又抄過師父的許多本書,在上二年級,三年級放暑假中,我分別抄了《轉法輪》兩遍,四年級、五年級又抄了師父的《精進要旨》、《在長春法會上講法》、《在瑞士法會上講法》、《洪吟》三遍、《導航》。五年級暑假中抄了師父《導航》以後的講法,現已抄完師父《在2003年溫哥華法會上講法》。

2001年我上三年級、在上學期,一天班主任叫我們全班每人都寫一篇攻擊法輪大法的作文,我一聽,心想,學校也想迫害法輪功?我才不寫呢!

第二天早上,只有幾個寫了,班主任說:沒寫的下午交。到下午,我和班裏一個小弟子還有幾個同學,仍然沒寫,班主任生氣地說:「給我照著報紙抄!」但最終我倆還是沒寫,結果被一個同學告了班主任。班主任把我倆叫到辦公室,問我們家長是幹甚麼的?你們煉了多長時間了?我倆沒回答她,她又告到校長那裏了。

我們在去校長室的路上,同學們有的跟著問:「你們沒事吧!」有的問:「你們寫不寫呀?」我答道:「沒事,我們才不寫呢!法輪大法好!」

在校長室裏,校長問我們:「你們煉法輪功?」我們異口同聲地說:「煉!」張老師說:「法輪功是害人的,你沒看那些自焚的人燒成那樣?」我說:「俺們怎麼不自焚?因為俺書上沒寫要讓去自焚。那是假的。」然後,那位小功友就洪起法來了,我在旁邊一臉的笑容。我看明白了,他們是想叫我倆說不煉了,但他們也看清楚了我倆是不可能說的。打放學鈴了,校長也沒招了,說:「你們倆回去吧。」

班主任、語文老師、也曾在班裏攻擊大法和我。我年年被評為三好學生,但是就在這學期年底評選「三好學生」的時候,我和那個小弟子被投票數最高。班主任卻說:「這次選的不好,沒有老師的意見。」結果我倆都沒評上。開始我滿心的不服氣,經過和媽媽交流,一站在法上,心裏就亮堂了,高興了。

上四年級,一天學校給每人發了一本《校園拒絕×教》的書,我打開書就撕了一頁,同桌就大驚小怪起來。我嚴肅地說:「你敢告我!」放學回到家,我就小心地把師父照片剪下來,之後和那位小功友到樓下就把這本髒書燒了,還撒上了一泡尿。

從那時起,我更加重視起了講清真象,見縫插針。班裏的同學,我全部給他們講過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他們有的當場相信,有的過幾天才信,還有的半信半疑,最好的他把我給他的真象小冊子、圖片都保存著,一直相信大法真象。我拿迫害真象圖片給同學們看,有的嚇得捂上眼睛不敢看,我就講邪惡之徒怎樣殘忍。

我曾經兩次看到大街地上有豎幅「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我就趕緊撿起來帶回家給媽媽。還有一次看到一小朋友拿著真象光碟扔的亂飛,我急忙向他要過來,跟他說:裏面是法輪功真象,不能玩,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象資料中《年的故事》、《七色鹿》、《紅眼石獅》、《燒鐵茄子》等,我看了就講給小朋友們聽,學校老師讓同學們上講台講故事,我爭先恐後的講《紅眼石獅》。老師布置作業抄故事,我就抄大法資料《心靈的故事》、《少年新天地》中的故事。老師布置作業抄沒見過的詩,我就抄師父《洪吟》中的《做人》,一次繪畫展覽,我的作品是《濁世清蓮》、《指日高升》畫的是蓮花出淤泥而不染,和仙鶴望日。一次老師布置作文題目是《我發現了……》在媽媽的引導下,我寫了通過學大法使我發現了一個人要有財富必須《富而有德》,一個國家要富強必須《修內而安外》,人類要長存必須《法正》。我得了「特優」。

媽媽說我唱歌好聽,我喜歡吹笛子,就吹我們法輪大法的歌曲,院裏修煉的阿姨聽到了,都說我吹的好聽。現在我喜歡拉京胡、唱京劇。我最喜歡的人物是包拯,在大型演出中我唱的第一個段子就是《鍘美案》中的《包龍圖打坐在開封府上》。我有一個願望,若有一天大法弟子排出《鍘江案》戲來時,我就飾演包拯。

現在,星期天有時間就抄法,平時還背《洪吟》,講真象、發正念。我要在師父的呵護下,多去執著心,做的更好。

僅寫於此,不當之處請功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