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時刻在一起(譯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7日】上一次美東南法會在佛州舉行,是兩年前,那時我還是個新學員。當時,我感觸良多,而深深印在我腦海中的是:我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在正法中的責任。

我是2001年5月,也就是那次法會7個月前得法的。臨近法會前,佛州的協調人移居其它州,她希望我能挑起這個擔子。那時我是新學員,所以擔心自己能不能勝任,後來我認識到,這次機會很難得,況且,如果我不行,師父一定不會給我這個機會。這樣一想,心裏就踏實了。

這兩年來,在協調佛州大法弟子做證實大法之事的時候,有許多地方我的處理欠妥,而且淡忘了師父交給我這份責任的初衷。簡單的說,我沒有充份利用這段時間,錯過了許多救度眾生和提高心性的機會。我這裏不提我們佛州大法弟子之間的意見不同與爭論,因為畢竟,作為同修,我們一起走到了今天。

我仍然記得,在佛州法會上一位同修交流他的心得時我的心情。他是36名走上天安門的西人學員之一。我能感受到他的大善之心,也感到慚愧。於是我對身邊的同修說,我真尊敬這36位學員,他們找到了橫跨太平洋的正法之路。他笑著對我說,「另有一些學員要去天安門,你去嗎?」

就像當時那位協調人讓我接替她一樣,我陷入了沉思,「我準備好了嗎?萬一這樣,我怎麼辦,萬一那樣,怎麼辦?」就在我瞻前顧後,理不出頭緒時,另一位學員充滿善意的說,「別想了,去吧。」午餐時,我把哥哥拉到一邊跟他說,「情人節那天,來自世界各地的西方學員要在天安門廣場匯合,我們應該和他們站在一起。」

我們開始準備行程。我們盡力地多學法,多煉功。奧蘭多的另一位學員表示也要去,所以我們邀請另兩位學員同行,他們中的一位成行,另一位留守,負責與當地媒體、政府聯繫。這樣,我們4人成為一個團體,為我日後才完全理解其意義的天安門之行做準備。

我們花了大量時間在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很快,我們意識到我們是多麼不同的4個個體。就連哥哥和我之間,對法的理解也相差甚遠,有時我甚至想,他們的理解和我的理解差得這麼遠,一定是他們錯了。

啟程的日期臨近了,我們在法上更加堅定,感受著溶於法中的快樂,同時,我們也知道,等待我們的是空前嚴峻的考驗。這樣的壓力增加了我們之間的心性摩擦,我們在一起時總是只看對方的執著,做事的正念也不強,在一起的時間變成了痛苦,我們甚至懷疑這個4人小組能否成行。

儘管這樣,我們始終相信,我們會忍耐對方,幫助對方,最終作為一個整體精進。我們達成了一個共識,那就是,是師父安排我們一起去天安門。因為是師父的安排,所以我們4人去天安門一定是最好的,這樣的組合就是最好的。

我們因為這樣的共識而變得融洽起來,但是考驗還在繼續。邪惡極盡所能地阻止我們,通向天安門的路途充滿了正與邪的較量。師尊一如既往地幫助我們去掉執著心,舊勢力卻抓住我們的每一個執著挑起爭論,而且不斷地想使我們「知難而退」,每一次,我們都以清醒、理智的正念清除了它。

準備終究是準備,總有一天我們必須啟程,這一天來了。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北京與這裏的區別,彷彿我們闖入了邪惡的總部,邪惡與舊勢力的黑手將我們團團圍住,在另外的空間刺穿我們。迫害者要開始動手了。

去天安門廣場前,我們在北京停留了4天。每天我們都有提高,但同時分歧也越來越大。我用全副意志使自己充滿信心,對其他弟子我卻沒有一點信心,事情發展到很難彼此信任的地步。因為一旦我們中的一個出一點錯,4個人都會被捕,而且我對一些事情的理解總是和他們不同,所以我想,我們可能應該分開行動,分開的力量可能更大些。因為這樣的話,每個人可能更「舒服」,注意力更集中些,不必把時間花在聽別人那些自己根本不會同意的意見上,就能更好的堅定自己的正念。

但是我們看到,這正是舊勢力想要的,所以我們重新交換了意見。我們一起去中國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我們是大法修煉者,中國之行是我們修煉的一部份,我們來這裏是證實大法。當然我們都還有常人的所思所想,但這個過程中我們應該儘量去掉這些執著。

在旅館的4天,所有發生的事,無一不是歷煉我們成為一個整體所必須經歷的。從表面上看,整個房間充斥了我們的執著、觀念,擔心,憤怒,彷彿像舊勢力一點就著的火藥庫,但從另外空間看,真實的情況是,我們4人正在鏟除隔離我們的一切因素。表面看,我們似乎更遠了,事實上,我們已漸漸地形成了一個金剛不破、心念純正的整體。

