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風難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五)

——吉林省法輪功受迫害情況紀實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6日】法輪功自1992年5月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國吉林首次面向社會傳出,短短幾年,使千百萬修煉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煉中獲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歸正,給社會帶來了新的生機和希望。而這樣利國利民的大好事卻因江澤民個人的妒嫉而遭到了迫害,酷刑及虐殺遍及大陸各地。

本報導旨在真實、客觀地報導發生在吉林省的迫害事實,使公眾對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義共同制止這場對無辜百姓的殘害。

本文內容:
1. 吉祥之地 殊瑞之光──法輪功從吉林省長春市首次公開傳出(圖)
2. 風雲突變 吉林遭劫──105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3. 省委官員親臨督陣 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大開殺戒(圖)
4. 117名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酷刑折磨 一對姐妹相繼被迫害致死(圖)
5. 野蠻灌食在吉林省被普遍使用
6. 長春第三看守所獄醫施酷刑 舒蘭警察僱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
7. 可憐吉林孤兒淚──年輕父母被殺害(圖)
8. 二級殘疾人修大法重獲新生 戢景昌被長春警察迫害致死(圖)
9. 有江澤民密令仗膽和省委「轉化率」指標 吉林警察行兇殺人毫無顧忌(圖)
10. 衝破黎明前的黑暗──長春首次成功播放法輪功真相電視片(圖)

* * * * * * * * * * * *

(接上文)

6. 長春第三看守所獄醫施酷刑 舒蘭警察僱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

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的「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使那些助紂為虐者在迫害中瘋狂得忘乎所以,行醫的不再救死扶傷,卻用手中的醫療器具對法輪功學員施酷刑;警察不再維護社會治安,卻僱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法輪功學員。這一切把已經世風日下的社會公德推向無底深淵。

* 長春第三看守所獄醫尹某、郭晶用針扎十指、腐蝕液滴鼻摧殘法輪功學員

長春法輪功學員王淑琴,50多歲,被非法關押在長春第三看守所。在今年七、八月份,因絕食抗議非法關押,遭到獄警殘酷迫害。戴手銬腳鐐,手銬從腳鐐中穿過,人直不起腰,更惡毒的是看守所獄醫尹某、郭晶用針扎她的十個手指指尖(針與手指尖成直角)。王淑琴絕食抗議迫害三十天,被用這種酷刑二十五天,殘酷至極。在去年王淑琴因絕食抗議,也遭過此刑,還被用「炮彈」(一種液體,滴入鼻孔後皮膚迅速被燒破)滴鼻。在長春第三看守所遭受過此酷刑的大法弟子至少還有趙桂鳳、張帆、胡慧秋和張春萍。

* 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和、政保科科長肖勇派警察僱用黑社會暴徒酷刑逼供法輪功學員

今年11月26日晚,在舒蘭市公安局,副局長辛和、政保科肖勇、王庭柏等惡徒的策劃、指揮、參與下,惡警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付宏偉、宋冰、宋彥群、趙吉岩住地,強行綁架了四人。並對圍觀的群眾散布謠言欺騙說,抓的是酒店的違法小姐。

接著又派惡警李琢、李甲哲去吉林市雇來黑社會暴徒,對法輪功學員動酷刑,上大掛,灌辣椒水,芥末粉。黑社會暴徒一邊動刑,一邊狂妄叫囂:我們這次是花錢雇來的,就是讓你們開口的。

身為國家政府工作人員和公安局局長、人民警察,竟然和黑社會的老大狼狽為奸,一起迫害無辜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這就是江氏集團滅絕政策下被放縱了的人性中殘暴、兇狠、陰毒的絕好證明。

7. 可憐吉林孤兒淚──年輕父母被殺害

法輪功教導修煉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修心養性,在社會中做一個真正的好人,這對社會精神文明、人類道德起到了積極的改善作用。為人父母者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負起教導子女的責任;為人子女者修煉法輪功,贍養父母公婆,善待他人,……法輪功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但是這樣的好父母如今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歷經摧殘折磨,甚至慘遭殺害,使美好的家庭被破壞,天真的孩童失去了自己的親人。

這些父母被殺害的孤兒中,有的才四歲,他們的身心所遭受的巨大傷害是難以想像的;而他們的父母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被虐殺,這對整個社會道德的摧殘將是無法估量的。

* 沈劍利,女,34歲,吉林省長春法輪功學員,碩士畢業,吉林大學南嶺校區應用數學系教師。沈劍利2002年3月6日在南關被抓,4月下旬被當地公安迫害致死,距其被捕時間還不到兩個月。沈劍利的丈夫、吉林電子信息高級技校教師鄭煒東也是法輪功學員,因做真相資料被捕,仍在關押中,估計還不知道妻子的死訊。他們四歲的女兒目前由友人照顧。

