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每日新報》在幫新華社撒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8日】2003年11月6日天津《每日新報》在第二版轉載了新華社一篇題為「害人奪命的彌天謊言」的邪惡報導(以下簡稱報導)。中心意思是否定景佔義的兩項發明是通過練法輪功發明出來的。

姑且不說「報導」中說的景佔義如何栽贓自己是否是造假,但從「報導」中提到的幾個「時間」來看,完全是失實的謊言。而且通篇「報導」文不對題、斷章取意、前後矛盾,則暴露出作者刻意編造的痕跡。

下面就幾個主要方面看「報導」的作者是如何作假的。

1. 隨意編造景佔義「開始練功」的日期

筆者曾經於1996年3月23日上午在天津大學的「求實禮堂」聽過景佔義的修煉法輪功的心得體會報告會(我當時做的原始記錄至今還保存著),我清楚地記得景佔義在報告會上談了他經過長時間的修煉法輪大法後發明了兩項專利的過程。而「報導」中說景佔義是1996年2月才開始練功的,到1996年3月23日才一個月的時間,與景佔義說的「長時間修煉法輪大法」不相符合。而且,練過法輪功的人都知道,才練一個月的時間,就能夠召開心得體會報告會、還能談出這麼深刻的體會來,這純粹是天方夜譚。可見「報導」中說景佔義是1996年2月才開始煉功的,完全是失實的謊言。

2. 出爾反爾,前後矛盾

「報導」的第一節中說:「景佔義的兩項專利是1994年研製成功的」,而且還說:「原河北邯鄲專利代理人常玉明曾經為景佔義代理了專利申請」(注意:連常為景代理專利申請的日期都不敢寫)。但「報導」在第三節中卻引用邯鋼科技環保部副部長梁永昌的話說:「景佔義所鼓吹的他個人的兩項專利都沒有經過邯鋼申請。聽說他的發明在邯鄲附近的小工廠裏搞過,但都沒有搞成,有的人還上門來找景佔義賠償損失,因此景佔義經常躲出去,不來上班」。

內行人都知道,一項先進的生產(或施工)工藝或方法,如果要申請專利的話,必須經過嚴格的試生產(或試施工)過程或試驗過程之後,經過專家鑑定確認其切實可行後,才能申報專利的。而按照梁永昌的說法景佔義的兩項發明「都沒有搞成」。但這兩項「沒有搞成」的發明卻被申請了國家專利。這種出爾反爾的說法不但與前文「景佔義的兩項專利是1994年研製成功的」自相矛盾,而且還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一個是那些搞專利的人都是吃白飯的;另一個是在中國大陸不管搞成沒搞成的發明都可以申請國家專利。按照「報導」中的說法,中國大陸的專利其真實可信度何在?!

這篇「報導」的作者為滿足江××鎮壓法輪功的需要,既不怕在眾人面前暴露它的無知,更不怕它的拙劣表演會玷污了中國大陸申請專利的嚴肅性,難怪有人說:中國大陸「朝中無人了」。

3. 用自己的無知誣陷修煉界中出現的超常現象

「報導」中用了大量篇幅誹謗修煉界中的超常的現象,這非但絲毫影響不了人們對修煉的正信,反而更加暴露了作者的無知和無賴。

例如:「報導」中引用何祚庥的話說:「人怎麼能跳進鋼水看分子結構?」「我真希望景佔義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著大家的面,再往鋼水裏跳一次」。修煉界中的人都知道,如果不是十足的無賴,是絕對說不出這種話來的。因為「跳進鋼水裏看分子結構」的是景佔義的主元神,而並非他這個大活人啊!而人的元神,用常人的肉眼根本看不見。這是修煉界中出現的一種「元神離體」的超常現象,大法弟子中能「元神離體」的人多的是。就在中國的歷朝歷代的如:佛教、道教中的真正修煉人中,也有很多能「元神離體」的人,這在歷史上都有過許多記載,並不是甚麼神秘的事情。「報導」的作者之所以敢於如此惡毒地攻擊修煉界中出現的超常現象,這不但說明它見識淺薄、井蛙觀天,更說明它為了討得江××的歡心而完全不惜喪盡自己的職業道德的無賴嘴臉。

4. 「報導」的標題與內容風馬牛不相及

「報導」的標題叫做甚麼「害人奪命的彌天謊言」,可是當我看完「報導『的全部內容後,裏面既沒有「害人」、更沒有「奪命」的情節,何來「害人奪命」呢?我倒覺得這個標題用來形容作者本人更恰當一些。因為通篇「報導」除了撒謊、欺騙之外,其餘沒有一點可信的地方。它既毒害了不明真相的讀者,同時又想奪景佔義的命,真是邪惡至極。

奉勸那些還在為江氏集團造假的惡人,不要以為有江××撐腰,撒謊造假就不犯法。但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作惡多了,多行不義必自斃!