我們作為一體,就能克服藏在每一個人心裏的障礙。在正法之路上,能夠阻擋我們的不是外來因素,而是我們的內心。同樣,我們證實法,不是一個行動或一件事,而是衝破自我樊籠,不斷淨化自己的身心,達到更高境界的歷程。那4天,我們昇華得很快,但是又彷彿在鋼爐裏受煎熬。不同的是,我們沒有被燒盡,而是被熔煉,被提升。這也是我後來不怕紅色惡龍的火燄的原因。

甚至在我們離開旅館去天安門的一刻,依舊是這種狀態,各種情肆虐地滲透我的每一個細胞。離開前最後一次發正念的時候,我感到緊張,非常緊張。

發完正念,我們擊掌相互鼓勵。當打開門,面對那個世界時,感覺完全變了,我們變得牢不可破,任何邪惡都別想把我們分開,我們的每一步都踩碎無數的邪惡物質。我們是誰,我們是來做甚麼的,清晰地縈繞在我心中,我感到我們破除了最後的執著,最終成為堅不可摧的整體,我們像神一樣的走著。

我們知道,天安門廣場,這個地球上能夠聽到我們嘹亮的正義之聲的地方,一定有邪惡的陰霾。當我們遠遠地看到整個廣場和它周圍的一切,馬路邊、人行道上,到處都是警察和巡邏隊員在遊蕩,一絲怯意向我們襲來。最後一道關卡,包圍著天安門。

在通往天安門的地下通道裏,警察像人牆一樣擋住我們。我們四人被分開了。我看見前面的兩個弟子沒有理睬警察的詢問就從它們的身邊走過,他倆像佛一樣登上台階消失在陽光下。所有警察的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了,我也沒說話,徑直地走上台階。當踏上最後一級台階時,我看到哥哥在微笑。

我無法表達當時的感受,我彷彿在讀師尊在「《洪吟》中的詩──「笑」。還有3分鐘兩點,那時,全部弟子應該站在廣場中心,一起打開橫幅。當我們走向目的地時,一個強大的能量場把我們和警察隔開。另外空間的邪惡物質像狼一樣嚎叫著,想阻擋我們。但是,它們的惡怎麼能觸及到我們的善?我們的正念制約著一切。我們看到這個整體的另一半,那兩位同修也和我倆一樣走著。當平靜的腳步把我們帶到一起時,我們對視了一下。正像計劃的一樣,兩點整,我們在天安門廣場中心集合了,每一處都天衣無縫。

我們一起打開橫幅,用盡全身的氣力,喊出了我們跨越千山萬水想說的話,「法輪大法好!」

後來我得知,大多數約好同行的其他地區的大法弟子沒到廣場就被抓了。我想正是因為我們4個彼此融洽、互相鼓勵並且能夠始終在一起,所以我們做了想做的事。

我們共同實現了我們的誓願,穿過重重障礙,在那一時刻,喊出那簡簡單單的五個字,我們做到了。幾個月來,我們的思維聚焦在2月14日下午兩點,甚麼也擋不住我們。

那並不是中國之旅的結束,也不是考驗的結束,以後的關和難與天安門之行不同,當然這兩年來,也有許多事情發生。這裏,我與大家分享這段去中國的經歷,是想說,同修們,請不要為彼此之間表面的意見不和所迷惑,每當此時,請想一想,我們提高心性、走過困難的過程恰恰是完善一個清新純淨的新宇宙的過程。在中國的那段時間,邪惡想把我們拆散,但是,我們從根本上否認它們的安排。我們是一個整體,任何分歧只是表面現象,我們真正的自己自始至終都在一起。

當我們在修煉的路上需要彼此守望的時候,我們的路看上去會陡峭些,我們會走得慢些,還會感到被傷害,因為我們得直面自己的執著和觀念,每走一步都需要修出更大的善與忍。情感上的傷痛大家都有體會,但師尊安排了這樣的過程,使我們堅強、精進,所以我們一定要走穩,走好。

這次法會後,我將離開佛州。擔任了兩年協調人,我意識到與同修相處的可貴。有時對同修我沒有做到善,而且「怒髮衝冠」。也有些時候,同修對我不滿。的確,我們有失誤的地方,然而,這些不盡人意的事也是我們共同提高心性的一部份,我相信,這其中真實的一面美好無邊。

值此離別佛州之際,請允許我向曾經給予我巨大幫助的同修說幾句話。

請緊隨師尊,共同精進。
因為我們一起來,也要一起回。
我們是一個整體,
因為這是最好的方式,
我們是一個整體,
因為我們確曾在一起,
我們是一個整體,
因為唯其如此,我們才能不辱使命,實現我們的史前洪願。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大家。感激您,師尊。

(2003年11月美東南法會(亞特蘭大)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