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的靈魂 浴血的黑土地(一)

——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紀實綜合報導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日】[按] 本報導旨在真實、客觀和盡可能全面地報導自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發生在黑龍江省的迫害事實,以使公眾對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義之心共同幫助制止這場殘酷迫害。

本文內容:
* 全國之首──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132人
* 「六. 二零虐殺慘案」震驚中外
*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遺體器官被割除
* 恐怖迫害對殘疾人也不例外 雙城公安害死張生范
* 密山市驚爆全國首起公安槍擊法輪功學員事件
* 夜幕下的哈爾濱
* 大慶──國家恐怖主義光顧的石油城
* 非法綁架關押、刑訊毒打、經濟勒索、精神迫害和致死人命惡性案件遍布全省
* 謊言、偽案與欺騙宣傳
* 善惡有報,迫害法輪功遭報事例大量出現
* 迫害法輪功給黑龍江人民帶來的巨大災難
* 不屈的靈魂 衝破黑暗的光明

* * * * * *

西方偉人拿破侖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中國──這東方睡獅一旦醒來,整個世界會為之顫抖!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二年春,法輪大法在中國誕生,確確實實像這位偉人所說的那樣,引起了整個世界的震驚!在短短七年的時間裏,法輪大法就從中國走向世界,傳播到全球五大洲幾十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一書被翻譯成二十幾種外文出版,並震動全世界。中國本土的大法修煉人發展到了一億多人。其傳播速度之快,修煉人數之多,影響面之廣,功效之奇特都是空前絕後,亙古未有的。洪傳之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民體康健,國泰民安。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因其健康身心的顯著效果,很快在東三省深入人心,上圖攝於1999年,黑龍江)

高精度圖片
(上圖:萬名大慶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1998年,大慶,黑龍江)

然而,1999年7月20日,江XX出於極端的個人權力慾和妒嫉,一手發動了以謊言欺騙為基礎的對法輪功的滅絕性迫害,動用全部國家機器,以「真善忍」為敵,以上億的法輪功修煉人為敵。霎時間黑雲壓城,血雨腥風,對法輪功群眾的血腥迫害發生在中國的三十個省、市、自治區(參見《明慧網》死亡人數的省市分布區域圖),江氏集團實行的「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滅絕政策,使國家恐怖主義的幽靈被孕育、滋養、膨脹,在中華大地上游盪。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裏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這東北蒙難、人民受苦的悲怨之歌,如今被再一次吟唱……。

位於中國東北邊疆、面積45.39萬平方公里,人口3751萬的黑龍江省,全省轄3個地區,11個地級市,18個縣級市,49個縣,1個自治縣,省會哈爾濱。在四年多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黑龍江省成為迫害的重災區,黑龍江人民蒙受了深重的災難。

* 全國之首──因堅持煉功自由,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132人

黑龍江省是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截至2003年11月26日,在全國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824名死難者中,有132名黑龍江省籍法輪功學員,佔迫害致死總數的16%,居全國之首。其中年紀最輕的是年僅17歲的佳木斯市樹人中學高一二班女學生陳英,年紀最大的是68歲的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周景森。省會哈爾濱被迫害致死人數高達27人,大慶市21人居第二,在地級市中榜上有名。

黑龍江省委省政府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官員:

19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公開迫害法輪功以來,黑龍江省的不法官員緊跟江集團,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群眾實施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使大批信仰「真、善、忍」的煉功群眾遭到了空前迫害,它們充當了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宋法棠:黑龍江省委書記,原黑龍江省長。在任省長期間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在省政法委的會議上污衊誹謗,布置迫害法輪功的行動。

楊光洪:黑龍江省委副書記,省紀委書記。他在會議上攻擊法輪功、指揮銷毀法輪功出版物、在反法輪功的展覽上污衊造謠,到迫害最嚴重的萬家勞教所視察並直接參加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

王東華:副省長。黑龍江省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成員(具體職務不詳)。主管黑龍江省監獄勞教所工作,主持全省有關法輪功事宜。應對全省性的迫害和發生在監獄勞教所的致殘致死案例負責。

唐憲強: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1998年3月-2002年4月? )。曾負責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

徐有芳:1997年至2003年任黑龍江省委書記。2003年3月31日,被中央免去黑龍江省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據說是調北京,另有任用。自此消失。1999年鎮壓剛開始就積極表態支持並親自布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絕大部份死於他的任期內,徐對黑龍江省嚴重迫害法輪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明慧網》2001年1月23日消息:「不久前,黑龍江省委書記徐有芳,親自去北京向"江中央"保證:在春節期間,保證哈爾濱市不會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護法。徐有芳回來後,在全市展開了全面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動。它們層層下達文件給各個部門單位,強迫所有曾經煉過法輪功的學員必須簽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如果下屬單位在春節期間有一名法輪功學員進京證實法輪大法好,這個單位的各級主管領導立即就地免職!同時命令各轄區的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全部停止春節公休,24小時處於待命狀態--不惜任何代價隨時鎮壓進京的學員。最近幾日,各區派出所警察連同居委會人員不分晝夜,跑到學員家中威脅逼迫學員寫三書,如果不寫,立刻送去勞教。」

