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媽媽快回家」──成都小姐妹呼籲營救雙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前排左:方難潔(小女兒)前排右:楊心玉(大女兒)
後排左:方靜(母親)後排右:楊築(父親)
【明慧網2003年12月17日】親愛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大哥哥、大姐姐們:

您們好!我叫楊心玉,今年11歲,讀小學五年級,妹妹方難潔,今年9歲,讀小學三年級,家住成都市錦江區龍舟南巷龍舟小區4號院3幢2單元1號。我倆同在成都市龍舟路小學念書。

我們曾經有一個幸福、快樂的五口之家──爺爺、爸爸、媽媽,妹妹和我。我的雙親都是下崗職工,媽媽體弱多病,爸爸得過小兒麻痺症,腦筋反應遲鈍。為了經營這個家,爸媽每天起早貪黑,到處奔波。早上辛苦地去買新鮮蔬菜,買到了就在離家最近的巷子裏賣菜,價格賣得較便宜,一個月只能掙幾百塊錢。天天如此,年復一年,尤其在冬天,為了掙錢,雙手不知裂了多少道口子,流了多少血,長了多厚的繭子,長了多少瘡,承受了多大的痛苦。還有夏天,在烈日的曝曬下,也不知流了多少汗水,浸透了多少件襯衣。為了這個家,爸、媽操盡了心,媽媽壓力很大……

1995年媽媽的情緒好起來了,笑容時刻充滿臉上,全身的疾病彷彿一夜間全都消失了,說話時的語氣是那樣的祥和。媽媽告訴我們:她非常幸福,因為她修煉了法輪大法,彷彿她這一生就為這大法而來。並告訴我們:師尊說,宇宙中有一個特性叫「真善忍」,她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教導我們在任何矛盾面前都要無條件地向內找,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替別人著想。就這樣,我們一家人都開始修煉大法。

我的父母待鄰居或老年人,都是那樣的和藹可親。在繁忙中,爸爸、媽媽、爺爺對我倆的學習成績十分關注,還耐心地教我們寫生、書法、繪畫、寫作等。我們有不懂的,父母就會和我們一起思考。我愛這幸福、祥和的五口之家,我愛我的爸爸、媽媽。

可是自從1999年7月20號以後,我們一家如同千千萬萬無辜的大法弟子一樣,因堅信「真善忍」,本著對國家負責,對人民負責的原則,向政府說句真話:法輪大法好。然而等待她們的卻是鐵銬、暴力、黑黑的監牢。到底我們信賴的政府怎麼了?我的媽媽也挺身站了出來,向上級領導部門訴說自1995年修煉大法後親身受益的真實經歷。幹部們不但不聽,還反過來勸我的媽媽放棄修煉。媽媽因堅修大法,被拘留了十五天,才放回家。可媽媽並不氣餒,繼續弘揚大法。媽媽沒有私心,為了希望所有的人身心健康,為社會及整個中國造福,讓世人明白這一切,媽媽便用以前積攢的辛勞錢帶著5歲的妹妹一起乘飛機去北京弘揚大法。爺爺和父親則留在家中,因我正讀一年級。

善良、正直的媽媽到了天安門,向世人展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然後和妹兒一起乘火車回到了家中。不久,只因為媽媽去了天安門就被闖進家中的警察抓走了。 我們一家人便從高興中一下子間感到傷心而落淚。一個月後,我們收到的是一張白紙黑字的勞教書,媽媽被判勞教一年半。我和妹妹一看,傷心地啜泣起來。那天被抓時,媽媽不願配合警察非法抓好人,就死死抱著雙層床的鐵桿,可是有4個高大的警察來拉媽媽。後來媽媽被戴上鐐銬,抬走了……

每當回憶起這一刻時我總感到後悔,沒有及時拉住媽媽,沒有制止警察的惡行。

媽媽走了,就由婆婆從鄉下來照顧我倆。媽媽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那裏生活環境十分惡劣。勞教所為了讓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在炎炎烈日下,媽媽她們被強制在太陽下端坐,雙腿並攏,全身挺直,稍微一動,就會遭來幹部和犯人的拳打腳踢,以及流氓式的辱罵。不准洗澡,早晚洗漱只有5分鐘時間。那些堅定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脫了形,一個個都成了「黑人」。即使這樣,媽媽也從未放棄自己的信仰。