3月6日,長春南關法院按610辦公室指示開庭審判包括鄭煒東在內的13名大法弟子,當天有眾多法輪功學員聞訊趕到法院旁聽,遭到警察大肆抓捕,沈劍利便是當日在南關被警察抓走。按中國法律,沈劍利作為家屬應該有旁聽權,卻被非法抓捕,並被迫害致死。

* 王洪田,男,吉林省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受到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的瘋狂迫害,於2002年9月20日含冤離開人世。他的妻子因修煉大法也被非法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他們的兩個孩子現在一個寄養在奶奶家,一個寄養在姥姥家。

知情人透露,王洪田在飲馬河勞教所期間曾遭受到肉體上的折磨和精神的摧殘。勞教所警察以給勞教犯減期為誘餌,指使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警察李成舟對犯人林躍民說:「管法輪功是你的特權。」一天晚上,王洪田和其他兩名學員互相之間說了幾句話,便遭到林躍民等犯人毒打。警察還指使犯人用超體力勞動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王洪田體弱瘦小,幾名犯人輪番強迫他抬土,抬不動就硬往肩頭上架。

據其弟弟稱,王洪田是前一天被從九台市飲馬河勞教所接回的,當時王洪田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是勞教所為了推脫罪責,看人不行了才通知其家屬接人的。

* 崔正淑,女,36歲,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朝族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惡警野蠻摧殘,生命垂危。惡警害怕她死在勞教所裏,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把她送回家。崔正淑於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身後遺下一幼兒。


崔正淑一家

崔正淑,家住吉林市船營區致和街,畢業於吉林省白城財貿專科學校,2002年3月因製作向世人講清真象的資料時被吉林市610辦公室、船營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並非法判勞教三年,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在被勞教所四大隊非法關押期間因堅修法輪功而遭惡警惡徒的殘酷迫害,一次在三十三天裏只睡了二十二個小時。在身體極度虛弱,生活不能自理,進食困難的情況下,惡警害怕她死在勞教所裏,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把她送回家。回到家後雖經家人精心照顧,但終因身體損傷太嚴重,四個月後,於2003年8月12日上午9點含冤而死。

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0431-5384-312轉6104)一名女獄警日前證實崔正淑曾在該隊關押,但對崔正淑的死亡不肯作正面回答。

船營區致和派出所(432-2122-837)一男警則承認一直跟蹤監視崔正淑:「我們主要是盯著他們夫婦。」該警察說。崔正淑的父母住在該區,崔正淑的戶籍歸北極街派出所。北極街派出所(432-2130-673)一男性警員沒否認崔正淑的死亡。

* 於立新,女,36歲,吉林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3月8日,於立新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監獄,她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他們仍不放人,公安醫院給她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4月5日她在醫院處於昏迷狀態、抽搐得沒知覺。邪惡之徒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裏打藥。就這樣,於立新在絕食絕水66天後,於2002年5月14日含冤而去。


於立新

於立新上有70歲的婆母,下有8歲的女兒。於立新的丈夫劉紅偉因煉法輪功被非法勞教二年,關在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

於立新生前是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中共黨員,大學生。因身體有9種疾病,走訪了各方名醫,吃了各種名貴藥品,但都無濟於事,在百般無奈的情況下,於1997年修煉了法輪功,幾個月過去奇蹟出現了,她身上的9種疾病全部消失了。在幾年的修煉中,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在單位做一名好幹部,在家庭中做一個好妻子,把修煉前幾乎不來往的婆母接到了家中,婆母高興地說:「我的兒媳婦是世上最好的人。」在單位裏,於立新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員。對工作任勞任怨。

1999年7月20日獨裁者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於立新為了把自己的身心變化向國家領導反映一下,為了讓更多的人得法,都變成好人,去北京上訪,被吉林市公安局抓回,受到慘無人道的折磨,但她就是不放棄法輪功修煉,她被開除了黨籍、工職,被非法判了五年的徒刑。她不服,提出上訴,但無人敢為法輪功說話。於是,她開始了絕食絕水,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裏,被綁在床上四個月,她絕食四個月,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於2001年10月份被放了出來,回到家後,派出所仍去騷擾,於立新被迫過上了流浪生活。在2002年3月5日,被派出所在她租的住房內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對身體瘦弱的於立新用盡了種種酷刑,坐老虎凳、上大掛、……折磨得她死去活來。

就在於立新即將去世的當天,她70歲的婆母一次又一次地請求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讓他們夫妻見上最後一面,但是卻沒被允許。