*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

黑龍江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及其常設辦事機構「610辦公室」(有些地方仍保留早期的名稱「615辦公室」)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機構,它直接接受中央「610辦公室」的領導管轄,在全省具體實施迫害。

《明慧網》2002年4月28日消息: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的羅幹近日到黑龍江,給黑龍江政法系統直接下達命令,下令在三個月內要抓捕6000名法輪功學員。

據了解,羅幹這次給黑龍江省政法系統直接下達的指標是:四月抓2000人,五月抓2000人,六月抓2000人,他命令公安部門要專抓法輪功,殺人放火及刑事犯罪都可不管。致使黑龍江省各地區均傳出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消息,所有抓捕行動均無任何法律程序,許多當地監獄已不敷使用。

據悉,黑龍江所積極實施的抓捕6000人指標,被認為是自2002年3月5日長春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片後,江澤民下達對法輪功學員殺無赦的命令,在東北三省大規模抓捕計劃中的一部份。

明慧同日消息披露,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迫離家出走,因為所有保外就醫、絕食抗議後被釋放出來、不寫保證書及曾經上訪的學員都成了重新被抓捕的對像。消息形容,警察以查戶口的名義逐家搜捕,如果碰到不給開門的住家,就強行撬門,或用吊車機械、消防車等破窗而入。目擊者指出,警察闖入民宅後先搜家,如果沒翻出法輪功資料就問煉不煉法輪功,說煉就抓人。」

「六. 二零虐殺慘案」震驚中外

2001年6月,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發生特大慘案,15位法輪功學員險些同時失去生命,國際社會為之震驚,殘酷的迫害引起海外關注,萬家勞教所從此惡名遠揚。

「非是戰場,這裏卻瀰漫著硝煙,非是黎明前的渣子洞,這裏卻有人被吊和經受著電棍折磨,也有人因拒絕在「保證書」上簽字被吊在小號的鐵門上邊,這雖不是戰爭年代,可到處是血跡狼煙……這就是2001年6月的萬家勞教所。」(目擊者)

公元2001年6月18日,萬家勞教所非法給法輪功學員「加期大會」在九隊食堂召開。所長盧振山在會上說:「『轉化』了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強行『轉化』。」 「不放棄修煉也得放棄修煉,與法輪功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較量。」會場上近三百名男女防暴警察,他們頭戴鋼盔、手持電棍、手銬、腰繫武裝帶,會場氣氛令人窒息。七大隊、十二大隊共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加期一年,而加期的真正原因是她們雖然大都已被非法監禁二十個月左右,但仍拒絕接受洗腦。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從後背捆綁雙手,一男一女兩警察相挾,仿若押赴刑場。

一場強制大法學員放棄修煉「真善忍」的邪惡之風,在萬家大院掀起。

從6月19日中午開始,先後15名法輪功學員被男女獄警殘酷毆打,多次被電棍擊打心臟,被「飛機式綁吊」、腳跟離地,不許穿鞋,隨著時間的推移,人被綁得越來越緊,越吊越高,兩臂鑽心疼痛,不許睡覺、不許說話、不許大小便,有的實在難忍,便在了褲子裏。學員的鼻子、臉上鮮血直流,又用膠帶封嘴,令人慘不忍睹。盧振山指使獄警三、四次不但給她們不斷高吊,口中污言穢語,並揪學員楊秀麗頭髮往監牆上猛撞。楊多次要求方便不許,堅持不住尿到地上,獄警還拿起沾滿尿水的拖布往楊秀麗臉上、嘴上抹,口裏還不停的罵。此時的楊秀麗被放倒在水泥地上已休克過去。另一學員被惡警當眾侮辱摸其乳房,並數其肋骨,抓癢胸部取樂!