附:回憶景佔義談修煉法輪大法體會時的內容

1996年3月23日上午筆者曾經在天津大學「求實禮堂」聽過景佔義修煉法輪大法體會的報告,現把當時聽到的內容回憶如下:

1.景佔義原是邯鄲鋼鐵廠的總工程師,他修煉法輪大法是從他愛人受益於法輪功而得到啟示的。他的愛人曾經犯過嚴重的半身不遂,長期臥床不能自理。有一天,景佔義下班回家,看見愛人坐在床上,覺得很奇怪,怎麼突然能坐起來了呢?一問才知道,愛人聽了李洪志老師的講課,去的時候是被人抬著去的,回來時候就能扶著牆走路了。景佔義被法輪功的神奇折服了,從此以後,他與愛人一起練起了法輪功。

2.修煉大法後的身體淨化過程與思想變化過程
我清楚地記得景佔義在談他淨化身體時有這麼一段:全身疼痛難忍,而且疼得從床上滾到床下,又從床下爬到床上,大概痛了幾天,堅持下來後疼痛消失,全身掉了一層皮,掉皮以後全身皮膚變得細嫩光滑。

3.發明專利的過程
(1)景佔義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曾經有一項發明,後來造反派把他搞發明的原稿給燒掉了(這個問題記得不準確,也可能是怕造反派揪鬥自己燒掉了。但燒掉了這是肯定的)。文化大革命後,他想把這個發明重新搞起來,但其中有很多數據和方程式記不起來了,所以一直沒有搞成。修煉法輪功以後,有一次在打坐入定中那些記不清楚的數據和方程式全部顯現出來了。出定後,他馬上把那些數據和方程式全部記錄了下來,所以又把這個發明搞起來了(但這項發明的名稱叫甚麼我記不起來了)。
(2)有一年景佔義去德國考察,發現德國切割鋼板的切割頭很好,不但小巧精美而且切割質量很好,切出來的鋼板既整齊美觀而且鐵屑很少。他就想辦法從德國人那兒要了一個切割頭。回國後他就開始研究這個切割頭,想弄清楚裏邊的結構,但又不想破壞切割頭的原狀。因為一破壞原狀可能結構就變了,就這樣他絞盡腦汁也沒有想出甚麼好辦法來。後來有一次練功入定後,主元神就離體進入到切割頭裏邊去了,因此而弄清了切割頭裏邊的結構。然後按照他記錄下來的結構形式自己設計了一個新的切割頭圖樣,結果按照這個圖樣製造出來的新切割頭比從德國帶回來的那個還要好用,因此而申請了專利。
(3)打坐入定中主元神進入鋼水裏去看到鋼水裏的各種鋼元素的分子形態及它們之間的關係,(或者說它們之間的化學反應)。
(4)以及打坐入定中主元神進入到銀河系及銀河系以外所看到的景象。

以上回憶主要是為了揭露《每日新報》刊登的「害人奪命的彌天謊言」的邪惡報導,讓它們知道老百姓不是那麼容易上當受騙的,還有很多知情人哩。我也希望比我更知情的人能把更詳細的情況寫出來,特別是要把景佔義開始練功的準確日期寫出來。以便更好地戳穿為「江氏邪惡集團」造謠的邪惡壞人的謊言。



附:給天津《每日新報》責任編輯鬱建鋒、劉岩偉、韓輝的公開信

鬱建鋒、劉岩偉、韓輝:

你們好!