記得那年快開學的前十幾天,媽媽從勞教所回來,直接到鄉下接我倆,我們一家歡天喜地,轉悲為歡。

回家後,媽媽一面為了生存四處奔波,一面向世人講述自己的遭遇,還一面輔導我們的學習。又到了暑假,爸爸、媽媽、妹妹和我,於2001年7月一同乘火車到北京去弘揚大法。當我們展開「法輪大法是正法」的黃色橫幅後一會兒,就上來一群惡警,把爸爸抓上了警車。一個惡警用黃色的橫幅把媽媽的脖子纏了兩圈,使勁地勒住媽媽的脖子。媽媽喘不過氣來,可依舊絲毫沒有動搖,咬緊牙關。那個惡警沒有辦法,只好罷手。我和妹妹再次在心目中聖潔的天安門前見證了警察在光天化日下的暴行。我倆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淌,可媽媽不斷地安慰著我們,還教育我們要聽師尊的話:無怨無恨,不計不報,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真修者。漸漸地我倆止住了淚水,隨同媽媽離開北京。臨別時照了4張照片,在車站還吃了一個大西瓜才走。在乘車時,還熱心地幫助了一位沒錢付車費的老婆婆,她很高興。

在一次向世人講清真相中,爸、媽被警察和居委會一行人看見了,就這樣,短短幾個月後,爸、媽再次被抓,只好又讓鄉下的婆婆來照顧我倆的生活起居。我們一家人在這四年多,不知經歷了多少次這樣的悲歡離合,相聚別離。不久,我們收到了父母的判決書。媽媽被非法判勞教三年,爸爸被非法判勞教兩年。爺爺由於傷心過度,再加上已是高齡,身體一天天衰弱下去,於2003年2月去世。我的父母不管是聽到還是看到了這個噩耗,他們都會很傷心的。我們不由得失聲痛哭,我們全家人的心靈都受到了刻骨銘心地打擊。爺爺生前最疼愛我們,生活困難時爺爺用他微薄的工資支撐著這個家,死的時候還有很多話沒對父母說……

善良的人們啊,我相信在這個世上好人比壞人多千百倍。我真心向社會呼籲:希望所有的好人都伸出那雙正義的手,支持大法,弘揚大法;希望政府、上級部門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讓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溫暖的陽光下茁壯成長,在偉大的父愛、母愛下,在家人的關懷下健康成長。

我在這幾年的修煉中感受到了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的幸福、快樂,給了我們做人的本質──那就是「真、善、忍」。媽媽,爸爸的選擇沒有一點錯,因為大法給了我們一切。所以爸爸、媽媽對大法堅定不移的信念是任何人也動搖不了的。我在其中也受益匪淺,我和妹妹的學習成績一直十分優秀。如果人人都像我的父母親那樣,世界就會永遠的美好,我為有這樣的父母感到無比自豪、驕傲。我以父親、母親為榮,我會耐心地等待他們的歸來。

爸爸,媽媽:請您們別擔心我們倆,我們一切都好,請您們在獄中多保重身體。請監獄的警察善待我的雙親,同時也請所有知道、了解這一情況的正義之士,和我倆一道營救爸、媽,讓我爸爸、媽媽快回家。

女兒:楊心玉 書
方難潔 意
2003年12月11日

父親:楊築 現被關押在四川省綿陽市新華勞教所
母親:方靜 現被關押在成都市龍泉驛區洛帶文安鎮大包村女子勞教所四十二監區

附:
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電話:0816-2274441
新華勞教所管理科電話0816--2280410 (鄧剛)
1中隊電話 0816-283008
4大隊5中隊電話: (0816)2830117(趙瑜)
6大隊大隊長 朱懷忠: 13035651945
6大隊: 0816-2830597
6大隊3中隊: 0816-2830543
吳正君: 13035665588
黃 明 13808118055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