據知情人透漏,萬家勞教所管理科開會,欲效仿馬三家,強姦意志堅定的法輪功女學員,只是因為外界譴責聲高漲才未得全面執行。

當時被吊在小號的法輪功學員共有15人:朱春榮,張春榮,趙雅雲,李秀琴,潘宣華,張玉華,孫傑,郝雲珠,楊秀麗,高淑彥,王芳,陳亞莉,左秀雲,韓少琴,徐麗華。

在迫害期間,所長史英白曾鼓勵惡警們說:「好,就這麼幹!」截止到2001年6月20日上午,法輪功女學員們已被懸吊近40小時,生命垂危……

萬家勞教所對外聲稱,15人是集體自殺,但無法解釋在24小時的監控下事件發生的可能性。因為此事件轟動,中央和省市官員已親臨現場巡視。該事件責任人員包括所長史英白、七大隊長武金英和十二大隊長張波。

有死者家屬稱,勞教所指派了一個不知詳情的「全權代表」,代理一切,並要求家屬簽署一份「死亡與勞教所無關」的文件。

而一位家屬轉述勞教所工作人員的話:「按國家條文規定,不予任何賠償,死了白死,考慮到家屬過來一次挺遠,報銷路費和喪葬費,共給2000元,這還是照顧。」家屬並指出,有公安人員公開聲稱:「願意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從事件發生後,有關方面就嚴密封鎖消息,萬家勞教所的管教人員不准回家,外面的人不准進入,所有工作人員的手機和傳呼機一律上交,勞教所電話多數都打不通。

因勞教所封鎖消息,死者姓名難以全知,目前已確認失去生命的有三人:
張玉蘭(黑龍江密山市人,56歲)
李秀琴(雞西糧食局退休職工,61歲)
趙雅雲(雙城市樂群鄉人,黨員,54歲)

張玉蘭是法輪功學員,在黑龍江省密山市鐵西村站點做義務輔導工作,據悉現已被關押在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達兩年之久。張的家屬於6月20日趕赴哈爾濱,直到6月23日火化時才被允許見遺體,見脖子上有深深的勒痕。

高精度圖片
張玉蘭遺照趙雅雲遺照

李秀琴是黑龍江省雞西市梨樹區糧庫退休職工,1999年進京上訪被捕後,12月26日被非法送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於6月20日死亡,勞教所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直接火化遺體,家屬只領回了骨灰盒。李秀琴的家屬引述獄警的話說:「上級有話,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趙雅雲是黑龍江雙城市樂群滿族鄉村民,2000年7月份在家中被抓走,一個多月之後被送進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趙雅雲於2001年6月20日死亡,6月21日家屬見到趙雅雲遺體:頭髮零亂不堪,雙眼窩青紫,眼微睜,人中處有手指甲掐痕,牙關緊閉,臉上尚有被打過的五指印,整個臉浮腫,頸上有一輕一重兩道勒痕,肩胛青,胳臂有傷,後腰大面積淤紫。萬家勞教所對有關死因的回答是:「她們集體上吊自殺。」資料顯示,鎮壓法輪功以來,在押期間死亡的法輪功學員,均被宣稱死於「心臟病」或「自殺」。

此間觀察家指出,6月以來的高頻率高強度施刑是萬家勞教所法輪功學員大量死亡的直接原因。據可靠消息說,萬家勞教所為追求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使用各種嚴酷刑具對待法輪功學員,尤以6月為最。

據悉,萬家勞教所現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已經刑滿超期,但官方宣布不寫「決裂書」者不能釋放。此次大規模死亡慘案發生後,萬家勞教所仍然有計劃強行在「7月20日前全部轉化」在押的法輪功學員。

消息來源透露,2001年5月24日,萬家勞教所以第一所長、史英白所長,十二隊張波隊長為首, 把被非法關押在十二隊的50-60名拒絕寫「決裂書」的法輪功女學員非法送入男監進行摧殘折磨,晝夜綁著不許睡覺,只要閉上眼睛,就拿電棍電,24小時站在水泥地上,由男獄警和男犯人看管,長達8─9天。

有目擊者證實,其間,幾個警察強行把一位法輪功女學員抬進男監,三個男犯人輪姦了該女學員。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為加大對法輪功學員的恐怖迫害,按著「上邊」秘令,以「整頓」為名,男管教進入非法關押法輪功女學員的監室,折磨凌辱法輪功女學員,完全沒有人性,手段令人髮指。

有關人士認為,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慘案以及頻傳法輪功學員死亡案例分析,近期[2001年] 對法輪功的鎮壓在急劇升級。而另據可靠消息:黑龍江雙城市公安部門最近有秘密計劃,對拒絕放棄法輪功的學員,為了避免在屍體上留下傷痕、血跡等證據,將使用塑料袋將其鼻子和嘴捂住,令其窒息而死。

「六二零特大慘案」在海外曝光後,引起國際媒體的極大關注,路透社,中央社,美國國家廣播公司,CNN,BBC,美國之音,世界日報,澳洲廣播公司新聞等均給予報導,人權組織呼籲中國廢除其針對法輪功的三百多個勞教所。(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