看了你們2003年11月6日《每日新報》第二版編輯的內容後,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你們是失職的。因為在這版中刊登的那篇「害人奪命的彌天謊言」的邪惡報導(以下簡稱「報導」),只要稍微仔細看一遍,就能看出裏邊前後矛盾,漏洞百出。尤其「報導」中提到的幾個所謂的「時間」,都是作者為矇騙不明真相的人而栽贓陷害所故意編造出來的,完全是失實的謊言。筆者在「天津《每日新報》在替新華社撒謊」一文中進行了揭露)。

至於說「報導」中提到的景佔義打坐入定後元神離體的問題,更是不值得一駁的。因為這種現象在修煉界中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大法弟子中能元神離體的人多得是。就在中國的歷朝歷代,如佛教、道教中有許多真正的修煉人中也有很多能元神離體的,這在歷史上都有過許多記載。「報導」的作者之所以敢於如此惡毒地攻擊修煉界中出現的超常現象,只能說明它見識淺薄、井蛙觀天。

另外,「報導」中的內容與標題也是格格不入的。「報導」中既沒有「害人」也沒有「奪命」的情節,何來「害人奪命」呢?

像這樣喪失職業道德的文字垃圾,你們卻堂而皇之地讓其在自己負責的版面上泛濫,這與你們的「責任編輯」稱號相符嗎?如果你們認為「相符」的話,那你們到底為誰負責呢?是為廣大人民群眾負責、為你們的「責任編輯」稱號負責、為你們的良心負責?還是為鎮壓法輪功的江氏集團負責?

你們都是有文化的知識分子,你們回想一下。自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江氏集團 鎮壓法輪功以來,中央電視台所報導的那些練法輪功的「自焚」、「殺人」、「投毒」案,為甚麼在國外沒有發生過一起?相反,隨著江集團鎮壓法輪功越來越升級,國外學煉法輪功的人數也越來越多。例如台灣1999年煉法輪功的人數才3000多人,現在已增至30多萬人;全世界煉法輪功的國家和地區也由1999年以前30多個國家增加到現在的50多個國家。許多國家和地區都給法輪功褒了獎,「法輪佛法」在全世界被翻譯成30多種文字出版,除中國大陸外,法輪功在全世界所有國家和地區都允許公民自由煉習。外國的領導人也不是傻子啊,如果真象「江氏集團」說的那麼不好的話,他們能允許法輪功在自己的國土上「坑害」人民嗎?

所以呀我勸你們,凡事都要多想一下為甚麼?千萬不要認為「上面」說的、做的都是對的,更不可為了暫時的利益去幹那種傷天害理的事情和有損於你們職業尊嚴的事情。

回想文化大革命期間,「四人幫」利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於黨和政府之上,瘋狂地製造各種謠言,鎮壓老革命幹部和許多無辜的群眾,多少無辜的人們慘死在「四人幫」屠刀下。所不同的是江××直接掌握黨、政、軍大權,親自出馬殘害一億多崇尚「真、善、忍」的道德高尚的社會民眾。它比「四人幫」更惡好幾籌啊!既然當年不可一世的「四人幫」都被送上了歷史的審判台,「江氏集團」還能跑得掉嗎?它絕對跑不掉的。只是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都有報應的。所以勸你們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再為江氏政治流氓集團搖旗吶喊了。

江××是不給自己留退路的,它壞事一幹到底。別看它現在這麼瘋狂,那是它內心極度空虛的表現。它知道它的末日就要到了,所以在到處尋找它的陪葬品。勸你們千萬珍惜自己,不要給自己生命造成永遠的悔恨。

最後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由北美「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分析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影片《偽火》(False Fire)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如果你們想了解法輪功在國際上的弘傳情況和江××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通過以下動態網域名上很多海外網站瀏覽。
https://www1.ft888.net /
https://www2.ft888.net /
https://www3.ft888.net /


寫在後面的話

長期以來,天津《每日新報》一直在為「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搖旗吶喊,只要「焦點訪談」或「新華社」有給法輪功造假的消息,它們馬上全文轉載,甚至添油加醋,在天津人民中造成極壞的影響,成了「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的地地道道的幫兇,為肅清《每日新報》對法輪功的造假在天津人民中造成的流毒,希望天津廣大大法弟子迅速行動起來,收集其對法輪功造假的罪證,並向廣大天津人民揭露它的謊言和罪行(其它新聞媒體如有對法輪功造假的同時進行收集)。

天津《每日新報》地址:天津市河西區大沽南路873號;郵編:300211
天津《每日新報》各部電話:
要聞部:28202302; 新聞部:28201907; 經濟部:28202017; 時事部:28202093;體育部:28202246; 娛樂部:28202226; 專利部:28202326; 攝影部:28202332;廣告部:28201943; 編輯部:28201917; 活動部:28203063; 發行熱線:9626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