* 戴春華,女,33歲,家住吉林省四平市梨樹縣,原縣醫院護士。2002年2月17日被公安部門抓進四平市看守所,3月9日家屬在四平市的一個太平間裏見到戴春華的屍體。據說,同時被抓的共有三名大法弟子,是因為有惡人為貪圖賞金將他們舉報。戴春華有七十多歲的老母,八歲的兒子。

* 李淑花,女,32歲,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2003年9月24日被當地警察以修煉法輪功為名強行綁架,13天後被打死。她的遺體半邊臉青,半邊頭塌,原本豐腴的身體也瘦得不成樣子。李淑花的丈夫和母親也都因修煉法輪功被關在監牢裏,家中只有老父親和兩個年幼的孩子。

李淑花,家住榆樹市,一直從事服裝裁剪工作。自修煉法輪大法後,善待他人,對顧客服務熱情周到,深得人們的歡迎,人們都親切地稱她小花。小花的丈夫──法輪功學員楊佔久於2002年8月被榆樹市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母親、法輪功學員──崔佔雲也被非法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家中只剩小花和父親及兩個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

9月4日李淑花被榆樹市公安局強行綁架,她一直絕食抗議,家人去了惡警不讓見人。10月8日小花的父親去公安局要人,其實10月7日小花就已被打死,可公安局還隱瞞實情。10月9日才通知小花死亡,突來的噩耗老人哪能承受,當時就癱倒在那裏。

僅13天,一個可愛的年輕生命就被江澤民犯罪集團活活打死。當人們看到小花的遺體時,臉雖然被塗上了脂粉,但還是看出一邊臉青,一邊頭有些塌,瘦得不像樣了。不相識的人都不忍心看,說:「這麼年輕就死了,真不能饒那些壞人。」

親人、朋友、鄰里無不震驚、傷痛、憤怒,好端端的一個人,那麼善良年輕,說抓就抓,這麼幾天,人就沒了,真是天理難容啊。人們議論紛紛,這些惡人必須遭到道義、法律的嚴懲!

一個6口之家,現在只剩下50多歲的父親和兩個年幼的孩子在家。這是榆樹市公安局追隨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欠下的又一筆血債。

8. 二級殘疾人修大法重獲新生 戢景昌被長春警察迫害致死

戢景昌,男,52歲,吉林長春法輪功學員。因一家人都堅持修煉,當地惡警多次強行破門而入抄家,對他們一家三口非法抓捕、酷刑折磨。在戢景昌被迫害得臥床不起、不能自理的情況下,惡警仍強行呆在他家企圖抓捕其他法輪功學員,造成戢景昌身體急劇惡化,於2002年8月26日死亡。


戢景昌

戢景昌,生於1950年,家住長春市南關區。戢景昌得法前身患10多種嚴重疾病(不能直立走路,殘疾證二級),多次出現生命危險,有時打一個試敏針就休克過去了,有時吐血兩個人都接不過來,誰要是大聲說一句話或有稍微大一點的聲響,他立刻就會昏死過去。後來哪個醫院都不敢留他治病了,家裏所有的積蓄都為給他治病花光了,還欠了許多債。戢景昌無奈地對愛妻說:「你再找一個好人吧,我給你出手續。」戢景昌的大哥也對景昌的妻子說:「別對他抱多大希望了,他也就還有10多天的活頭。」

正當戢景昌全家瀕臨絕境之時,1998年3月,戢景昌喜得大法,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起死回生,還能正常走路了。南關區民政局每月給他家的特困補助305元,他也告訴政府不要了。

1999年7.20以後,戢景昌及全家多次以親身經歷向各級政府信訪部門及有關單位說明法輪大法利國利民。然而他們一家三口多次遭到當權者的嚴酷迫害,剛剛變好的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導致他臥床不起、不能自理。就在這種情況下,惡警還多次逼迫他及家人放棄修煉,抄了他們的家。惡警為了抓戢景昌的妻子,多次將他家的門砸壞,還用槍威脅他的兒子。惡警還多次強行呆在他家企圖抓他妻子和其他大法弟子,造成戢景昌身體狀況急劇惡化,於2002年8月26日死亡。

一個多次瀕臨死亡的人因修練法輪功而重獲新生,然而卻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下又被奪走了健康的生命。自2002年10月起,江澤民已在美國、比利時、德國、西班牙、台灣等多個國家和地區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控告,多名迫害法輪功的責任人,如羅幹、李嵐清等人也已被告上了國際法庭。戢景昌的死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團所犯下的「群體滅絕罪」的又一罪證。像這樣的冤案在這長達四年半的滅絕人性的迫害中又何止戢景昌一個。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